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姚森寒虚问暖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我有些失神的点开了手机的相册,曾经的照片一张一张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往日的记忆也是如电影般在我的脑海之中循环播放,眼角有些涩涩的感觉,用手擦拭了一下便把照片给关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慵懒的躺在床上,熟练的打开了QQ,熟练的在一个分组里面找到了她的名字。

  晨曦:听说你来静海市了?

  ‘晨曦’是我的QQ网名,当初也是因为方便工作交流才申请的。

  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或许是已经习惯了等待,我也没有太在意,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才回了消息。

  然然:呀,你怎么知道啊?(惊讶)

  晨曦:大明星的动向我当然清楚啊。

  这个‘然然’就是大明星陈欣然的QQ,几乎是没有人知道,这也是陈默说的我得到的唯一的东西,到底值不值,可能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知道了,想想还真是可笑呢。

  然然:我哪里是什么大明星呀。(笑)

  然然:不过我今天真倒霉,两次撞到同一个人。

  嘴角浮现若有似无的笑容,手指快速噼里啪啦的打字回道:那说明你们两个人有缘啊。(笑)

  消息并没有第一时间回,我猜想应该是有事,毕竟大明星可不想他这种无业游民一样悠闲。

  显得无聊,我打开了电视看了起来,过了十多分钟手机才传来叮咚的声音提示有消息传来,我急忙的打开看。

  然然:还真是呢,他好像刚好就住在我的隔壁。

  我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急忙的打字回复,不过还未发送出去对面就又传来了一道消息:有事就先下了,下次聊。

  眼中闪过一丝落寞,颓然的将之前打好的一段话慢慢的删除,最后发了个‘嗯’。

  将手机扔到了一旁,我慵懒的躺在床上,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做了,舒适的感觉让我有些迷醉了。

  不过现在我也不得不去考虑一下自己以后到底该去干嘛呢?

  游戏行业应该不可能了,毕竟我得罪的可是a市最大的游戏公司,能够与之媲美也几乎没有,谁会愿意收留我这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的定时炸弹。

  但是我忽然发现自己除了游戏策划以外,自己就没有其他的什么擅长的东西了,至于陈默说安排的工作也根本不可行。

  烦躁的情绪扰乱着心神,我果断还是选择先不去想这些,抛开心里的杂念,决定先睡个安稳觉再说。

  大概是最近太累了的缘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这酒店我也十分的熟悉,大多数人看我基本都眼熟,于是我又十分厚脸皮的在这里蹭了顿中饭。

  填满了肚子,我就准备去外面溜达一下,忽然间有些懊恼,自己之前怎么都不问一下陈欣然是在哪里拍戏,那样的话我也不会这么无聊了。

  这个时间点的话,我猜想陈欣然多半是在外面拍戏,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折回去,对酒店的吧台询问一下。

  “嗨,林姐,你来了啊。”

  回到酒店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了一个熟人,我急忙和她打招呼,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北晨啊,什么时候过来的?”

  找了一个空桌子,林姐去吧台拿了两罐饮料,递给了我一瓶问道。

  “昨天,最近要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没问题吧林姐?”

  林姐是这家酒店的负责人,为人很好,我和她也算是比较熟悉的朋友了,虽然林姐不到三十,但是她真的像一个大姐姐一样,给了我不少的帮助。

  “嗯,没事,我们也不差那一间房间。”林姐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又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一段时间挺忙的,我也是最近才从陈默那里听到了你的事情,对不起啊没有帮上忙。”

  我笑了笑表示没事,又补充的说道:“林姐这说的那里话,你以前已经帮过我不少了,我那还有脸让你帮忙。”

  “没事,时间不早了,我有事先去忙了,改天有时间在和陈默一起聚着聊聊。”林姐看了看时间,有些歉意的对我说道,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了。

  我毫不在意,虽然林姐只是这家酒店的负责人,但是她真的是很尽心尽力,几乎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都是很匆忙的样子,偶尔也会和我们一起吃个饭聊天。

  林姐的身影已经走远,我将手中的饮料给一饮而尽,茫然的走出了酒店,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去那里。

  走了没几步才发现自己好像还是没有问陈欣然拍戏的位置在哪里,无奈之下又折返了回去询问了一下吧台的服务员。

  不过得到的答案是他们也不知道,回头一想也是,以陈欣然如今势头正盛,粉丝也多,要是拍戏地点曝光了肯定会出大麻烦的。

  服务员这里算是打听不到一点消息了,再三考虑之下,我还是拿起手机给陈默拨了电话。

  静静的等待了许久嘟嘟的声音之后,陈默那边终于是接通了,传来了陈默有些急促的声音:“干嘛?”

  “干嘛一接电话就是一副憋尿甚久的语气,没事的我不急,你先去放水吧!”

  “别贫了,有事快说,我这忙死了。”似乎陈默那边是真的很忙的样子,我依稀都能过听见那边有人喊他的名字,心中不免闪过一丝愧疚,自己不仅没帮下他反而一直的给他填麻烦。

  长话短说,我顿了顿说道:“陈欣然他们在那里拍戏你知道不?”

  3更新a)最1‘快g上酷C1匠Qo网》G

  “你就是来问这个啊?”陈默那边一副诧异的语气。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道:“要不然呢?”

  “哎,算了算了。”陈默叹了口气,然后又说道,“他们今天拍戏的位置应该是在南江那边的中心公园,你报下我的名字他们就会放进去了。”

  “哎,你现在还真是气派啊,一个名字这么有用,我正在考虑没钱的时候要不要去银行报一下你的名字,贷个几十万耍耍。”我笑着调侃的说道。

  “还有事没?没事我先挂了,我特么现在忙的要死。”

  “行行你挂吧,不打扰你了总裁先生。”目的已经达到了就好,而且陈默好像真的挺急的样子,我也不好再多啰嗦。

  不过陈默并没有如我想象的那样挂了电话,而是沉默了一会儿,有些低沉的问我:“你考虑好了没有,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

  眼中被迷茫所占领,要是知道的话我也不会来问你陈欣然的拍戏地点了呀,不过我没有这么说。

  “没有啊,突然要换个工作一时间还不能适应过来。”

  “你那工作还需要适应的时间?”电话那边传来陈默狐疑的声音,很显然他是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了,毕竟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朋友,多少他还是了解我的。

  “怎么看不起我那工作,天天悠闲自在,啥也不用干,天天坐在那里就可以了,别提多轻松了,要不是你非要拉我回来我才不想回来呢!”

  我故作潇洒的说着,但是心里的痛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算了,我现在没时间和你胡扯,刚才忽然想起来拍戏那边缺一个保安,你要不要去试试,一句话爽快点回答?”陈默想了想才对我说道。

  “保安?”

  声音因为惊讶微微有些变音,如果陈默现在在我身边的话我真想给他来一棒子,难道你就听不出来我之前说的都是调侃的话?

  “陈欣然的贴身保安,主要是负责陈欣然身边的一些杂事,就和经纪人差不多,怎么有兴趣么?”陈默那边耐心的和我解释了一遍。

  心里忽然就松了口气,又暗暗的鄙视了陈默一下,这特么贴身的能和那些站岗的相比,往往一个词的意思在不同的话里所表现出来的意思差别就很大了。

  “麻烦你不能说的好听一点,这明明就叫做贴身保镖好么?”

  “一句话做还是不做,我现在没时间和你扯了。”陈默耐着性子和我说道,似乎是为了表明他真的没有时间了,我从电话里头都听见了有人喊他的声音。

  “嗯,做啊,这种好事我怎么不做。”我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嗯我知道了,等下就打电话告诉他们那边一声,你现在就过去吧。”似乎是真的很着急,陈默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心情大好的将手机收进了口袋,为了确保自己不是在做梦,我用手掐了掐,嗯,好像有点重,真特么疼!

  我急忙拿出照了照,还好没什么影响,丝毫无法掩饰我这帅气的外表。

  拿着陈默之前给的卡,我找到了附近最近的一个ATM取了几千块钱,然后叫了一辆的士直奔目的地,南江的中心公园。

  目光有些失神的望着窗外,街道两旁的景物飞快的倒退,我的心也不知道被带到了何方,一想到等下又要和她见面了心就平静不下来。

  虽然我已经过了一见钟情的年龄,但是心里的紧张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

  最好只好拿起手机打开音乐播放器,给自己戴上了耳机,借音乐来缓解自己的紧张与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