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一声一朵芙蓉被云皇后手中的花剪剪了下,云皇后看着手中的芙蓉,放下手中的花剪,温柔的抚摸着芙蓉的花瓣。缓缓的她张开漂亮的嘴唇。

  “你说她为了给自己的贴身宫女拿药,自己把自己划伤了?”

  跪在一旁的老嬷嬷颔首恭敬的说道。

  “回皇后娘娘,是的!老奴没想到这药嫔娘娘竟然为了一个贱婢,对自己怎么狠,这低贱出生的人都怎么不懂尊卑!”

  云皇后玩弄着手中娇艳的芙蓉花,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不愧是暗卫出生,对自己还真下的去手。不过她既然都如此了,本宫也不能亏待她的要的药。”

  老嬷嬷微微抬头看了看云皇后满是笑意的面容,试探的问到“娘娘的意思是……”

  云皇后将手中的芙蓉花送到鼻底轻轻嗅了嗅,浅浅一笑这笑容比手中的芙蓉花还要娇艳几分。芊芊玉手将芙蓉花插在自己的发间。然后看向老嬷嬷,眼波微动。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天牢也有自己的规矩,你吩咐下去送药就按照药嫔娘娘受伤的份量送,不许多,也不许少。”

  老嬷嬷听后,立马明白连忙叩首。

  “老奴明白,老奴马上去办。”老嬷嬷说完,起身准备离去。

  “还有……”

  m酷~B匠网7正"版首d发“F

  听见云皇后的声音,老嬷嬷立马听下脚步,站在一旁听候云皇后的吩咐。

  云皇后将头上的芙蓉摘下,媚眼如丝的看着。

  “既然药嫔娘娘她喜欢呆在天牢,那就别让她出来了。”

  老嬷嬷听后点点头。

  “老奴明白,老奴告退。”

  云皇后看也不看老嬷嬷,看着手中的芙蓉花,然后温柔的将芙蓉花放在手心之中,忽的云皇后眼神一变,玉手收拢将芙蓉花在手中碾碎。

  “毒药?就凭你?跟本宫斗?哼~”

  昏迷的宝儿缓缓的睁开眼,只见毒药将自己搂在怀中,另一只手上的血迹早已干涸,看到这宝儿想起昏迷前毒药的行为。眼中含满了泪水,泪水模糊了宝儿的视线,这一刻她感觉到身上的所以疼痛都没有感觉了。

  “娘娘~”宝儿的声音有些哽咽。

  毒药看着宝儿,眼中有些庆幸,还好宝儿没有发烧,身上也不烫。

  “不要说话,保持体力。”

  宝儿听后点点头。安静下来,她静静的看着毒药,发现自己身上的伤都被毒药包扎了起来,但是毒药手臂上的伤口毒药却没有任何包扎。

  “娘娘,您的伤!”

  毒药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无所谓的说道。

  “没事,我早就习惯了。”

  宝儿看着毒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知道毒药的出身,是不是受伤多了,所以才能对自己的伤感觉无所谓。这样的娘娘,坚强的让人心疼。

  看着毒药一直抱着自己,宝儿有些不忍,开口说道。

  “娘娘,您放开宝儿吧。”

  毒药抱着宝儿,不愿将宝儿放开,她知道天牢阴暗潮湿,宝儿有伤在身,要是在冰冷的地面上休息一夜,定会性命不保。

  “地上凉,我抱着你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