我回到自己的房间,舒舒服服的冲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一天的疲倦也消失了不少,就是肚子有点饿了,忙了一天我都没怎么吃东西。

我刚推开门出去,正好也看见了从陈欣然的房间走出来的莫姐,我喊了她一声:“莫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莫姐转过头来,脸上带着一丝犹豫的神情,紧紧的皱着眉头,忽然看见了我,眉头顿时舒展开了。

“王北晨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拜托你。”莫姐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到她的旁边去。

“有什么事啊?”我走了过去有些疑惑的问道,并不清楚莫姐现在找我有什么事情。

“刚才剧组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一趟,好像有什么急事,陈欣然这里我也放心不下,你看你照顾下她行不?”莫姐面露焦急之色,看来事情真的是非常的紧急。

我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答应了莫姐的请求,莫姐感激的和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又从包包里掏出了一叠钱给我说道:“你去买点吃的吧,顺便给陈欣然也买一点。”

我本想拒绝的,但是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的零钱在今天的奔波之中已经消耗殆尽了,也没有逞强的拒绝,收下了莫姐递过来的钱。

莫姐临走前又嘱咐了我几句这才离开,我一个人在原地愣愣的呆了好一会儿这才朝着陈欣然的房间走去。

  酷z匠e网唯一c)正3版,!其*他,=都是%盗版

陈欣然的房间门并没有带上,我走进了她的房间又将房门给带上了。

“莫姐,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可能是听见了开关门的声音,陈欣然的声音忽然从里面传了出来,她应该是以为莫姐买好了东西回来了。

我愣在了房门口的走廊上,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在这个地方陈欣然是看不见我的。

“莫姐,你怎么进来了不过来呀?”里面再次的传来了陈欣然的声音,我知道留给我思考犹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后我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一走到里面我就看见了坐在床上的陈欣然,她半坐的靠在床头拿着平板在看着什么,下半身盖着被子,而上面只是穿了一件很轻薄的睡衣,里面的诱人胴体有种若隐若现的感觉。

我脸色微红的别开了头,而陈欣然也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着装有点不太合适,将自己手里的平板放下了,面容平静的从旁边拿了一件外套给自己披上了。

半晌后,陈欣然才语气十分平静的对我问道:“你怎么来了?莫姐呢?”

“剧组突然有急事,莫姐她先回去处理了,她临走时叫我留下来照顾你。”我在陈欣然床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才将莫姐和我说的事情如实的说了出来。

陈欣然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什么话也没有说,面无表情的又拿起了自己身边的平板看了起来,里面好像是在播着什么电视剧,至于是什么电视剧我倒没看清楚,不过我猜想应该是她自己演的,因为我听见了她的声音。

陈欣然只顾着看电视剧,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和她搭话,气氛也随之的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站了起来对她问道:“你又什么想吃的吗?我出去帮你买一点。”

陈欣然终于是把平板放了下来,沉默了许久似乎是真的在思考自己要吃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要吃卷饼。”

“你说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看着她问了一句。

陈欣然也丝毫没有感到不耐烦,将刚才的话语气平静的又重复了一遍:“我要吃卷饼。”

“卷饼?”这次我是真的听清楚了,她说的的确是这个。

“你没有搞错吧,卖卷饼的离这里可不近,而且这里能当夜宵的东西不少吧,而且卷饼那东西又不填肚子又没什么营养?”我解释的跟她说道,希望陈欣然能够就此改变主意。

不过陈欣然却出乎我的意料的拒绝了,她目光十分坚定的看着我,语气也是十分的坚决,完全是一副非卷饼不吃的态度。

“你要是不给我买的话就算了,我没胃口吃别的东西。”

“你要不要这么的娇气啊,别的东西又不是不能吃,而且又不是我不给你买,卷饼离这里这么远,买回来不都已经凉了。”

我丝毫没有放弃说服陈欣然,我相信她可能只是一时兴起,要不然谁会突然想去吃卷饼,除非她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个东西,但是陈欣然可能吗?显然就不可能,我相信她可能从来都没有吃过,名字可能都是听别人说起的。

但是尽管我费尽了口舌想要劝她换一个,但是陈欣然俨然已经是一副‘你不给我买卷饼我就不理你’的架势了。

“行行行,我去买总可以了吧,时间可能有点久,你要是等不及的话就直接找点东西吃,或者打电话给前台。”终于最后我还是妥协了,没办法陈欣然她可以不在意她自己的身体,但是我在意啊,而且她要是饿着了最后不也连带着我一起遭殃么?

可能是见我答应下来,陈欣然脸色也缓和了许多,虽然她现在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要多加点辣椒。”陈欣然想了想又对我补充了一句。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因为我还从来都不知道她吃辣的,我记得上次去吃肯德基的时候她可是一点辣椒都不沾的。

陈欣然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诧异的目光,又自顾自的看着平板去了,我也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出了酒店,外面的雨也已经渐渐的小了,我拦了一辆的士就直接朝着买卷饼的地方赶去。

因为之前有来过的原因,所以一下车没一会儿我就找到了那家卷饼摊,看着这周围熟悉的环境,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来过这里了,突然有了一丝怀旧的心情。

我走到了卷饼摊前,可能是生意不怎么好的原因,老板都收拾收拾着东西准备收摊了。

“老板给我来个20的,东西你随便包点,多加点辣椒就行了。”我递了一张一百过去,然后在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

老板只是说了一句稍等一会儿,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笑容开始煎着面饼。

我坐在桌子上有些无聊的等待着,目光随意的瞟了瞟四周,才发现原来热闹的这里已经变得如此的冷清,我依稀还记得一年前我和林薇来这里吃东西的时候都要排队等好久的。

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世事变迁,谁也不会想到原本的热闹络绎不绝也会变得如此冷清。

“老板,最近生意不怎么好吗?”无聊之下我和老板闲聊了起来。

老板熟练的煎着面饼,面露难色的和我接话道:“是啊,现在生意难做了,以前的老顾客都走的才差不多了,我这小摊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了。”

是啊,像这种小吃的本来都是用来怀恋过去的,又有谁是真正的是非常喜欢吃呢?

我想有肯定是有,但是绝对非常之少,要不然这里的生意也不会这样了,毕竟人一旦怀恋之后便失去了兴趣。

我没有再接过老板的话,而是突然就此想到了自己,现在的我比这家小摊也好不到那里去。

我忽然又想到了被星耀辞退的事情,或许外界的人都以为是我招惹了陈欣然而得罪了想要的人所以才将我给辞退了。

但是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表面的假象而已,要不然时间怎么会如此的巧合,就在King发布的第二天就突然辞退了我,而距离那件事情已经是过了半个月。

大概对我缘由我也基本上了解,我所表现出来的影响力已经让星耀的两位接班人感到了威胁,再加上King一发布就取得了大卖,这让他们心中的恐慌已经上升到了惧怕,他们害怕我投靠了他们之中的另外一方,那样的话加上我的实力足以让碾压另外一人。

所以说我即是他们的希望,但也可能是毁灭他们的人,所以在这种不确定的因素下,他们达成了共识将我逐出了公司,想想我也不过只是这些上位人争夺权利的一个牺牲品,那怕我有着惊人的天赋。

烦闷着我忽然就很想抽根烟,因为陈默和我说过烟可以让人忘记很多的烦恼,而我现在不就是需要这些么?

我又坐了一会儿,老板也终于是将卷饼给弄好了,他将卷饼递给了我,同时也找了八十块钱给我并说道:“多的东西都给你包了,这是找你的八十。”

我接过了卷饼看了看,果然里面夹满了东西,这肯定是已经不止二十了,我也依稀的看见了里面的红色辣酱。

我对老板说声谢谢,然后又瞥了眼这冷清的摊位,心里闪过莫名的情绪,忽然又对老板说道:“老板你还会在这里继续的开下去么?”

老板从口袋里拿出了烟,递给了我一支,我摇了摇头示意不抽烟,他点燃了烟吸了一口,这才脸色不太好的说道:“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了,最近一直都在亏损,没多久我就要回到家里找份正经的工作了。”

我看着卷饼摊老板,他大概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但耳鬓间已经夹杂了些许白发。

我忽然有些憎恨老天为何对我们这些社会的底层人员如此的不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