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没事。”

  我有些慌乱的挪开了视线,赶忙从失态中回过神来,果然呢陈默说的一点也没错,自己做了那么多好像也不过只是一厢情愿,结果她连名字都不知道。

  陈欣然疑惑的朝这里看了几眼,有些不解的走开了,行色匆匆的样子好像有什么急事。

  我心里暗自的松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舒服的躺在床上。

  “这床真是舒服哎。”

  沉重的疲倦在身体里快速的蔓延开来,已经好久没这么舒服的享受过了,没多久我就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不知多久,熟悉的铃声将我从睡梦中给拉了起来。

  “喂,谁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疲惫刺激这大脑,我有些迷糊的对着电话那边说着。

  “王北晨,你不会还没起来吧?”

  熟悉的声音,嗯是陈默那个家伙没错。

  “怎么了?”我本想随便的应付一下然后继续补个回笼觉,但是陈默好像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感紧下来,我有事和你说。”陈默语气有些严肃的留下了这句话,电话那边便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什么啊?”

  我纳闷的看着被挂断的手机,不知道陈默突然有什么急事找我,快速的找了几件衣服穿了下便匆匆的出门了。

  不过事实表明,我今天真的不适合出门……

  “啊。”

  剧烈的碰撞,我有些慌忙的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又把人给撞倒了,心里暗叹今天真的不宜出门。

  果然呢,低头走路是个不好的习惯,我心里这么想着,刚想伸出手去拉下被撞到的人,但看清样貌之后忽然愣了一下。

  科学表明,人真正衰起来的时候果然是无法阻挡的。

  愣然的看着面前的陈欣然,直到后者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这才悻悻反应过来,有些抱歉的看着她。

  “那个你没事吧?”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有所愧意还是因为什么,我不敢对向陈欣然的视线,别开头说着。

  “嗯,没事呢,不过我们还真是有缘呢,昨天好像也是你吧。”陈欣然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害羞’的男生,掩嘴轻笑道。

  “啊,那个真不好意思。”脸上仿佛火烧了一般,温度骤然上升,我有些失神的望向别处。

  “嗯没事,不过你能不能保密。”陈欣然轻笑,像是一阵温柔的春风,带来一丝醉人的芬香和留恋的温暖。

  “啊?”我下意识的愣住了,陈欣然带着祈求的目光向这里看了过来。

  “那个……”陈欣然有些扭捏的样子,脸上是犹豫的神色,手指压低着头上的鸭舌帽,将自己的脸庞隐藏在黑暗之下。

  “啊,这个啊我知道了,我不会乱说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都忘记了陈欣然可是一个大明星,要是被粉丝们知道在这家酒店肯定会很麻烦的。

  “嗯,那谢谢你了,我先进去了。”陈欣然匆忙的说完之后便逃进了我后面的那一个房间。

  “那房间……”

  大脑加速的运转了一下,我终于是反应过来了,那不就是自己房间的隔壁么?

  陈欣然住在自己的隔壁!?

  反应过来的一分钟之后,我已经以打了兴奋剂的速度跑到了酒店大厅,火急燎燎的赶到了陈默说的地方,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位置上的陈默。

  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我板着脸朝陈默走了过去,一脸严肃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啤酒猛喝了一口。

  “给你一分钟,你自己解释下。”

  啤酒那不算好喝的液体在口腔被吸收,我沉着脸说道,脸上的表情表明着自己现在的心情不太好。

  “解释啥啊,我说王北晨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大早上的请你来吃早餐你就这样来对我呀?”陈默没好气的拿起一个包子准备享受一下,不过送到嘴边的半路就被王北晨给截了过去。

  “哎,我说你……”

  一口将夺来的包子给吞了下去,我目光淡漠的直视着陈默:“我的房间是你开的吧,别和我说你不是故意的?”

  “啊,你说那个啊。”陈默声音显得有些语气不足,我狐疑的看着他。

  “哎,我那不是为了你着想不,那也是我无意间听别人说的,所以就给你开了旁边的房间。”

  “那你也得和我说一声吧?”因为激动,我的声音骤然升高了几个分贝。

  “你发什么火啊,我这还不是为了你着想,你说你当初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这么?哎,大清早的真是晦气。”陈默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娴熟的吸了几口,浓稠的白雾从口中吐出,带着虚幻的气氛。

  “哎,算了,真烦。”我心里莫名的烦闷,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陈默,“给我一支。”

  “你会抽这个?”陈默诧异的看着我,不过还是从香烟盒子里掏出了一根扔递给了过去。

  香烟这东西我是从来都没有抽过,之前也是一直都很排斥,不过现在或许只有这个才能够让我忘记世俗的污秽,享受在虚幻的梦里。

  “咳咳咳!”

  g酷K匠网#-正版首发

  白雾呛到了喉咙,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干涩难受的感觉刺激着大脑,果然香烟这东西还是不适合我。

  “你这家伙,不会抽就不要抽啊。”陈默走过来一把将我手中的香烟给拿开了,替他拍打着背部。

  等到喉咙稍微舒服了一点,我才向陈默示意可以了,拿起桌前的酒杯喝了一口,口中干涩的感觉才冲淡了许多。

  “虽然难受,但是能够让人忘记不好的记忆。”

  “你这是要选择逃避?”陈默严肃的看着我。

  “什么逃避不逃避,我只是觉得你以前说的对,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与其想那些不着实际的东西,还不如踏实的下来过日子。”

  我有些自嘲般的说着,眼中流露出来的是满满的落寞。

  “你的心放的下,你甘心吗?”

  “竟然做了就不要想着去放弃。”陈默看了看手表,整理了下衣领站了起来,“她在这里拍戏大概会呆两个月的时间,你的房间我也打好了招呼,想走随时可以,你自己做选择吧。”

  刚走出几步,陈默半路又折了回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扔给了我:“你自己先用着,密码是你的生日,有事电话找我,先走了。”

  直到陈默的声音彻底的走远消失不见,我这才缓慢的回过神来,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漠然的接受了已经无法改变了的现实。

  匆匆的吃了点早餐之后便上楼了,遇过隔壁房间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有些失神的看着冰冷的铁门。

  心中感慨万千,或许陈默说的也没错,我还只是二十岁,我还有着奋斗努力的资本,最后的结果怎样还不一定呢?

  可能是心里彻底的想开了,我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凝视着隔壁紧闭的房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喊了句加油。

  回到了房间,之前烦躁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不过现在最应该考虑的事情是到底该干嘛?

  至于陈默推荐的工作也不一定就能过做好,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除了游戏策划之外其他的好像都不怎么拔尖出众。

  而这现实而又残酷的社会却是为那些顶尖强者所准备的,实力才能够说明一切。

  犹豫再三,我还是拨通了一个已经遗弃了好几个月的号码,耳边传来嘟嘟的声音,过了还一会儿才被人接听。

  “喂?”

  “森哥。”

  “王北晨?”对面传来诧异的男声。

  “嗯,是我,最近还好么,森哥?”

  “好个屁啊,你不知道那个……”对面的男人声音忽然就激动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平静了下来,“你这小子最近过得还好么?”

  “玩的好,吃得饱,睡得着。我现在可是在天堂大酒店呢。”我笑着说着,但心中的苦涩谁能知道。

  “哎,你个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情我可是都一清二楚。”姚森没好气的说着,又有些自责,“这段时间没去看你,真的不好意思啊,林薇他们也都挺想你的。”

  “林薇?”时隔这么久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还是忍不住的抽动了一下,以前是一个小组的,往日的画面慢慢的浮现在脑海之中。

  “唉,那丫头也是傻,天天加班努力的工作,就是想要拿出成绩让公司帮你找回来,我们劝她她也不听。”姚森叹了口气说着。

  我的情绪也莫名的低落了起来,当初被赶出公司的事情对外说明的是因为小组实力不够作品不达标,身为组长的我就这么被赶了出来。

  而真正知道真相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是很少提起,而林薇就是毫不知情的一个。

  “他们其他人都还好吧?”

  “嗯,好着呢,一餐都能吃两碗饭,壮的和头猪一样。”姚森笑着说着,只是哽咽的声音让人听的很感伤。

  “那就好。”

  “王北晨你又想过要回来么?毕竟‘King’可是你一手的心血,没有你它迟早是会陨灭的。”

  “‘King’?”

  嘴角抽动,心底传来深深刺痛般的痛楚,好像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别人给夺走,然后慢慢的破碎一般的难受。

  “是我的,我一定会夺回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