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小子古叶

  环绕月,大风将起,英雄出。雨打风,雾泽欲退卧龙吟。

  雨后的夜晚,六虚阁宗门中多兰峰上,居然出现了一轮被巨大光环笼罩的圆月,乃是风眼月,这风眼月每年一出的奇观夹杂着绵绵阴雨,正是六虚阁用来考验外门弟子进入内门的特殊时期。这湿寒异常的天气中,多兰峰背部的登山阶梯更是湿滑危险,平常都是少有内门弟子敢去攀登,这时就被用来选拔外门弟子。谁是前五个登山的,便可入内门。

  此时,半山腰上一个少年正俯在一块转折的巨石处喘着粗气,一身的粗布衣,却在这冰冷的寒雨中被冻得发起了白色的霜,有诗云“随风寒入夜,伏九草木霜”。滴答……滴答……,显然巨石上并不能抵挡全部的阴雨,“嘶……呼。”少年冻得瑟瑟发抖,但还是抬头望着上方,多兰峰顶一片灰蒙蒙的样子,自己还距离很远呢。

  这少年,便是古叶。

  多兰峰山顶处,一个道人盘坐,眼眸中流转着微光,正在看向山下,此人盯着沽叶不动,“古家与我有恩,这么做会不会太狠了些……不行,只有磨练以后才有更多的机会活下去。”说罢,这道人狠心闭眼不看,掐诀自己安静打坐中去了。

  古叶在山下,气喘如牛,这多兰峰的峰主便是引自己进入外门的木道人,这木道人将自己从灭族危机中救出,却也什么都不说,只是告诉自己若是活不下来什么都完了。

  可是古叶也想活下去,看着周围的师兄师弟们一个个都从自己身旁爬了上去,古叶看了看自己脚上的两个蓝玉环,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木道人口口声声要让自己入内门变得更强,才能去报仇,才能活下来,可是又在自己脚上加上这沉如铅铁的玉环是什么意思。

  这才半山腰的路,古叶就感觉双腿好像是有人拉着一样不能抬起,起初还是撒汗如雨,可是累到不能动时,就马上冻得嘴唇都是发紫了。这多兰峰背部好似没有尽头一般,抬眼望去尽是悬崖峭壁。

  古叶咬牙匍匐前进,只有进入内门才能学习到高深的法门,族人绝望的眼神,满是尸体的院子一直徘徊在古叶心中。他拖着双腿一点一点的朝着阶梯攀爬。

  古叶知道有很多师兄在前面,也知道有很多师兄弟放弃了,“拼了不一定能成功,放弃了一定会失败!”古叶面色苍白,匍匐着往山上爬只有他一人。手脚腿均是磨得出血,鲜血流下却是冻成血碴又是刺出鲜血,钻心窝子的刺痛,但是他仍在坚持攀爬而上。

  蓝玉环碰在阶石上发出玉铁碰撞的沉闷声,令周围保护他们的内门师兄都是侧目观看,同时也是诧异。

  “看什么看!大道无情!这玉环是掌阁亲自给他封上的,若是过不了这关,休想进入内门!看好其他弟子!”高处的执法大师兄见内门师弟分心,却是严声警告道。

  此人面色铁青,却是心叹,他自己承认看守这内门攀山梯多年来,这名弟子却是他见过最惨的一个。

  全是衣服之外血肉模糊,却又是在阴雨夜中瞬间冻成血冰,嵌入身体中,“这已经超过了执法堂的残酷手段,掌阁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么坚韧之人为何阻挠他入内门。诶……”执法堂大师兄面带感慨之色,却是不曾对任何人宽松。“快点爬!”

  沽叶手脚并用,随手摘取山旁的杂草咬在口中,怒吼一声加快了速度,只是鲜血淋淋,却无人同情,大道本无情。前方不时有人因为太过心急一脚踩空坠山而下,不时有内门筑基师兄在众人羡慕中御剑飞下,救下坠山者。

  坠山视为放弃!

  “啊!师兄救命!”古叶身边一人被急来的一阵阴风带着灵雨打的飘摇欲坠,一个不及时便是极速落下。尖叫声引起师兄们的注意,青芒一闪,松下一个弟子冲出,提溜着此人落在山脚,“走吧,失败了!”然后看着那人低头丧气地哭了起来,却是不曾安慰。

  在多兰峰的天边蒙蒙亮起鱼肚白时,阴雨停下,沽叶看到了一个梦寐以求的石碑,上书“多兰峰!”,离自己不到几丈远!

  古叶一呆,本来气息奄奄的他,内心顿时大喜,心脏狂跳,失血过多的惨白的脸上也生起了几分血色,又抓了几把杂草咬在口中,“嗬!”古叶闭着眼,却是脚都没法用了,用手硬生生地拖上顶峰,血迹斑斑。

  “师兄,此次内山门测试,参加人数五十有三,上山人数二十有三,放弃人数三十。”一六虚阁弟子面无表情地汇报。然后又是冷眼看着坐在一旁的休息的上山者,这些人大多数在外山门时就有武术底子的,有的还是武术世家,如今这般狼狈模样真是让人失望。

  ☆酷85匠J网#永●:久0免~=费◎看小"g说$

  “嗯……前五名,带他们去统务部安排修炼事宜和日常任务,剩下一十八人分发灵石一块,送下山。”执法堂大师兄面无表情,冰冷道。

  “啪!”远处阶梯悬崖上却是一只手突然拍了上来,此人用破布条缠住手上的伤口,未到山峰却是狂笑,“啊哈哈哈啊哈哈……”倒是吓了众人一跳。

  大师兄眼眉一顿,“他竟是没放弃?”看了看四周众人,“却也是徒劳罢了。”

  稍后一个满脸血汗,头发乱糟糟披散开的头探了上来,此人口中还咬着杂草,“呸呸!”正是古叶,他将口中杂草吐出,仔细往山峰上一瞧,却是目瞪口呆,原来自己已经落后很长一段时间了。

  古叶惨笑,歪着身子靠在山头石上,却也是不上山,笑着捂住眼睛不出声地哭起来,倒在阶梯上,哭昏过去。

  众人大怪,什么人还在登山,聚集过去一看,皆是大惊,也有人忍不住尖叫出声,这如天险之路却是有一条模模糊糊的血路蔓延而上连在这少年的身子下,这是什么毅力?此人莫不是疯魔了?

  可是内门的弟子却是眼露无情之意,“没有仙缘,纵是爬碎了身子也没用,你们也不用惊叹,这山路上即使摔死的外门弟子也不在少数,回去吧。”几个一身墨青的执法堂弟子们御剑飞行带着零星几人下山,众人也不去观望了,此人定是个疯子。

  为了修仙而疯的人还少么?

  大师兄却是亲手提着古叶御剑飞行,这古叶如此瘦弱,周身也就一百二十多斤的样子,为何我却感觉有两百多斤重。大师兄却是盯着古叶双脚上的圆环,“若是没有这个,你定是第一了。我在内门等你来。”

  师兄将古叶送至养伤处喂服生息散之后便走了,之后来的药房弟子都是给古叶用治疗受伤弟子中最好的药材,这人不简单,都说他是疯子,却是跟执法堂大师兄有关系,执法堂大师兄送来的人怎敢怠慢。

  药房管事一脸算计,朝着隔壁嚷嚷着,“别嗷嗷了,痛也给我忍着,等会才临到你们!就你们这点手段定力也想入内门,可笑!”但转身,却是笑呵呵地给古叶伤口处敷上灵药,伤口眼见好转。

  “可恶啊,隔壁是哪个臭小子断了我们的药!”几个跌落山崖断腿的师兄却是恨恨的盯着古叶方向。这登山闯内门,如果是在过低的地方跌落是没人会去救的,因为丢人。

  六虚阁,位于东神州母河入海边缘的齐国境内,立足腾云山脉,九座看不见峰顶的剑锋伫立其中,宏伟惊人,平常仙雾缭绕,凡人根本不敢近身。此宗派传承万年之久,曾是统一周围几大国的甲上宗门,现如今却也是变成了末流中的一支。

  三天过后,浑身重伤的古叶从床上醒来,“你被遣回丁甲峰了,掌阁说给你安排杂役处的活,说下次想好了再去闯内门,再若此次即便是死了,也没人管你。”门口站着一位传令弟子面无表情道。

  “弟子听令。”古叶低下眼眉,这木道人真是来报答自己家的恩惠的么,为何如此折磨于我。

  总有一天,我要进入内门,我不会死!我要好好的活着,我要报仇,我要这天下谁都不敢瞧不起我,我不能死!我要长生。

  经历过死亡的古叶对生命可是有种特殊的感情,在日后甚至日益加重。

  古叶笑嘻嘻的跳下床,转脸一副乖巧奉承模样,“师兄,请问我被分在何处啊,我一定听话。”

  “呵呵。”这师兄感情也是装冷酷,看到人家奉承自己也是尴尬的笑了起来,“还不错,灵木林。”给了古叶一个杂役布袋,发了一套杂役服,便走了。

  “这木道人,简直就是木蝎子!”这般狠毒,古叶欲哭无泪,这灵木林里的杂役,说白了就是搬木头的,是六虚阁里最累的活儿,只有关系人缘最差的外门弟子才会去那里干苦力,而且一天累的半死没法修炼。

  古叶收拾好东西,穿好新衣服,走向丁甲峰的灵木林。虽然脚上带着蓝玉重环,但却不见古叶一丝凝滞之感,看来那夜的地狱式登山路却是给古叶带来了几分好处,现在走平地,却是不怕了,这双脚增加的一百斤的重量他已经习惯了。

  “灵木林,我来了。”古叶心中暗暗发誓,要问鼎六虚阁,握拳面无表情地离开药房。却不料背后有几双眼睛却是看着他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出川 说:

首发在起点,希望有人能去看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