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房中毒药安静的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宝儿坐在一旁傻傻的看着毒药。

  “娘娘你是不是感觉很无趣,宝儿陪你说说话好不好?”

  毒药缓缓开口“是你感到无趣了吧。”

  毒药毫不留情揭穿宝儿的小谎言,上宝儿有些尴尬,只好乖乖的坐在一旁无聊的发呆。

  忽的,宝儿看见老嬷嬷带着几名太监提着几桶水走到了她和毒药的牢房门口。宝儿伸手推了推毒药,小声道。

  “娘娘,有人来了。”

  毒药缓缓睁开眼,冷冷的看着老嬷嬷。

  老嬷嬷看着毒药的眼神,心中有些后怕,但想到自己身后的贵人,清了清嗓子说道“老奴参见药嫔娘娘。”

  毒药看着老嬷嬷,不愿搭理她,宝儿也是一样,将脸转到一边无视老嬷嬷的存在。

  老嬷嬷见毒药不理会自己,虽有些难堪,却也不恼。她挤出一个笑容看着毒药。

  “药嫔娘娘,这天牢是个肮脏低贱的地方,从来都不打扫。今天老奴带了些人来,给您好好清理清理。”

  说着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宫女趾高气扬的道。

  “给我好好清理清理。”

  几名太监低着头,齐声喊到。

  “是~”

  然后一同推开牢门走进了毒药和宝儿所在的牢房。

  毒药看着这几名太监,然后看了一眼一旁的老嬷嬷,她能感觉出,这个所谓的清理牢房,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宝儿移到毒药身旁,她看的出这老嬷嬷肯定没什么好心眼,她紧紧挨着毒药,准备好第一时间挡在毒药身前。

  几名太监互相对视了一眼,拿起手中的木勺从水桶舀起一勺水便朝毒药身上泼去。

  毒药被泼了个猝不及防,她没想到老嬷嬷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宝儿连忙挡在毒药身前,可是却挡不住太监们一勺接一勺的冷水,在阴暗冰冷的天牢中,这一勺冷水显得更加冰冷,更何况冰水中竟然还有没有化完的冰块。

  毒药觉得这应该是燕云帝的意思,毕竟来天牢是燕云帝下的旨,看来燕云帝还是不希望自己回来。看来自己还是不该回来。

  这么一想,瞬间毒药不觉得泼在身上的冷水冰凉了,此刻她的心更冷。此时毒药反手将挡在自己身前的宝儿拉入自己怀中,紧紧的护住宝儿。这是燕云帝给自己的惩罚,她不想连累宝儿。宝儿拼命想挣脱毒药,可是却被毒药紧紧的抱住为她挡住了冰水。

  就这样这群太监泼了一个时辰的冰水,老嬷嬷看到差不多了。冷笑了笑。

  “好了,打扫的够干净了。”

  太监们纷纷停手,然后垂这头回到老嬷嬷身后。

  毒药抱着宝儿倒在水泊之中,冷冷的盯着老嬷嬷。

  酷匠H网●唯r¤一正版,x}其~%他都#_是^盗%版‘$

  老嬷嬷看着毒药狼狈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回药嫔娘娘,牢房已经打扫好了,老奴告退。”

  说着老嬷嬷带着太监离开了天牢。

  老嬷嬷离开之后,毒药昏到在了水泊之中,宝儿挣脱开毒药的手,看着毒药昏倒在水泊之中,宝儿连忙抱起毒药。

  “娘娘,娘娘!你别吓奴婢啊!娘娘!快来人啊!药嫔娘娘昏倒了,快来人啊~”

  宝儿焦虑的大声喊着。

  一名牢头走了过来,十分的不满。

  “喊什么喊!这是天牢!不是后宫!那来的娘娘!再喊我就把你们两个拖出去用刑!”

  宝儿被牢头吼傻了,她几乎哭了出来。

  “怎么可能,陛下还没下旨除去娘娘的封号,娘娘还是娘娘。你们不能对娘娘不敬!快去叫御医!”

  牢头看了宝儿一眼,满脸不屑。

  “来了天牢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娘娘,你就继续做你的梦吧!”说完牢头转身离去。

  宝儿见求救无门,连忙扶着毒药来到牢房比较干燥的一角,伸手快速的把毒药湿的衣服一点一点的扭干。

  “娘娘你不能有事!宝儿求您了,您千万不能有事!”宝儿说着说着眼中不停的流出泪水,因为毒药把自己抱入怀中,自己身上的衣物并没湿透,反观毒药,身上的衣物都在滴水。自己明明就是宫女,本该保护娘娘,可是自己却让娘娘来保护自己。想到这宝儿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

  “娘娘~娘娘~您千万不能有事!”

  入夜,宝儿紧紧抱着毒药,她刚刚试图给牢头要一床棉被,反而被牢头狠狠的骂了一顿。现在自己只能紧紧的抱住毒药,希望毒药别的风寒。

  三日后,天牢口。

  “暗七统领,没有旨意您不能进去。”侍卫将小七挡在天牢外,不让小七进入天牢。

  小七看着侍卫,眼中杀气流露,他被燕云帝派去收城门,今日才得知毒药进了天牢的消息,天牢是什么样的,他早有耳闻。他现在很担心毒药出什么事。

  “让开!”

  侍卫被吓了一跳,连忙让在一边。“暗七统领快去快回。”

  暗七看了侍卫一眼,快步走进了天牢。侍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刚刚暗七那一眼,就像是一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小七走到毒药的牢房门口,就看见宝儿抱着毒药在求着牢头。

  “求你了,快帮娘娘找个大夫,娘娘已经病了两天了!求你了!”宝儿几乎哭着对着牢头恳请,

  牢头看也不看宝儿,上头有吩咐,不能让这间牢房的人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上头的那个人可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牢头可以违抗的。

  “把门打开!”小七冷冷开口,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小七现在很生气。

  牢头看着小七正准备说着什么。却被小七一剑划过了他的脖子。小七看出来,他并不想开门,一剑便了结了他的性命,然后一剑砍短了牢门的锁。推开门,从宝儿怀中抱起毒药。大走出牢门。

  “放开她!”燕云帝站在小七前方不远处,怒目相对看着小七。

  燕云帝没想到,他只是来看看毒药的礼仪学会了没,却看到了这样一幕,让他怒火中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