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是冷的。

  …………

  残破老旧的小区,寒冷的风吹在身上冷意寒身,我略显孤独的站在风中,承受着秋天的寒意无情。

  “我说王北晨你啊,真是脑袋被驴踢了,你说你那么做到底图什么?”

  对面站着一个和这里的环境完全不搭的男人,差不多的年纪,但是男人西装革履,颇为帅气的脸也的引得周围路过的年轻女性频繁侧目。

  我淡漠一笑略过了男人的问题,目光看向了别处,潮水般的回忆涌上了心头,却又是那么的痛心。

  对于一见钟情,我从来都是抱着一笑置之的态度,可从未想过竟有一天自己也有了这种感觉,心中不免闪过一抹苦涩。

  半年前的某一天,那时我还是静海市一家著名游戏公司的策划,而因为游戏宣传封面,那是我第一次和陈欣然见面。

  就像是上帝舍不得咬的苹果,陈欣然的人生无疑是用鲜花铺成的,仿佛头等奖一般就比别人高出几分的绝美样貌,就连歌声演技她也不输于任何当红明星,况且最重要的是她今年才刚满18岁,正是星途闪耀的时候。

  拥有着惊人的和年龄不符的演技,不食人间烟火妖精般的容颜,神秘莫测扑朔迷离的背景,这一切都使得陈欣然一跃成为了当红女星,仅仅只是靠一部作品出道。

  “我说你这家伙啊,本来一片大好前途,就为了一个素不相识,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样做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男人也就是我唯一的一个朋友,陈默。

  标准的富二代,年轻的时候靠着帅气的外表浪了几年青春,最近才被他的父亲叫回去打理公司,即便如此陈默的能力还是继承了他的父亲,典型的狡诈商人。

  “说我干嘛,你呢?最近过得好还么?”我一笑而置,将话题跳过转而问道。

  “不都那样么,几个老家伙不服气,非逼我让他们大开眼界才死心。”陈默无奈的耸了耸肩,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那你得努力啊,别给你爸丢了脸,怎么说你爸也是静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过对不起啊,那时候没能帮上你,要是我在国内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陈默忽然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歉意的对我说着,又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

  “算了没事,再说呢,就算你在又有什么用,到时候给你爸找了麻烦他不得收拾你。”

  “收拾就收拾呗,不过你这小子不就是被炒鱿鱼了么,不至于过得这么惨吧,这什么破小区我找了几个小时才找到的。”陈默哈哈笑着,又嫌弃的看了我一眼。

  “他家的势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能找到工作就已经不错呢。”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又没好气的说着。

  “也是哦,星耀的确不好惹。”

  那是我曾经工作的地方,静海市最大的游戏公司,也是如今当红网游‘King’的制作商和运营商。

  作为静海市最大的游戏公司,以星耀他们的影响力,在静海市彻底的封杀一个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或者说封杀我已经算是变相的一种施舍了。

  “谁叫你自己要去作死啊,明知道对方势力那么大还要那么做,我就纳闷了你到底得到了什么,她还不一样不认识你么,继续当着她的大明星,而你呢?”陈默白了我一眼,语毕又瞅了瞅四周,面露嫌弃之色,眼神又看了过来,那透露出来的意思不言而喻。

  是啊,我现在想想陈默说的话还真的是一点也没错,自己都为了别人丢了工作遭到封杀,结果自己帮的却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也不全是啊,我还有这个。”

  7最新章N节上N¤酷‘匠网?\

  我故作潇洒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在陈默的面前晃了晃,屏幕之上带着蛛网般的裂纹,这就是因为那件事摔得。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之前就有的。”或许已经是觉得王北晨彻底没救了,陈默都懒得鄙视他了,“走吧,看你这穷酸样,带你去吃顿好的。”

  “默哥,终于说句人话了,天堂大酒店走起!”

  “你不要这工作了?”

  “哈哈,不是有你么?这破工作我还稀罕个屁。”

  “……”

  天堂大酒店,静海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之一,来这里吃饭的人非富即贵,一定是有钱有钱很有钱,我以前倒是经常来这里吃饭。

  “为什么又来这里啊,这里的菜有啥好吃的?”陈默不满的看了我一眼,十分的嫌弃。

  “我这不替你着想不,这里吃的再多也不要你付钱。”

  没错这家天堂大酒店就是陈默家里的产业,以前陈默请客基本上都是在这里,说不上很熟,也就是酒店里的人基本都认识自己而已……

  “怎么一副说的我很穷的样子,怎么说我也是……”陈默忽然顿了顿,想起了什么似得,脸色一红,“怎么说我也是身价一两千万……”

  我差点没笑喷,一两千万可能不少,但是对于陈默家里这种静海市顶尖的大公司,真的算是少的可怜了。

  最后我还是强行的拖着一脸不情愿表情的陈默走了进去,和门口的保安打了声招呼,进来之后陈默便恢复了商场上的强大气场,最后在大厅找了个位置……

  因为读肚子是真的饿的不行,我就随意的点了五六个菜,不愧是自家地盘,不到十多分钟菜便上来了,冒着热腾腾的白气,一看就是光速制作的。

  “之后要来我这里么?”陈默叫服务员拿来了一瓶不知道几多少年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倒了一杯递给了我,动作很是娴熟。

  王北晨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独有的甘甜味道在口腔中散开。

  “不会麻烦到你吧?”

  “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做主的,随便给你弄个工作倒不是很难,只不过游戏策划哪方面的会比较少。”

  “这样啊,不过有工作就行了,混口饭吃就好了。”我淡然的笑了笑。

  “北晨你,哎算了,你自己以前的能力你自己清楚,要不是老头子不让我涉及游戏这一块,我当初非得把你给挖过来。”陈默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说道。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们的关系又必要这么藏着掖着么?”我拿起手中的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笑着说道。

  踌躇不安的看了瞟了我一眼,陈默说:“那个陈欣然在这里有一个戏要拍。”

  紧张的气氛在空气之中蔓延散开,我的心噶噔的跳了一下,向陈默投递过去炽热的视线,血液急促的流动。

  “本来是不想和你说的,不过看你那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就忍不住了……”

  “说重点!”

  “有必要吗?忘恩负义的家伙。”陈默不爽的骂了一句,“这件事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听老头子说的,她拍的电视剧老头子是最大的赞助。”

  “她过得还好么?”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我有些失神的望着窗外。

  陈默心里一阵难受,想要劝说些什么,但一想到自己这好兄弟的脾气又一下子打消了想法。

  “怎么不好?星途一片光明啊,听说最近接了不少的电视剧,还和那什么……”陈默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就闭上了嘴,要说的话也随之吞到了肚子里。

  “我说你啊,不要守着以前的事情了,或许那些事对你来说是刻苦铭心,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就是遗留在记忆之海里的破碎小事。”

  “我能说的也就这些了,兄弟一场我也不想你在这么消沉下去。”陈默站了起来,又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纸片,“明天你自己去,我有事就先走了。”

  “那个,谢谢了。”我接过了纸条,向他投递了一个感谢的目光。

  “我们之间有必要说谢谢么?再说呢我不帮你那天你饿死街头了要是让别人知道你还是我朋友那我还怎么混啊?”陈默笑着说。

  “滚吧。”

  “我说你,哎算了现在没时间不想和你扯。”陈默嫌弃着说着,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递给了我,“密码你的生日,给自己弄几套像样的衣服,别给我丢脸。”

  “这个我不能要,现在已经够麻烦你了。”我急忙的想推回去。

  陈默一把给塞到了我的手里,没好气的说:“别的我做不了,作为兄弟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别乱想了等下自己好好休息下,我先有事晚点再回来”

  陈默嘱咐了一声便离开了,我吃完饭便准备回到房间里去。

  “啊,对不起。”

  走道的转角忽然撞到了人,我急忙的将倒在地上的人给拉了起来,歉意的说道,入手是嫩滑的触感。

  “没事。”

  是熟悉的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声音,紧张与不安的情绪在心里彻底的蔓延开来,我有些坎坷不安的抬起了头,迷茫的眼神看向了眼前的人。

  白皙细腻的肌肤,原本就璀璨夺目的外貌在淡妆的点缀装饰下更加的耀眼并且还多了几分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完全看不出这是刚刚才蜕变的18岁少女。

  “唉,你没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