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暗统看着你长大,你对药儿的情意我是知晓的。”暗统看着小七,缓缓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小七看着暗统,脑中闪过毒药的面容脸不由的泛起绯红,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

  “暗统希望你去求陛下赐婚给你和药儿!”暗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不希望自己的徒儿毁在情爱之上。

  “赐婚?药儿应该不会同意的!”小七很明白毒药的性格,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药儿从小无父无母,是我一手抚养长大,我便是她的父母,我的话,她必须听!你照我所说的去办吧!”暗统斩钉截铁的说道。

  小七本来还有顾虑,看着暗统斩钉截铁的样子,点点头。

  “陛下,微臣有一个请求望陛下成全!”小七跪在大殿之上,字正腔圆的说出来,他不知道陛下是否会同意,但是自从和暗统谈话之后,想起毒药只有一年的寿命了,他希望能在她最后的日子,给她一个女子可以享受的幸福。

  燕云帝看着跪着的小七,这是他成为明卫后第一次对自己有所求。便起了兴趣。

  “哦~说说看是什么请求。”

  小七抬头看了燕云帝一眼那日燕云帝对毒药说出那话时,自己也在场,可是一想起毒药的面容,小七下定决心说道“微臣求陛下为微臣与毒药赐婚!”

  听见小七的话,燕云帝批阅奏折的手停了下来,他看着跪在下方的小七,毒药,自从那日回来后,再也没人在自己面前提过这个名字了,想起那日毒药转身时的那种赴死的毅然决然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当时自己说出的那个承诺,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说出口的。现如今她真的活着回来了,等来的不是她向自己提出成亲的她,而是来求赐婚的小七。当时的话小七不可能没听到,为何他敢来求自己赐婚?这一刻,燕云帝不知怎的看着跪着的小七很碍眼!

  “她活着回来了?”

  小七有些错愕,低头回道“是,她会来了。”

  对于跪在地上的小七,燕云帝越看越不顺眼。没好气的道“见她来见朕,至于赐婚之事改日再议!”

  小七无比迷茫,为何刚刚明明还对自己喜笑颜开的陛下突然好想很厌恶自己。

  “臣遵旨!”

  说着一脸茫然的离开御书房。

  看着小七离开的背影,燕云帝有些烦躁,抑制住自己的烦躁感,继续批奏折。忽的燕云帝拿起一本奏折狠狠的砸在地上。

  “这些大臣是怎么回事,一本奏折就不能好好写字吗?朕是批阅奏折不是欣赏书法!来人!将这些奏章全部发回,让所有大臣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写,写不好的那朕便换会写字的来!”

  门外的小太监战战兢兢的将案桌上的所有奏折全部收走。

  “暗卫毒药,参加主子。”

  毒药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上,让燕云帝微微一惊,很快又镇定下来。燕云帝看着跪在下方的毒药,气不打一处来。

  “为何回来了,却不来见朕?”本欲开口训斥的话说出口却变成了责怪。

  听见燕云帝的话毒药微微有些错愕,她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燕云帝马上又低下来。

  “属下已去暗统处报道。”

  暗卫的可悲之处便在于若在任务中死去,那边消散与时间,不会有人在记起。如若九死一生活着回来,只用去统领处报道就可,主子若是记起你,那是你莫大的福气,若是从未知道有你,那也是你的命!

  燕云帝被毒药的话堵住了接下来想要训斥毒药的话。沉默了一会,他无奈的开口道。

  “小七请朕为你两赐婚,你觉得如何?”

  毒药猛然抬头,赐婚?自己怎么不知!

  “属下不知。”

  燕云帝很满意毒药的态度,看来一切都是小七的自作主张。

  “还记得朕说过的话吗?”不知怎的燕云帝突然想起自己曾说过的话,他想知道毒药是什么态度。

  7更5%新}最快上'o酷匠}网{

  “属下受了重伤,被人所救,醒来忘却了很多事。”毒药撒谎了,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撒谎。害怕被燕云帝发现,她将头故意埋得很低。

  看出毒药的异样,燕云帝有些微怒,他能感觉得到毒药再骗他!

  “抬头看着朕!”

  毒药有些犹豫,却还是缓缓的将头抬起。当目光与燕云帝对视那一刻,毒药的心颤动起来,除了那夜,这是她和他第一次面对面目光对视。

  毒药抬起头,眼中好似有流光浮动,不知何时眉间多了一点朱红,竟有些显得楚楚动人。这是燕云帝第一次仔细观察毒药。毒药很少有任何表情,除了冷冷的表情,好像再也没见过她有什么表情,那夜燕云帝残留的记忆很少,不过他却清晰的记得她好像哭了。

  “那你还记得什么?”燕云帝开口问道,他想知道毒药看着自己是否还会说谎。

  “属下只记得,效忠主子,其他一律都全然忘记!”毒药不卑不亢的回道,像是回答燕云帝又像是在警醒自己。

  燕云帝听完毒药的话,怒极反笑,他看着毒药自己问她是给她一个让自己实现诺言的机会,没想到毒药如此有‘自知自明’!

  “下去吧。”他克制住自己的怒意对着毒药冷冷的说道。

  毒药看了燕云帝一眼。随后消失在大殿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