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没法喜欢,没法爱的不是人,而是这个世界。

  你对自己说,你没错,是这个世界错了,就好像—你懂过爱。

  哎是不是因为你太常撩人了所以没有姑娘喜欢你?。

  “我觉得大概是不敢喜欢我而不是不喜欢我像你说的毕竟我那么会撩”我笑着回应,抿了一口人人都说假的不行却又深爱过恋人的不知名洋酒啧了一声“其实也谈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今晚哪家?2号店可以吗?小黑在微信上问着我。

  “看你们了我都可以,超过五十块钱的活动就算了我是来办事的不是去野的”关上手机,靠在我非常幸运买到的动车座位讲着我自己都不信的话,明明就是冲着野才去的还讲的那么冠冕堂皇。

  小黑是我很好的朋友之一因为我们总是喜欢喝酒,他不帅,但笑起来很痞气受女孩子欢迎。

  /看uy正s$版}k章t节qe上C酷匠X¤网

  “我再也不会像喜欢她那样喜欢另一个人了我爱不了别人了”趴在桌上的小黑抽泣着说出这句话。

  我想安慰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侧身从冰桶里取出一支百威,饮一口斜靠在沙发上别过脸去试图看那躲藏在左肩后背的纹身,那里,有一个人的名字。

  曾经几时我也这样的宿醉不归,烟酒不离,浪荡不羁,夜夜笙歌想破头脑都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么喜欢的人到最后这么陌生。

  “如果不是跟他在一起,那最后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了。”小黑肆意的抹了下眼泪,吐出厚重的烟雾告诉我他再也不会爱别人了。

  他说:我这一生最浓烈的爱都已经在这段感情里消耗殆尽了。

  辛辣的香烟刺激着我的喉咙引导出沉重的声音。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再能喜欢一个人了,你觉得自己好累了,你觉得你把所有的爱都耗散在那个人身上了,你觉得浑身通透不再有梦幻娟红了。这一生都过不下去了”。

  然后你会在朋友圈里,微博,空间里推送着各种莫名其妙的文字。

  你在等公交的站点上看人来人往,拥挤的人潮你不愿意就这样随波逐流,于是你等到了末班车,你把手机里的歌都换了你把赋满节奏的快歌换成了民谣,你开始听李宗盛说是有故事的人才听得懂。

  你家没有一朵花,你也没有一只宠物,你一生喜烟好酒你对人们说着,多少多少岁那年后你再没爱过人,因为你用完了能去喜欢一个人所有的力气然后你抱怨接受再抱怨。

  可能等你七十三岁的时候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你才恍然发现你还没有好好的看过这个世界。

  相信我,你们一定会一起白头,只是天各一方。

  其实你没法喜欢,没法爱的不是人,而是这个世界。

  你对自己说,你没错,是这个世界错了。

  就好像你懂过爱。

  我不懂什么是爱但我想我大概爱过那么几次但似乎它带来的烦恼远超过回报。

  我一直想要去纹身,我觉得这他妈太酷了。

  但似乎纹身这两个字眼在老一辈人的认知里就是混混。

  在我更年少的时候那个时间段里的小混混也确实流行纹身,混社会?不是,他们只是无所事事不爱读书而已。

  多年后,我想我可以去纹身了,因为这个时候纹身对我来说变得有意义,所以我去了,岳飞背上还有精忠报国四个字呢。

  “左肩纹爱人?你是这么诠释你的纹身的吗?”。

  他吸了口烟举着才画好的草纸观赏着,不知道皱起的眉头是对自己草图的不满还是在心里打量着图形嗯……或者也有可能是被烟呛到了。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次这位姑娘是不是我的爱人,我们才见过几次面,管他呢怕什么。

  等我下次来右边就是我妈妈的名字了对了右边要配什么图案呢,传统吗还是抽象。

  我心里这样想着却浑然不知他已经开始了,好痛…我本能的想躲避但是碍于面子我只能别过脸去不让矮子看到我紧锁的眉头。

  “矮子给我根烟”实在不愿就这么抱着一股要把手机捏碎的态度撑着我忍不住和矮子要了根烟。

  点着烟,我又在想:为什么要抽烟?普遍来说烟不好闻,花费钱,伤身体…他们是怎么说出抽的不是烟是寂寞这种恬不知耻的话的?真他妈说话不打草稿满嘴火车臭不要脸的非主流。

  “丝”

  倒吸了一口冷气提醒着纹身师注意背后的痣不要刺破继而又抽了一口烟不禁想着,刚刚怎么不早点要跟烟抽根烟是不是好多了真他妈傻。

  烟到底是不是好东西?

  我知道烟伤身体,可我还是忍不住在我烦恼的时候抽上那么几支“烟”。

  往往当我们处于一种情绪的控制时候大于理性的控制权时就会被很正常的排在后面等回过头来再想起来“妈的又抽一支烟”。

  我真的不明白纹身会上瘾,抽烟更上瘾,恋爱为什么不会上瘾。

  刚刚在回来的路上,一捧玫瑰被蓝色花纸包着抱在男生怀中几束满天星承托着玫瑰的妖艳,他站在车站,幸福好像要从那幅黑框眼镜边溢出。

  我路过,看了几秒钟。

  微笑转身离开,朋友,我真心的祝福你成功,因为我也这么做过。

  我谈过一些女朋友,看到街上的情侣也会侧目,会被女孩感动,偶尔还下载些FBI的片子。

  跟某位前任分了手才想起来甚至没吻过,说到快乐的事排到前面的竟然是自己开个小包唱一下午的歌。

  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总感觉安定下来,这一生,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其实我也蛮想要一份能够一起走而不是一起停的感情。

  当然,我也难保不认怂。

  有时候合上电脑,侧躺在床上,我也想左手抱着一个背对我的姑娘。不说话,不做爱,吻吻她的头发,晚安。

  “她太独立了”沙皮说着,沙皮约我出来,说是要我见见他的新女友,沙皮递了根烟过来,沙皮的脸上露出了为数不多的落寞神情,我见过三次,第一次他接到家里出事的电话实在赶不回去在楼道口坐了一晚上一包红狼的烟头,第二次一个兄弟走了他在路边,杂乱的酒瓶和令人作呕的隔餐残渣。

  这是第三次。

  “她不会管我抽烟喝酒和朋友吃饭,不会打电话问我几点几点回家让我陪她看枯燥乏味的电视剧,也不会闹腾我在我打游戏时让我帮她挑哪件衣服好看,也从没在意过我身边的其他女生朋友”

  “她不爱你”

  “…我知道,所以我更难过”

  沙皮哭了,这个在我印象里那么刚硬,脸上就写着我不怕三个字的大高个哭了,像孩子一样,却尽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那晚沙皮醉了,他的女朋友扶他上车时眼里满满的心疼,想生气的冲他发火话到嘴边却变成怎么喝那么多。

  我微笑挥手示意我没事,做了个call我的动作表示到家安全后通知一声。

  爱情本该是一种优雅美好的状态。

  它不是一种手段,而是万事万物有始有终。

  不用每日缠绵,不必时刻联系,你知道她不会走,她知道你不会变,大概就是最美好的爱情吧。这句话现在看来只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坚强和独立错了吗?

  才没有。

  只是他不懂,天黑后下楼买饮料必须要他陪的是你,但独自坐十几个小时车去外地考试的也是你。每次要他拧开饮料的是你,但工作时摔伤脚割破手仍然继续的也是你。想把他拴在身上带着的是你,但为了生活孤身奋斗的也是你。长大只需要一瞬间,但在他面前你永远都是小女孩。

  不管为了生活我们会变成什么模样,但在爱人面前,我们永远柔软。

  当我们在外流浪,我愿意和你各自坚强,但当我们独处相望一定会是彼此最温暖的港湾。

  可能她爱过你,那也是曾经了。往后总有一个人会来打破她的独立,只是那个人不再有机会是你。你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每个都行色匆匆,遇见了,淡漠的看上一眼,谁也看不穿别人身后的故事,谁也不知道别人的心里,是不是住着这么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