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城墙之上,看着渐渐落下夕阳,纵然是动人的美景也无法掩盖小七心中的落寞,毒药已经去了四天,可是还是没有回来的踪影。自己每天都来这等,他希望能让毒药回来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可是他知道,陛下给的所谓的机会不过是一个让自己死心的机会罢了。可是自己还是不愿放手,还是希望能在争取一次。

  与此同时皇宫,燕云帝看着落下的夕阳,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只剩最后一天,可是毒药还是没有学会做江枣糕,小七朕看你和谁来求朕赐婚。”

  入夜岷江鸿雁楼的后厨,所有人都早已睡去,但是有一个人依旧忙碌着。

  “将面和枣泥和在一起,搅匀加入少许水,放入少许糖,蜂蜜……”毒药絮絮叨叨的说着手上却不停歇。将江枣糕上锅开始蒸,眼睛一刻也不离开火。这几日来自己几乎不眠不休,可是却总学不会什么,无意中发现糕点师傅与掌柜故意在拖延自己,至于为什么拖延自己就不得而知。所以每次自己除了跟着糕点师傅学之外,还偷偷在暗处看着他怎么做然后将步骤记下,在等无人时自己在多加练习。这次她也记不住是第几次做,毒药只知道,若是在失败自己还会重头在再来!

  许久毒药打开蒸笼一股枣香扑面而来,拿起一块江枣糕,轻轻一吹,然后放在嘴边咬一口,闭上眼想了想自己尝到糕点师傅所做的味道。

  “味是这个味,可是好像少了什么?”盯着那块枣糕端详许久。

  “到底少了什么呢?”

  脑中回忆着糕点师傅做的步骤,自己明明是照着他的步骤一步步来的,到底少了什么?

  .酷uB匠u网ZF唯一Y正0√版S,f其他|都是j.盗版_I

  就这样,毒药想了一夜,依旧没想到。糕点师傅推开后厨的门,看见毒药拿着一块枣糕在思索,走上前拿起蒸笼中冷掉的枣糕尝了尝。眼珠一转,这味是有七八分足了,少了的那几分估计就是差那东西了!糕点师傅没想到的是即使自己没亲手教她,让她和面也和了几天,没想到,她自己晚上自学也能做成这样,倒是不错,不过为了掌柜的银子,他不能让她走。想到这糕点师傅将口中的枣糕吐了出来。

  “你做的这是什么?枣糕不像枣糕,糕点不像糕点的,这不是浪费材料吗?”

  毒药看着糕点师傅,眼中透露着杀气,明知他是故意拖着自己,自己已经忍了许久。拔出腰间的匕首,架在糕点师傅的脖子上,微微一用力立马出现了一道血痕。

  “说,这枣糕之中还差了什么?是什么人叫你拖住我的!不说我杀了你!”

  糕点师傅的心几乎要跳出胸口,他为了留住这个满身杀气的姑娘,天天不是拔刀就是拔剑的,他容易吗?眼泪几乎要流了出来。他哀求的说道“姑娘啊,这不是差了什么的问题,这是你手艺不到家,我当初说了,做这个江枣糕看的是天分,你没有天分关我什么事事?还有我没拖住你啊,姑娘你误会了!”

  糕点师傅说着说着,眼泪在他肥肉横生的脸上就躺下来。让毒药看着一阵恶心!

  想起小七的请求,她将匕首有推进了几分“再不说,本姑娘的匕首可不长眼睛!说不说!”

  糕点师傅感到颈见的疼痛,心中那个苦啊,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听人吩咐办事的,为啥每次都是自己被刀架着。不行,他不能让自己一个人受这个罪。

  “姑娘,不是我不说,是我家掌柜不让我说。”

  “哦~”毒药眉毛一挑然后说道“那就跟我去见你们掌柜!”

  说着架着糕点师傅,一步一步的走向大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