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六天了,药嫔娘娘的礼仪学习的如何?”燕云帝全神贯注的做着手中的事,开口问着底下侍奉的小太监。

  小太监低头看着地面的大理石地板,头上冒出了冷汗,这几日教习老嬷嬷早就传来了药嫔娘娘的状况,可是根据教习老嬷嬷说回报的说辞,他都不敢回禀陛下,只希望陛下能渐渐忘掉药嫔娘娘的存在,可是这才几天啊,陛下竟然自己想了起来。

  “禀陛下,奴才……奴才……奴才不知当不当讲!”

  燕云帝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手中的事物。

  “有什么不当讲的,说!”

  小太监低着头。

  “是,教习嬷嬷回禀道,说她每次去天牢教导药嫔娘娘礼仪都被药嫔娘娘赶出天牢,教习嬷嬷说药嫔娘娘总出言不逊,并且每次出言不逊都有对陛下不敬之意。”

  燕云帝听下了笔,看着跪着的小太监。面无表情好像在思考什么。

  “传朕口谕,命药嫔三日之内必须学好所有礼仪。如若不然,打入冷宫!”

  小太监跪在地上。高呼。

  “奴才遵旨。”

  随后退出了大殿。

  燕云帝看着自己画了半天的画,皱起眉头,不知怎的总觉得画的不想,可是不想在那自己又说不出。看了半天燕云帝终于知道为何自己画的不像在哪了,画中的人巧笑嫣然,样貌虽然清秀,但由于眉间那一点朱红,显得十分有灵气。一袭白衣,简单素雅,站在红梅树下,让人感觉素雅大方。燕云帝看着画中的人摇摇头,叹息道。

  “画中人巧笑嫣然,可是她好像在我面前从未笑过,难怪感觉不像,原来是因为这个。”

  说着拿起笔打算将将画中的人嘴边的笑容改掉,可是不知怎的却又下不了笔。举起画笔良久,终于燕云帝放下画笔,看着画中的人儿。

  “也罢,也罢。”随后大手一挥,对着门外喊道。

  “来人。”

  一名小太监开门走了进来,跪在地上。

  “奴才在。”

  燕云帝看着桌上的画,开口道。

  “命人将桌上的画框表好,挂在朕的寝宫。”

  凤鸾殿

  “禀皇后娘娘,陛下刚刚下旨,命药嫔娘娘三日内必须学好礼仪,如若不然便打入冷宫。”老嬷嬷跪在一旁看着云皇后。

  4F酷^匠J网…d唯l一;6正I~版qT,其他y~都q是}¤盗k版$q

  云皇后拿着一本书靠在贵妃榻上聚精会神的读着,听到老嬷嬷的话,云皇后停了一下,想了想开口道。

  “即便是冷宫,也是属于后宫之中,看来陛下对药嫔还是有那么几分心意。”

  老嬷嬷看着云皇后,皱了皱眉,这皇后娘娘的话下之意自己是听出几分了。

  “娘娘,老奴愚钝听不明娘娘的意思,求娘娘指教指教。”

  云皇后捋了捋耳边的头发,然后将手上的书翻过一篇,笑了笑。

  “亏嬷嬷还是宫中的老人了,这点意思还听不明白。既然陛下对药嫔有那么几分心意,那本宫就不能怠慢了药嫔,即使她身在天牢,也不可上药嫔受一丁点委屈。你带几个人,拿上些清理的家伙事,去帮药嫔娘娘好好打扫出一间干净的牢房。那牢房常年不打扫,估计也脏的不行,你记得带几个水桶好好冲洗冲洗牢房,懂了吗?”

  老嬷嬷听后,立马就明白了云皇后的意思,连忙叩首。

  “老奴明白,老奴这就去办。”

  说着老嬷嬷撒欢似的离开了凤鸾殿。

  看着老嬷嬷离开凤鸾殿,一旁的芍药将手中的香茗递在云皇后面前,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个不要脸的老货,收了娘娘您那么多银子,却老是过来让娘娘您给她出谋划策,真是不要脸。”

  云皇后接过芍药手中的香茗,品了品,后又递给芍药。

  “哼~你终还是年轻。这个老嬷嬷在宫中待的时间可不短,你以为她就真傻到连一个办法都没想到吗?她来找本宫出谋划策不过是在探探本宫的底线,毕竟药嫔可是陛下亲自罚的,若她自己出手的重了,到时候她有十个脑袋也不够陪,若是从本宫这出去的,到时候出事了,她也可以将本宫抖出来,无论怎样本宫都要救她的。所以这就是你要学的地方,在这后宫之中,你和百合需要学习的还多着呢。”

  芍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开口问道。

  “娘娘,奴婢还是不懂,您刚才和嬷嬷说话的意思。”

  云皇后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看着芍药道。

  “天牢中阴暗寒冷,并且潮湿,她在本宫这试探完本宫的用意之后便懂得了该怎么做会达到本宫想要的结果。你说若是药嫔在牢中得了风寒,在天牢那种环境,体弱点的,估计熬不了多久便会香消玉殒,身体好点的,无论怎样都会落下点病根,即使她回到后宫之中,就落在了本宫手中,她也活不了多久。”

  芍药听后一下子茅塞顿开,看着云皇后称赞道。

  “娘娘真是好计谋,奴婢等望尘莫及啊。”

  云皇后笑了笑,不再说话。一个小小的暗卫毒药,还不够自己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