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我们就这么的依偎在一起,听着雨声让雨水洗涤我们的心灵,我很庆幸这里有东西帮我们遮雨……

  “对不起,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有些歉意的对陈欣然说道。

  陈欣然没有回答我,而是从我怀里离开了,抬头看了我一眼,原本漂亮的眼睛已经哭的有些红肿,让人一阵心疼。

  “都已经过去了。”陈欣然别开了头,眼神有些落寞的看向了一旁的街道,雨淅淅的下着。

  我不知道陈欣然说的都过去了的到底指的是什么,但是一看见她这个样子我就莫名的心疼。

  “我们就去找个地方避下雨休息一下吧,要不然影响了你明天的拍摄就不好了。”我看着她说道,还好只是被雨淋了一下,回去洗个热水澡就可以了。

  陈欣然似乎也是意识到了明天还要拍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啊。”

  ZB酷b,匠网F/首e\发{k

  我扶着她想要让她好站起来,但是陈欣然忽然就吃疼一声跌落的坐了回去,一脸痛苦之色,眉头紧紧的皱着,看样子应该是很严重了。

  “给我看看。”我蹲了下去想要看看她的脚到底伤到那里了。

  当时陈欣然却一下子就把脚给挪开了,我抬头带着一丝责备的看着她,她却别开视线不敢看向我。

  我再次去抓她的脚,但是陈欣然还是十分敏捷的躲开了,我再一次的失手了。

  我终于是有了怒气,带着情绪的目光看着她,语气也不太好的说道:“你是不是非要这样的糟蹋自己的身体?”

  陈欣然愣了愣,随即也冷眼看着我,冷冷的说道:“要你管。”

  “呵呵,你特么的以为我想管啊,你要是去事了,我还要受罪了,所以我请人高抬贵手让我看下行不?”因为情绪激动,我的声音忽然就提高了几个声调。

  陈欣然愣了愣,呆呆的看着我,而我趁着她失神的时间趁其不备的抓住了她的脚好好的查看了一下。

  脚踝处微微有些红肿,看样子应该是扭到脚了,而且好像还挺严重的样子,我只是碰了一下,陈欣然就有些吃疼的叫了出来。

  “很疼么?”看着陈欣然那疼的差点要哭的样子,我心很是不舒服,很温柔的问了她一句。

  “嗯。”陈欣然轻轻嗯了一声,但眉头依旧紧紧的皱在一起,看来是真的挺疼的,想想也是她从来都是受到精致入微的照顾,显然是没有吃过什么苦。

  不过现在难题也就来了,陈欣然的脚走不了路,而这里又没有的士可以打到了,我也不可能背着她从这里走到酒店去。

  毕竟这里离酒店还是有很远的距离的,先不说我之前马不停蹄的赶来早已是精疲力尽了,而且从早上到现在我都没有吃什么东西,肚子早已是饿的不行了。

  就在我困惑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我赶紧的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就接了起来。

  “喂,莫姐。”

  “你那边找到了欣然了没有?”莫姐的语气显得异常的着急,想想也是毕竟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

  “嗯,找到了。”我回应了莫姐一句,同时又把我们现在的处境一五一十的说给了莫姐听,她表示明白,只是问了我一句地址。

  我绕到了公交车牌的面前看了看,然后报了个地名给她。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开车过去,你们在那里稍微的等一下吧。”

  “嗯。”我答应了一声,忽然又瞥见了陈欣然身上已经是被雨水给浸湿的衣服,又补充了一句,“给陈欣然带一套衣服过来吧,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嗯,我知道了。”

  和莫姐结束了通话,我又回到了陈欣然的身边,顿了顿才对她说道:“我们在这里等一下吧,莫姐等下就会过来接我们回酒店了。”

  陈欣然没有回答我的话,但我也不在意了,毕竟她一向是如此嘛,我们就这么的坐在一起,彼此的沉默着。

  “我记得你的生日不是还有两个月么?为什么会突然提前了?”沉默了许久我忽然有些好奇的对她问道,因为不是我不记得她的生日,而就是我知道所以才不知道今天竟然会是她的‘生日’。

  陈欣然依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目光失神的看着街道,我也没有在意,就当自己是自言自语了。

  “那个生日是因为公司需要的。”就当我以为陈欣然不会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她突然就说道。

  我微微愣了愣,但是过了一会儿算是反应了过来陈欣然所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她公开的那个两个月后的生日应该是商业需求的,而今天才是她真正的生日。

  我忽然有些同情她,为了自己的前途她的生日却只能独自一人的度过,而且还要去笑脸度过那个充满商业气息的虚假生日。

  “那你上午到底是生什么气可以告诉我嘛?”我忽然又看向了她,眼神很是诚恳,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生气的。

  陈欣然面无表情的瞥了我一眼没有说一句话,这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或者是她现在还在生着气并不想告诉我。

  “说下嘛,要是是我做的不对的话我会很努力的去改正的。”我紧追不舍的问道。

  陈欣然并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而是问了我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你和那个游戏城的女人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啊?”我有些错愕,被陈欣然这个突然的问题给弄愣住了,半晌才把我和赵熙熙认识的经过说给了她听,当然我送赵熙熙回家的那一段给刻意的忽略掉了,要是说出来的话,之前的事就铁定得露馅了。

  “她晚上一个人回家你就没送她?”陈欣然忽然就狐疑的看着我问道,看来这一场大雨并没有把她那不高的智商给淋低。

  我心里猛的一嘎达,心虚的用手揉了揉她哭的有些红肿的眼袋,心疼似得说道:“你看你眼睛都苦肿了,都已经不漂亮了。”

  陈欣然一把将我的手给打开了,可能是我的心虚让她愈发的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目光尖锐的看着我,冷冷的说道:“王北晨,你最好和我说实话,要不然的话你就自己卷铺盖离开吧。”

  “唉,我说你……”我又想转移话题,但是陈欣然丝毫你给我任何的机会,冷冷的瞪了我一眼。

  “好吧好吧,我全部都如实招来可以了吧?”我故作投降的样子说道。

  陈欣然的脸色终于是缓和了许多,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可以说下去了。

  我润了润嗓子,然后一本正经的瞎扯淡的说道:“首先我要说的是我的确没有送她回去,因为我当当时我心里的首要任务是去接你,毕竟我和她之前认识了不到几个小时的朋友而已。”

  面对着我这扯淡的话,陈欣然面露疑惑之色,然后向我问道:“我们不也只是认识了几天而已么?”

  “什么叫几天而已,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关系还没有我和一个刚认识了几个小时的好咯?”我没好气的看着她。

  “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这样说过。”

  “你想表达的不就是这个意思么?”我翻了翻白眼看着她。

  陈欣然也没有在言语了,她估计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不知道该如何争辩了。

  “那你得和我保证下次去游戏城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要不然就不能去?”陈欣然忽然又看向了我语气十分严肃的说道。

  我有点诧异,更准确来说就是对她的这个霸道要求感到诧异,于是很不满的回应她:“你凭什么这样干涉我的生活啊,我看你干脆给我拴个链子好了,这样的话我想去也去不了了。”

  “我干涉你?好啊,那你现在也不要管我了,我做什么你也管不着。”陈欣然怒极反笑,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就想要站起来离开。

  我当然是不可能让她站起来离开了,我一把把她给按了回去,语气带着责备的说道:“你的脚还痛着,要这样糟蹋自己么?”

  “要你管。”雨水从陈欣然的发间滴落到脸颊上,她怒视着我,狠狠的将我的手给打开了。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总行了吧?”无奈之下我也只好选择妥协了,我心里也早就已经打好了小键盘,反正到时候我偷偷的去她也不知道。

  陈欣然也终于平静了一点,安安静静的坐在了椅子上,只不过看向我的目光始终是那么的冰冷,就好像我欠了她钱一样。

  就这么在这种怪异的沉默气氛下我们安静的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冷风吹在身上我中途忍不住的打了好几个哈欠。

  而终于在我快要受不了的时候,远远的我就听到了车子的轰鸣声,一辆今年最新款的保时捷就停在了我们的面前,没一会儿莫姐就冲上面急匆匆的下来了。

  “欣然,你没事吧?”莫姐直接忽视了我,走到了陈欣然的面前寒虚问暖的说道。

  陈欣然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有什么大碍,莫姐这才放下心的松了口气。

  “先别说了,让她先去车上换个衣服吧。”我看了眼陈欣然,然后对着莫姐说道。

  莫姐也点了点头,看着陈欣然说道:“衣服我都给你带来了,就在车子的后座上你自己上去换下吧。”

  “嗯。”陈欣然嗯了一声走进了车子里。

  “不好意思我没带男生的衣服。”莫姐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发现了我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了,有些歉意对我说道。

  我笑了笑表示不用在意,我们沉默的等陈欣然换好了衣服之后这才上车一起回到了酒店。

  说句实话着湿衣服穿在身上还真的是不怎么舒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