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从吧台离开的时候,陈欣然还不忘小小的报复我一下,我估摸着她肯定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拧了我腰间的肉,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我跟你是有多大的仇啊?你要用吃奶的劲掐我?”虽然这是公共场合,但我还是忍不住的要向陈欣然讨个公道,我现在走路都还有点疼呢。

  陈欣然悠闲的喝着饮料,看了我一眼,波澜不惊的说道:“这是对你占我便宜的一点小回礼而已。”

  我嗤之以鼻的看着她,道:“你的回礼还真是狠毒啊,而且我那是帮你好不好?要是被别人给认出来了你今天还回得去么?”

  我咬牙切齿的看着她,但是却没有一点办法,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想大喊几声我对面的这个女的就是大明星陈欣然,但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可能是自知理亏,陈欣然也不在和我争辩,悠闲的吃着刚才买来的全家桶。

  对于肯德基这种快餐食品我几乎是很少来吃,先是没有路边烧烤的气氛,其次这些品牌店铺的卫生安全不一定就比路边摊好。

  不过我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将委屈都发泄在食物之上了,反正是陈欣然买单,不吃白不吃。

  陈欣然的胃口比较小,只是简单的吃了一点就没有再吃了,而是喝着饮料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风卷残云般的将剩下的食物一扫而光。

  全部搞定之后我还忍不住的打了个饱嗝,声音还不小,引得店里的人纷纷侧目,不过我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从一进到这里来我就感觉受到了万众瞩目的感觉,当然前面的是因为陈欣然,而后面才是我那夸张的吃相。

  “给,擦擦吧。”陈欣然给我递了张纸巾,我有些诧异的接了过来,说了声谢谢。

  等了擦拭完嘴巴之后,陈欣然又很好奇似的问了我一句:“王北晨,你是不是属猪的?”

  我想了想对她说道:“我属牛的。”

  等我们从肯德基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快到一点了,离陈欣然的拍戏时间也没多久了。

  走了几步我对陈欣然问道:“你现在不去拍戏的地方么?”

  “酒店那里会有人来接的。”陈欣然兴致不高的说道。

  “哦,那我们先回酒店吧。”

  “嗯。”

  走了一会儿我们就在路边打了的直接回到了酒店,刚一下车我就看见了一辆黑色面包车旁的莫姐。

  没一会儿莫姐就看见了我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然后很自然的将我给无视了,和陈欣然聊了几句便叫她上去换件衣服,至于陈欣然发型的事情不知道她是没发现还是没在意。

  等陈欣然走后莫姐仿佛才想起来他们旁边的我,愣了愣才对我说道:“你下午自己安排下吧,今天晚上是十点多结束,记得来接陈欣然就好了。”

  “这么晚吗?”我有些诧异的问道。

  “嗯,最近的夜戏会比较多,所以晚上拍摄的时间会多一些。”莫姐理了下耳边的秀发,说完之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我有些惆怅的在原地呆了许久,本来以为陈默给我找的是一个福利多多的工作,结果哪知道竟然会是这么的轻松。

  但是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我多少还是知道的,这只是他们不相信我的理由,毕竟明星身边的每一个都得是信得过的人,要不然他们随便透露点东西出去都会引起很大的麻烦,而我则很明显的被排斥在外了。

  对于很久没有自由的我又突然重获了自由,一时间我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去消磨这意外得来的休闲时光。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去我以前经常去的地方,打了的我直接给司机报了地名。

  大概十多分钟后我就到了自己的目的地,静海市最大的游戏城,里面的娱乐和电子游戏设施市整个静海市最全面的。

  以前没钱的时候我就会来这里做做游戏代打什么的,一天能够混个好几百,我很庆幸老天还是很开眼的给了我一个还算过得去的技能。

  我按照以前的记忆找到了换币的吧台,这里的工作人员也是认识我的,我在这个游戏城还是有这不小的名声,只要不是新来的差不多都认识我。

  “稀客啊,北晨很久没来了啊。”罩班的是一个大胖子,至于叫什么我给忘了,只知道他姓赵,关系还算可以。

  赵胖子脸上堆着笑容,腼着大肚子朝我走了过来。

  “嗯。”我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因为我从来都不喜欢和这些生意人打交道,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是最重要的,谁知道他们找你说真心的叙旧还是为了你身上的价值呢?

  我的态度一向如此,赵胖子也是早就习以为常,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向我问道:“北晨这次是纯粹来玩的还是取点子的?”

  “我就来玩玩的,你有事就去忙吧,我没事的。”我打发着他说道。

  赵胖子这种在商场上混了这么久的人精自然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和我寒暄了几句之后便对这吧台的工作人员说道:“给这位客人拿一百个币来。”

  这里的游戏币是一块钱一个,那吧台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拿了一百个币过来了,我倒也没矫情直接给收下了,以前给这里当代打的时候他们也分了不少的油水,况且我还给他们带来了人气。

  赵胖子又笑呵呵的说了句“玩好”就离开了。

  我拿着赵胖子给的游戏币,将这里的每个游戏都玩了一个遍,而站在我身上观望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也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就像陈欣然在演艺圈的女神地位一样,而在我的游戏世界里我也是那样的存在,只是我的这个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而毫无卵用。

  最后有些无劲的将所有的游戏都通了个遍,然后便把剩下的游戏币给分给了别人。

  虽然游戏打的好是一种可以值得炫耀的能力,但是他们谁又知道高手的寂寞呢?

  高手这么一说倒是有点玄乎,其实就是我就是知道每个游戏的固定套路罢了,结合着自己超人的游戏天赋声所以才能那么的神乎其乎。

  我有些无聊的又在这里瞎转悠了起来,以前有时候没有点子的时候我也会这样,看着别人玩或许能够更好的找到点子,虽然这次我只是纯粹的打发时间。

  “姐姐,我的游戏币用完了。”走着走着我忽然听到了前面传来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

  我有些好奇的看了过去,那里围着一群差不多都在读五六年级的小孩,他们围着一个女人,虽然看不见脸,但是光是背影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就人忍不住的遐想。

  或许是老天对我起了眷顾,在这个寂寞无聊的下午有了一个可以消遣的事情。

  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他们。

  “只能再玩五个了哦。”那女人摸了摸那小孩的头,从手里的一堆游戏币里数了五个递给了他。

  那小孩高兴的接了过去,然后跑开了,而那女人便又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那些小孩玩,有时也会露出笑容,至于为什么我背对着她也会知道,可能是感觉吧,男人的第七感。

  一晃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这次注意到自己竟然这么无聊的看着他们玩了一个多小时,而且那个女人好像就是那群小孩的负责人什么的,每当有人没有游戏币的时候都会找她。

  我站了起来,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腿,刚准备离开忽然看见有个小女生跑到了她的耳边嘀咕了几声,然后我便看见了我看了一个多小时背影的真正样貌。

  $酷W匠Ey网WS唯8C一d'正I版}@,{其他R“都"是¤D盗%e版t

  仿佛一阵很轻的风从脸上吹过,你能感觉到的只有风带来的清凉舒爽,而这个女人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样,虽然没有第一眼的惊艳,但却是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忍不住去留恋的女人。

  我愣愣的看着她,她也看向了我,很腼腆的冲我笑了笑,然后将手心张开,上面是一大堆游戏币,她对我说道:“你也要玩么?”

  我又愣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看她的模样应该也只有二十一而岁,比我也大不了多少,难不成她是把我当成了十几岁的小孩了?

  可能是见我愣愣的没反应,她递给了旁边那个小女生几个游戏币,然后叫她给我送了过来。

  半晌后,我惆怅的拿着这感觉怪怪的游戏币,难以拒绝她的好意,想了想就当是当一会儿高中生了。

  我走了过去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便加入了那些小孩玩耍的队伍,玩的游戏是投篮机,一种挺考验技术的游戏。

  这个我虽然有玩过,但是也不能算是很擅长,勉强拿出来耍耍还是可以的,而且今天的对手可是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学生,这输了可丑大了。

  我拿着篮球酝酿了半天,刚准备投篮时忽然发现那个女人也在看着我,原本平静的心一下子又不安分了起了,于是我慌张的临阵脱逃了,把机会给了我旁边的一个小胖子,谁知道那小胖子竟然还瞪着我说:“熙熙姐是我们大家的。”

  我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但我也意外的知道了这个女人的名字叫赵熙熙,至于赵姓是我之前无意间听见这里的工作人员喊的,显然她也是这里的常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