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慢慢的开动了,我们之间的气氛陷入了奇妙的安静沉默,或许她是这才想起了我们只认识区区两天,还不是那么熟。

  漫长的车程再加上今天一大早就被陈默给吵醒了,有些疲惫的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最后醒来的时候是被陈欣然给弄醒的,迷糊的睁开眼看了看四周才发现我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陈欣然,但是她已经打开了车门下了了车,就连自己的包包都没有拿。

  我急忙付了车钱,拿着她落下的包包快步的追了上去,要是在这个漆黑一片的夜晚把她给弄丢了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她走的不是很快,我没一会儿就追上她了,而我也很理智的选择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招惹她,就这么的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

  小吃街不大,但是因为现在已经是夜深的晚上,只有依稀一两家还在营业。

  而陈欣然显然是没来过这里,像只无头苍蝇一样瞎转悠,虽然知道这个时间点不能惹她,但是现在不惹也不行了,因为陈欣然走的方向是出口的地方。

  “你不吃了吗?干嘛往出口走?”夜已深,整个街道也只有依稀一两个人,我干脆就半蹲在路的边缘,悠闲的伸了个懒腰等待陈欣然的回答。

  不出我的意料,陈欣然果然还是回头了,不过她只是脸色冰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朝着她之前走的方向反过来走。

  我有些哭笑不得,差点都被她这举动给逗笑了,但是看着她那一张逐渐冰冷的俏脸,心中尚存的一点理智还是让我忍住了。

  我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脚踝,然后拉着她的手走到了她身体侧翼的一家烧烤店。

  “啊,你干嘛……”陈欣然有些惊恐的看着我,但我既然这样做了自然是下定了决心,有恃无恐的将她带到了那家店里,然后方才松开了她的手。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时间不早了,我们吃快点早点回去,这大晚上的也不怎么安全。”

  我娴熟的拿起来餐桌上的茶壶,然后给自己到了一小杯水,然后又给陈欣然倒了一杯送了过去:“要喝不,这里的水可是很特别的?”

  陈欣然半信半疑的看着我,不知道是对我之前的那句话疑惑还是这杯水?

  “真的好喝?我感觉和白开水没什么区别啊?”陈欣然把只有小口大小的被子拿到鼻子前嗅了嗅,然后愈发狐疑的看了过来。

  “你喝了就知道,这东西可不是这么肤浅就能享受到的。”我拿起自己的那杯水又享受似得喝了一口。

  陈欣然眨巴着眼睛,一副没听懂我说的话的样子,好吧其实刚才我也不知道自己扯了啥,但是为了保持自己已经搭建好的形象,对陈欣然依旧保持着微笑。

  短短的几秒钟,我也清楚的感受到了陈欣然身上那个叫做好奇的东西,果然最后她还是忍不住的喝了下去,然后似是品味似得闭上了眼睛,我差点没笑出声。

  “怎么样?是不是味道很棒?”我把脑袋凑了过去,满怀期待的看着她。

  “没有啊,这就和普通的白开水一样啊?”陈欣然疑惑着,忽然凌厉的目光又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你刚才说的不会都是糊弄我的吧?”

  “怎么可能,你难道没感觉到有点甜甜的味道?”

  陈欣然像是思索着,歪着脑袋看向了窗外漆黑的夜景,许久才否定道:“没有,这水就和矿泉水没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了。”

  陈欣然传递过来不相信的目光,忽然做出了一个让我意料不到的举动,她伸过手来将我面前的水给拿了过去,小口的抿了一口,然后一副‘你看我说的对吧’的表情看着我说道:“这明明就是和白开水一个味道。”

  我淹了堆积在喉咙的吐沫,缓过神才对她说道:“这本来就是白开水啊。”

  g/酷n匠?*网7首发

  “不过我们刚才那算是间接接吻么?”我又补充的问了一句,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想知道她会如何的回答。

  “什么间接接吻?”陈欣然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仔细的瞅了半天并没有丝毫的掩饰,难道是没反应过来?

  “你刚才拿着喝的可是我喝过的杯子。”我挑着眉看着她。

  “啊?”陈欣然发出了微微惊讶的声音,估计是一时半会还没有听懂,沉默了了一会儿她仿佛才醒悟了过来似得,看着我的目光有些躲闪。

  “怎么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了?”我对着她调侃的说道。

  陈欣然沉默不语,很是平静的将我手中属于她的包包给拿了回去,然后又拿起了自己的杯子小口的喝了一口水,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看着我,甚至都有些不解的味道。

  “你的演技还真是出神入化啊。”我略带讽刺的调侃道。

  陈欣然毫不在意,反而还有些小人得意的看着我,也不说话,就是用她那漂亮的不像话的眼睛看着我,惹的我心里毛毛的,但是却拿她没有什么办法。

  “阿晨,还是老样子吧!”

  又坐了了一会儿,烧烤店的老板才姗姗来迟的将烤好的的东西拿到了我们的桌子上。

  我很随意的扫了一眼,还是和以前的一模一样,确认之后我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一百递给了老板,然后又补充的说道:“在给我们拿几瓶啤酒吧。”

  “好。”

  等老板走后,陈欣然有些好奇的凑了过来问道:“王北晨你和那老板很熟么?”

  “嗯,还好,以前和朋友经常来这里吃东西。”

  我点了点头,忽然又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她,因为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么?”陈欣然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后又别开了视线了。

  “没什么,就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有点怪怪的感觉。”

  “有么?这好像好的确是我第一次叫你的名字呢?”陈欣然想了想,然后又明白了似得笑了笑。

  “有这么好笑么?”

  “没有。”

  “那你笑什么?”

  “我乐意,你管得着。”陈欣然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烧烤率先吃了起来。

  我也拿着几串尝了起来,没一会儿老板便带着几瓶啤酒走了过去,放到了桌子上问我们还要不要其他的东西?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用了,老板说了句吃得开心就离开了,我拿起其中的一瓶啤酒用嘴直接给咬开了,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看向了陈欣然,道:“你要不要尝尝,吃烧烤配啤酒才是最爽的。”

  “你怎么不用开瓶器?”陈欣然并没有说不要,而是问了一个毫无关系的问题。

  我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原来并不是不想喝,而是嫌弃我刚才直接用嘴咬开的。

  想想也是,而我刚才潜意识里把她当做了陈默,以前和他一起来这里的时候,我们都是直接用嘴咬开的。

  我去老板那里要来了一个开瓶器,然后又拿出了一瓶新的啤酒给她打开了,殷勤似得献了上去,道:“这会总可以了吧?”

  陈欣然淡漠的撇了我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从我手中将啤酒给接了过去,然后倒在自己的杯子里小口的抿了一口,随即皱着眉头看着我:“一点也不好喝。”

  “刚开始谁都不会适应,慢慢的你就会适应的,到时候你就会发现它是个好东西。”将杯中的淡黄液体一饮而尽,酒精的味道在口腔里扩散,我有些落寞的说道。

  “真的吗?”陈欣然投来了不相信的目光。

  我笑了笑,看了她一眼,然后茫然的看着窗外,许久才说道:“当然了,它能够让你忘了不开心的事情,烦恼和该死的现实。”

  陈欣然眨巴着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一副没搞明白的样子看着我,显然是没有听懂我刚才的话。

  我也没有在意,因为我也想过她会听懂,只不过是我随心的抱怨。

  我又给自己的杯子加满了啤酒,然后举到了她的跟前,笑着看着她:“为我们相遇三次干杯!”

  陈欣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呆愣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似得,也照着我的模样拿起了酒杯。

  “干杯!”

  “干杯!”

  我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而陈欣然只是轻轻抿了一口就有点受不了的放下了杯子,白皙的脸颊也因为酒精的刺激染上了些许的红润。

  恍惚间,我看着陈欣然绯红脸颊微微有些失神,忽然觉得陈欣然竟然能和我一起来这种市井的地方吃这种路边摊还真是和做梦一样,但一看到眼前这个吃的正欢的人影,这个梦是真实的。

  说起来,虽然是我推荐来这里吃东西,但是最后大部分还是让陈欣然解决了,我只是随意的吃了一点。

  “我们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在耽误下去肯定会影响陈欣然明天的拍摄的。

  “嗯。”可能是喝的有点多的缘故,陈欣然脸颊红扑扑的,让人看了忍不住的心头一阵悸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