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谢客?连朕也不见?没有人教过你规律,宫妃要自称臣妾吗?你哪来的胆子,无视宫规!无视朕!”燕云帝看着毒药,怒气冲冲的吼道。

  吼的宝儿立马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皇上息怒!娘娘没这个意思!”

  “她没有嘴吗?要你回答!来人拖出去杖毙!”燕云帝看着毒药毫无反应,反倒是这个宫女来替她回话,怒气更盛,将无处发泄的火,发在了宝儿身上。

  宝儿吓得脸色苍白,不敢求饶,只能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双眼失去了对生的渴望。后宫中的宫女就这样,尤其是皇上发话,她知道以毒药的性格绝对不会为自己求情,可是自己不怨,在这后宫中本就是这样怨不得别人。

  宝儿看了一眼跪在她旁边的毒药,毒药不知想着什么低着头什么也不说,可是即使这样,宝儿这不曾想要怪毒药,她知道药嫔娘娘的性子就是这样,不会表达。

  两名侍卫走上前,拖起宝儿,正准备将宝儿拖走。

  “放下她。”毒药开口,语气平缓沉稳。

  毒药开口让两名侍卫不知该怎么办,他们互相看了看对方,随后将目光看向燕云帝。

  “陛下,这……”

  燕云帝抬起手,示意侍卫停下来,他看着跪在地上的毒药,唇角轻勾,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从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毒药,竟然会为一个认识不久的小宫女求情。

  “你打算替她?”

  毒药抬头双眸死死盯着燕云帝,在与燕云帝对视那一刻,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情愫,虽然很快,但是还是被燕云帝眼尖的捕捉到。

  “是!”毒药看着燕云帝,郑重的说道。

  燕云帝微微一笑,蹲在毒药身前,用手抬起毒药的下巴,让毒药与自己对视。

  “朕要你回答朕之前所问的问题,不然无论是你,还是她都得死!”

  毒药垂下眼眸,自己死无所谓,没必要牵连宝儿。

  “闭门不过是属下喜静,自称……的确没有人交过属下!”

  燕云帝放开毒药的下巴,起身负手而立。他背对着毒药笑了笑!缓缓开口。

  “既然如此,你就去天牢中安静去吧!没人教你礼数?那朕就让人去天牢中教你!还有这名宫女一同去天牢中陪你,要是你一天学不会,她一天就受一种刑法!要是你两天学不会那她就受两种刑法,以此类推。她的死活可就系在你头上了。要她生,还是死,就看你了。”说完燕云帝负手离去,两名侍卫也丢下宝儿,跟在燕云帝身后一同离去。

  宝儿流出了眼泪,她跪在毒药身旁,哽咽道“娘娘你何必为了奴婢这不值钱的贱命顶撞陛下啊,那天牢不是您待的,您何必为了奴婢去受那种罪。奴婢去求陛下。”说着宝儿站起企图跑出去。却被毒药紧紧的拉住了手腕。

  0最?~新7r章》√节上rG酷W匠网

  毒药拉着宝儿的手腕,站了起来。

  “死人堆我都待过还有什么地方不能待。走吧!”

  宝儿知道,毒药虽然不多说,可是毒药的心中是有自己的。想到这,宝儿的流出两行热泪。她连忙跑去收拾好一个小包袱,跟在毒药身后。

  毒药看了看宝儿,向天牢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