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还有意识么?”我扶着陈欣然,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并追问了一句,“这是几?”

  陈欣然‘啪’的一下打开了我的手,两眼朦胧的看着我,迷糊的说着:“你是不是傻了?”

  好吧,看来她真的是喝多了,其实也没喝多少,可能是她从来都没有喝过的原因才回这样吧。

  幸好这里离我们住的天堂大酒店不是很远,我走过去想要扶住她,但是陈欣然一把将我的手给打开了,还愤愤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独自摇摇欲坠的晃荡着。

  我再次快步的跟了上去,而这次我也不打算扶住她了,一个公主抱将她拦腰抱起,陈欣然身上独有的带着幽香的气息骚弄着鼻子。

  不过现在可不是陶醉这些的时候,我抱着陈欣然快步的朝着天堂大酒店走去,幸好现在是晚上,路上的行人只有依稀一两个,而陈欣然现在已经睡趴在了我的肩膀上,看来今天的拍摄应该是很累。

  微微侧目看了看陈欣然沉睡的静谧的侧脸,忽然心中感慨万千,同样都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辍学,年纪更小的她已经站在了人生的巅峰,而我则又回到了起点,想想还真是让人心酸呢。

  十多分钟的时间,我终于是抱着陈欣然来到了酒店的附近,仔细的瞅了瞅附近确定没有人之后我这才将陈欣然给放了下来。

  毕竟陈欣然现在是个大红大紫的新秀明星,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深夜了,但是难免会有一些仍勤奋坚守岗位的狗仔队。

  我将陈欣然放了下来,而脚刚一落地,陈欣然便瘫软了似得要坐到了地上,还好我手疾眼快的抓住了她,然后用力的摇了摇她的头。

  })酷匠网B永久)免I费#看)*小“说

  “到家了,醒醒!”

  陈欣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目光看着我,一副半睡半醒的状态。

  我又用力的摇了摇她的身体,陈欣然这才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我,茫然的问了一句:“这是哪儿啊?”

  我扶额的看着她,直到心情稍微的平静了一点才对她问道:“之前的事情你都不记得呢?这里是你住的的酒店啊?”

  陈欣然茫然的看着我,一副迷糊的样子算是间接的告诉我她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呢?

  “头好疼。”

  “那是正常现象,谁叫你根本不会喝酒还要喝?”我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心里想着该怎么办。

  “我又喝酒么?”陈欣然一副疑问的表情看了过来。

  我并没有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我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了,这样说道:“先不谈这些了,你还是让莫姐过来照顾你一下吧,喝醉酒了还是要让人照顾一下的,要不然影响了你明天的工作就不好了。”

  陈欣然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按了键之后拨了过去,没一会儿电话那边就接通了,陈欣然一直都只是以‘嗯,好,知道’这种很简洁的话语回答,没一会儿电话便挂了。

  “说好了吧?”

  陈欣然算是肯定的对我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

  “你不回去休息么?”

  “不了,现在睡不着,我去外面透透气再回去。”

  “嗯。”

  陈欣然独自的回到了酒店,而我则有些落寞的浪迹在这个孤独的夜,心里的莫名的感到一阵空虚,就好像心里少了什么东西似得,让人很不舒服。

  荡着荡着我忽然才发现自己来到了留恋湖边,满满的回忆涌上了心头,想来自己也已经好久没来这里了。

  按着以前的感觉,我又走了一会儿果然又看见了那个曾经熟悉无比的亭子,许久不见,它还是那么的熟悉,让在这个孤独的夜里的我有了一丝温暖。

  我走了过去,找了一个干净点的位置做了下来,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微微刮起一片涟漪的湖面,回忆如潮水般涌上了心头。

  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两年前,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和满满的期待,我和林薇两个人辍学结伴的来到了这里。

  不过残酷又无情的现实算是给予了我们沉痛的一击,几乎是将我们之前的美好梦想给打的破碎不堪。

  但是因为我们两个人心里都带着一个梦想,所以才让我们坚持到了现在吧,直到后来我们又无意的认识了陈默,在他的帮助下我们才有了今天。

  而我和林薇也算是完成了我们自己的梦想,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进入到了静海市最大的游戏公司,只是没想到自己心里追求了这么久的梦想之地原来也已经是被现实给感染着乌烟瘴气。

  想想以前为了在这座城市生活下去,我们一起吃着最便宜的泡面,住着环境最差最便宜的出租房,每每感到坚持不住的时候我们都会来到这里,看着平静的湖面,一天的不快的都会烟消云散,然后又重新的陷入现实与生活的挣扎当中去。

  两年的时间,我也从当初那个热血的少年陷入到了社会的沉重当中。

  在这里呆了一会儿,我刚准备回去,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我平静了一下情绪,然后拿起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才接通了。

  “森哥这么晚打电话给我有事情么?”

  “怎么,没事情我就不能打电话给你呀?”森哥语气有些严肃的说着。

  我笑了笑才说道:“当然不是了,我这是受宠若惊才对嘛。”

  “对了,你现在有时间么?”电话那头顿了顿,许久才传来森哥的声音。

  我下意识的想到了陈欣然,不过莫姐等下就会回去照顾她也不用我操心什么。

  “时间有是有……”

  “嗯,那行,来老地方吧,我们一起喝点酒聊聊天。”森哥还没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

  “我们?”

  “对啊,薇儿也会一起,你小子可别不来,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你。”森哥又警告了我一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而我半晌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忽然想起自己以前好像也是这样,有时候游戏出了点bug都会加班到这个点。

  我又在这里呆了一会儿便朝着森哥说的那个老地方赶去,叫了一辆出租车就直接赶去了。

  森哥说的那个老地方是我们以前加班到半夜的时候吃夜宵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混饨摊,那时候白天忙碌了一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吃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就是让我们心满意足的事情。

  来到的时候我一眼就看见了森哥他们,毕竟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这个点也没有多少人。

  “森哥。”我走了过去,喊了一声森哥,忽然余光又瞥见了旁边的漂亮女生,心里一乱忽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这么尴尬的看着她。

  “怎么,这才多久没见你就把我们薇儿给忘了啊?”森哥示意我坐下来,然后又给我倒了杯茶水,语气有些不满的对我说道。

  “那有的事情。”我接过了森哥递来的茶水,笑着说道缓解着略显尴尬的气氛。

  “那你小子说说为什么半年多都没有回来看看我们?怎么不把我们当做了朋友是不?”

  我一时尴尬无语,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森哥咄咄逼人的话语,因为我的确做的不对,这半年里我都没有回来过,那怕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而已。

  是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落魄的样子还是什么东西都作祟,这些我自己也不清楚。

  “算了森哥,不要为难北晨了。”一直都未开口说话的林薇突然突然开口为我说道,我向她投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森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薇,最后无奈似得说道:“是我老了,搞不懂你们两个年轻人想的是什么了,不过薇儿啊你这么的惯着北晨可不是好。”

  “嗯,森哥我知道了。”林薇笑着回应。

  我刚想要为自己辩解一番,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因为自己做的的确不对。

  气氛一下子变得冷清了起来,为了缓解气氛,森哥又和我们聊起了以前的趣事,说的是我和林薇初来公司的事情,那时候因为对这里的陌生和缺乏经验的确给森哥他们添了不少的麻烦。

  聊着聊着我们的馄饨也上了上来,我和森哥一边吃着一边聊着过去有趣的往事,而林薇只是很安静的做着一个倾听者,似乎自我们认识以来她一直都是这样子,给人很安静的感觉,只是偶尔在我的面前才会表现出活泼的一面。

  终于半个小时后我们也解决了夜宵,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来到了第二天到了凌晨了,便准备和森哥他们道别。

  “时间不早了,森哥那我就先回去了。”

  “走什么走啊。”森哥一把将刚准备走的我给拉了回来,然后目光看向了一旁安静的林薇说道,“身为一个男人在这个时间点让一个女生独自回家你过意的去么?”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这才反应过来,就这样让林薇独自一人回去的话我还真的有点过意不去。

  “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我先走了哈。”森哥在我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便离开了。

  安静的夜里就只剩下我和林薇两个人,气氛仿佛也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