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五以后,你便是朕的药嫔娘娘!
  最!新章4!节“*上《k酷匠◎网

    毒药抬头看着燕云帝,她没想到,他会这般说。

  “属下忘记了许多事,不明白陛下说什么。

  毒药在燕云帝面前装糊涂,她明白有些事在她短暂剩下的生命从未发生过,也不能发生了,也许是经历过生死,现在的毒药已经不想,或是说不敢再奢望些什么了,她只想安安静静的用最后的时间守护他。

  她在说谎!燕云帝一眼便看出来了,不知为何燕云帝有些恼怒,他不知道有些东西正在悄无声息的变质,他认为,既然毒药与自己发生过肌肤之亲便是自己的女人。所以毒药要懂得妇道,还要有身为自己女人的自觉!

  “忘了?你想欺君罔上?”

  毒药连忙跪下。

  “属下不敢!”

  燕云帝不怒反笑,他挑起毒药的下巴,让毒药正视自己的目光。毒药垂下眼眸故意躲避着燕云帝的眼睛,她不敢看着燕云帝的双眼,她害怕看见燕云帝眼中的自己。

  “睁开眼!看着朕!”燕云帝手上一用力,故意捏疼毒药。毒药睁开眼看着燕云帝。她不知道燕云帝现在在想什么,她只知道,她怕。

  “不敢?呵呵~朕看你敢的很!”燕云帝语气中透出丝丝怒意,对小七她就是如实回答,对自己却是刻意隐瞒。

  毒药小心躲避着燕云帝的眼神,一旁的烛火由于没有人添灯油的原因渐渐有些暗淡。

  暗淡的灯光,还有毒药的神情让燕云帝怒火中烧,他紧紧的捏着毒药的两鄂,眼中充满了怒气。突然,他脑中闪过一个主意,他看着毒药,另一只手揽过毒药的细腰,让毒药紧紧贴着自己身体。

  “既然你忘了,那朕让你回忆回忆可好?”

  这一刻毒药慌了,她使劲想推开燕云帝,结果却被燕云帝紧紧抱在怀中,动不得分毫。

  “怎么了?害怕?朕有那么可怕吗?”燕云帝戏虐的看着毒药,他要他要让毒药知道自己是她唯一的男人!她只能听自己的!

  毒药不敢出声,手上使劲推着燕云帝,在他怀中,毒药很不安!

  看着不断挣扎的毒药,燕云帝小腹下方有一阵热流,这一刻他很想吻毒药,他怎么想,这怎么做了。

  毒药突然被燕云帝吻上,一下子愣住了,她脑中一片空白。

  燕云帝尝到毒药嘴唇的味道,感到有些满足,他离开毒药的唇,用手细细描画着毒药的眉眼,相似描画着一件绝世珍宝般。

  对于燕云帝突如其来的温柔,毒药有些惊讶,这一刻毒药相似呆傻了般站着,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在做梦,可是自己从不会做这种奢望的梦。燕云帝与自己而言,就连做梦都是一个奢望。

  看着毒药的神情,燕云帝有些不满只是这一点点满足,他想要更多!

  想到这,燕云帝一把抱起毒药,朝床边走去。他知道这一夜会很美好!

  凤鸾宫

  “娘娘,已经不早了。看来陛下今夜政务繁忙,估计来不了吧。你还是早些歇息吧!”大宫女百合对着站在窗旁的云皇后说道。

  云皇后看了一眼百合,没由来的叹息一声,不知怎的,她今夜有些心绪不宁。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唉~芍药回来了吗?”

  百合正要回答,只见芍药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参见娘娘!”

  云皇后看着芍药有些激动,开口问到“陛下今夜去了哪里?”

  芍药眉头一皱,想了想开了口。

  “陛下今夜在芙蓉宫的偏殿睡下了。”

  云皇后拍拍胸口,有些放心,还好不是去了其他妃嫔的宫中。

  “也许是陛下思恋母妃了吧。”

  芍药有些为难,但是还是开口回道“听说今夜芙蓉宫的偏殿住了一个女暗卫,是陛下钦点她住在芙蓉宫的,而且今夜陛下是在她那歇下的。”

  听见芍药的话,云皇后脸色唰一下便白了。

  女暗卫?难道是她?毒药?她活着回来了?那种情形她还能活着回来?她对陛下的爱意自己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她回来了,对自己而言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那个女暗卫叫什么名字!”

  芍药想了想,回道。

  “似乎是叫什么毒药,对好像就是叫毒药!”

  云皇后不由的退了几步,那日燕云帝说出的话到现在自己还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努力让燕云帝喜欢上自己,就是为了这个皇后之位!她不允许有任何人威胁到自己!

  想到这云皇后紧紧的捏着手中的绣帕。

  燕云帝看着身旁沉沉睡去的毒药,心中突然很满足,毒药是自己的!谁都不可以觊觎!尤其是小七!想到这燕云帝紧紧的搂住毒药!

  许是燕云帝楼的有些紧,缓缓的毒药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在燕云帝怀中,吓了一跳连忙往床里退。燕云帝一把拉住毒药的手。

  “你要退到那去?”

  毒药想到锦被下自己与燕云帝一丝不挂的身体,双颊泛红,不敢说话。

  燕云帝看着自己手中毒药的手臂,突然想起她手上的烫伤,只见除了烫伤之外,手臂之上还有一个骇人的疤痕,看的出来那里曾被剜去过一块皮肉。而那个位置,如若燕云帝没猜错的话,那里便是毒药守宫砂曾在的位置。看伤痕来看,有一段时间了。是不是那夜?

  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燕云帝紧紧的拉住,毒药有些不适,悄悄的想把自己的手抽回,可是才一有东西,又被燕云帝紧紧拉住,燕云帝看着毒药,缓缓开口。

  “那到疤痕,你自己剜的?”

  毒药抬头看着燕云帝盯着自己手中的疤痕,心下一惊。连忙否认道。

  “不是!”

  燕云帝放下毒药的手臂,专注的看着毒药。

  “以后,你便是朕的药嫔娘娘!就住在这芙蓉宫。”

  既然毒药是自己的人了,那自己就不会让她在受一点伤。这就当作是自己对她的补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