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观山岳,满地是江湖。

  “他就是那天断了我们药材之人?”古叶背后跟着几人,不怀好意的看着古叶,却没有立马上前找麻烦。“不过好像是和执法堂大师兄有关系。”有人劝道。

  “怕什么?在外门还不是我们的外门大师兄说了算。”领头一人,面色蜡黄,不过脚上还缠着绷带没有卸下来,却是一脸阴险的笑着。

  话说古叶,行走在六虚阁的峦间小路上,四周如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仿佛天下各式各样的树木花草都长在一山之中,云雾缭绕中又显出藏在其中的奢靡建造的仙阁一角,放眼望去,玉光闪闪,就连是屋瓦都让古叶觉得是用灵玉构造,只是自己一身灵木林的服装走到哪里,哪里的师兄师姐就是嫌弃模样,让古叶觉得当真无奈。

  走在灵木林内,古叶一路上看到大部分的弟子都是身穿跟自己一样的服饰,黑衣上一课茂密大树秀在左肩,代表杂役的身份,不过他们都是行色匆匆,面带无情麻木之意,有的神情乏闷,有的疲惫异常。

  “这位师兄,灵木林报道处怎么走?”古叶拉住一位急走的童子,问道。

  此人被人拉住却是十分不耐烦,转头一看却是身着灵木林服饰的古叶,满眼同情起来,“你去灵木林报道?可真是苦了。”那人却是停下脚步,上下大量古叶,这么瘦弱,估计没几天就会放弃回家。

  “你是得罪了什么人吧,这么瘦小就派去灵木林。”童子立马离着古叶远了一点。

  古叶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点了点头。

  得罪了什么人么?可能自己或者父亲真是哪里得罪木蝎子了吧,古叶心想,正好自己家族遭难,这木蝎子趁机报复。

  “这条路走到头,就是了,我看你可怜,给你指条明路,灵木林里有种灵植和搬灵木两种活,你选第一个能待下去,你选第二个可就倒了大霉了。”那童子好心劝道却是立马走开了,他可不想跟古叶扯上关系。

  古叶点头问谢后,顺着对方所指,一直走到了头,却是僵在原地不动了,揉了揉自己的脸,发现这灵木林深处,地面上许多坑坑洼洼,别说玉石小径了,就是平地都没有几块,周围更是破破烂烂,几间看似一阵风来便能倒塌的茅草屋挤在一块,甚至还有一股颓废的酒味从里面飘出来……

  古叶心底冒起一丝邪火,越烧越旺,却是想到自己和父亲去宗族分支去历练,之后异变升起分支被人惨灭,一千六百多口全部死光,自己的老爹将自己甩手给木道人让自己听木道人的话,老爹杀回本族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父母还好么。

  强行把火气压下,毕竟古族是庞然大物轻易动不得,自己还要修仙,还要长生,还要为分支的朋友长辈们报仇!憋着一肚子气,古叶“梆!梆!梆!”地敲响那扇看似随时会倒塌的房门。

  “谁啊?谁啊?麻了个巴子的,门打坏了你赔啊,嗝。”满是酒气的一句凶话飘出。屋里面本来是热闹的喝酒谈笑声也停止了。

  古叶望进屋里,发现里面竟是几个黑物涌动,只有几双眼睛在四处飘摇,露出白牙嘿嘿发笑。古叶霎时背后汗毛乍起,“黑鬼成精啦!”惊恐地尖叫着就要逃跑。

  “什么黑鬼?我是这里的大师兄阎成教!”那首先一人的黑鬼带领众人走出茅草屋,等着眼睛仔细看,这几人简直是黑到了极点,古叶确信这几个人,如果是跌在煤球堆里不睁眼睛不张嘴,自己觉对发现不了他们。

  阎成教拎着一壶酒上下打量古叶,古叶也在大量阎成教,大胡子和头发连在一块了,简直以为是头发长在下巴上一样。大师兄道,“诶呦,来新人了啊。能挤进这人人都进不来的灵木林,不简单啊。”

  “师兄,小弟……小弟古叶……管事让我到灵木林报道。”古叶一脸恶寒,要不是刚才遇到那位童子,看这灵木林大师兄一脸骄傲的样子还真以为是什么好差事了。看到黑大汉身材十分魁梧,顿觉压力山大,不自觉的后退几步,却倒在树上。

  “古叶?哈哈,小叶子,倒是很适合我们灵木林的名字嘛,哈哈不赖不赖,走吧进屋说话。”阎成教一手拉住古叶的肩膀。

  古叶也是害怕进屋后还能不能看得到众位师兄的身影,不过根本反抗不及,这师兄攥住自己的手好似金刚镣铐一般,差点没把古叶攥哭了。

  “敢问几位师兄大名是?”古叶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要在这里混了,最起码后面几个黑鬼都要知道名字才好。

  “哦,这个是赵二黑,那个是杜三黑……至于我么我是阎大黑……以后你就是老六古六黑,这么弱小还是老幺,叫你小黑算了。”众人闻言皆是捋捋胡子哈哈大笑,古叶却是一脸怪色。

  “小黑啊,你太弱了,太白了!这样出去会丢我们灵木林的脸的!一点男人的毛发都没有!看看你师兄我们一身的男人味,这样师妹师姐们才会喜欢。”古叶倒吸一口气,这师兄们的毛发简直也是鬼斧神工了,这得是多么的重口味才会有师妹师姐迷上他们……

  “放心好了,不用怕,要不了一年你也就和我们一样的男人了。小黑,以后你也不是外人了,来我们给你安排一下工作。别人可是打破头都来不了我们灵木林,你可是多么的幸运。”大黑阎成教招呼过众兄弟围住古叶,开始盘算工作事宜。

  古叶只感觉一股浓浓的黑雾向自己笼罩过来,喘不上气来。

  “嗯……以后你就去和我们到西山搬灵木,给火灶坊的橱子门劈柴。”大黑二黑凑过来,二人最是强壮,恐怕没少搬木头了。

  “大师兄,你看我这小体格,能搬动木头了么,我还想修炼,搬完木头哪还有力气,我还是去种灵植吧。”古叶一听,胡闹!自己这等身材怎么看也就是种花草的,搬完木头那还有力气精力再修炼。这要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内门。

  “哦,想法是好的,若是旁人我真就同意了,但你是受到掌阁亲自提点的,掌阁说就准你去搬灵木,不愿意就滚蛋……我也没办法。”大黑似乎也是很为难的样子,按理说这灵木林是自己说了算的,可是掌阁发话了,他不敢不听,这小师弟看起来挺好的,也挺乖的,怎么就得罪掌阁了呢。

  这大黑也是实在人一个,并没有因为掌阁为难古叶而刁难,而是帮助古叶,看起来这修仙也并不是真的人人冷血无情。

  3更新最a快eV上2酷~B匠x1网I`

  “我……我……搬木头就搬木头。”古叶却是小声了下去,这木蝎子处处为难我,总有一天我也要让你难看,不过想到此人和自己父亲一般的实力,却也是十分害怕他的。

  “小黑,你且去旁边空出来的茅草屋选一间,准备一下,今天吃点饭,明天在干活,怕你没力气。我们去忙了。火灶坊的那群傻子又要嫌我们慢嚷嚷了。”大黑劝说一番后安排古叶剩下事宜,拎着酒壶和剩下四个黑鬼犹如几阵黑旋风一般,带着酒味儿窜了出去。

  “我要进入内门!我要修炼更厉害的功法!”古叶坐在茅草屋的炕上,取出传令弟子给自己的储物袋。

  储物袋很小,里面却是一枚养伤药,一把斧头,一块玉牌。灵木林杂役服饰一套,一本书卷。一个传音玉牌。

  “臭小子,是不是很恨我?你爹昨天来信了,有能耐过了炼体凝气一关再想法来找我,否则,你一辈子都去搬木头老死吧。哈哈哈哈哈……”

  传音玉牌传出木道人那让古叶咬牙切齿的笑声……

  可恶……这个阴险小人嘴脸的木道人,木蝎子!古叶再也不是大家的公子哥,只是寄人篱下,活的好不好全凭自己,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感觉随时都会被人抛弃死亡一般,这非常的不妙……不行,我要活下去,我要修仙。古叶十分害怕自己碌碌无为,就这么死去。赶紧又翻出下面的书卷看。

  “多兰煅体功,炼体篇。”

  一直到暮色渐渐垂怜而下,山林中的大黑等人还在砍树运木头,培育灵植,茅草屋里古叶则是看书看的入迷。这变强活得长久,复仇希望就在他手中,岂能不入迷。

  片刻功夫,古叶眼露兴奋,书卷上的多兰煅体功讲到,修为分为炼体与凝气,每个境界都是九个层次,上面画了几幅怪异的图片,和讲解。

  锻体篇,讲到修炼到第三层有一鼎之力,估计有能御物三百斤斤的样子,而第五层则是三鼎,第七层六鼎,第九层九鼎之力接近三千斤!

  只不过这书卷只有炼体篇,下面就没有再写了,要继续修炼就要更深的动作和呼吸方法才是。

  古叶拍了拍自己的脸,看了看书,倒是图片言语记熟了,按照第一层的方法摆出动作,首先把腿掰到脖子上……诶?怎么掰不上去,不对啊,书上是这么写的啊,用力看看。

  茅草屋里突然传出一声清脆的骨骼脱臼声,“嗷——你个天杀的破功法!”古叶将养伤丹服下,欲哭无泪,原来这养伤丹这么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