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晴初春,纯色正好,七皇子悠然的游走在园中,他想不起什么时候来过这个园子。不过在这里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看L正J@版wO章节¤O上H'酷匠^网`V

  一阵阵桃花香伴随着春风飘入鼻中,让人感到沁人心扉,追随这浅浅的花香向着一条幽静小道向前走着,渐渐的除了花香还有着动人的琴音流向自己的双耳。嗅着花香,听着琴音七皇子感到无比的惬意。似乎好久没这样了!

  寻着琴音找到一片桃林,桃花开的甚是美艳,一名男子背对着七皇子弹奏着琴曲,许是感到他的到来,手指轻抚,指尖缓缓流出一曲凤求凰。不知为何这曲调带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

  良久曲终,男子抱起琴,缓缓的转过身,带着满满的爱意注视着七皇子。

  七皇子被吓退几步,有些说不出话来,但是他还是说出了那两个字“温言!”

  男子笑笑,看着七皇子“殿下,我心悦与你。”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七皇子磕磕巴巴的说出心中的疑问。

  男子听后恍然大悟,然后对着七皇子浅浅一笑“是啊!我已经死了。”

  他笑着笑着鲜血从眼中流出,与他洁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桃树也瞬间枯萎,刚刚春光满满的园中立马失去颜色,所有一切带有生命的植物全部枯萎。

  见此七皇子慌忙向后逃去,没想到男子却紧跟其后,他伸出鲜血淋淋的手对着七皇子的方向,他用极其幽怨的语气缓缓的说道“殿下,温言心悦与你。”

  “啊~”

  七皇子猛然坐起,环顾四周,发现是在自己房中,喘着粗气。抹去额上的冷汗“又做梦了!”

  想了想,起身下床,扯过一旁的外衫披在身上,走出房门。

  月上枝头,除了守夜的侍卫,七皇子府中所有人都以沉睡。

  七皇子游走到花园之中,仰望着夜空中的明月,心中不知为何多了几分空虚感。手摸着胸口的位置喃喃自语道“他死后,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温言对自己的感情,自己能感觉的到,那种感觉很热烈像火一般,可是自己知道皇位是不会允许一个龙阳皇子坐上的,江山美人,他生来就是为了江山,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选择江山,温言要怪就怪自己,他的死。是他自己害的。想到这七皇子心中放开了许多。

  他转身打算回去休息,一阵琴音传入他的耳中。他不禁站在那,细耳聆听。忽的他脸色发白,刚刚梦中的琴音与现在自己听到的一模一样。

  这琴音忽高忽低,忽快忽慢,一如他梦中所听到的,他站在那,自己是否该如梦中一般去寻找琴音的来源?他向来不信神鬼之谈。想到这,他寻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本殿下就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

  离琴音越来越近,园中的景象越来越苍凉。良久七皇子来到一个破旧的亭子前,他不记得七皇子府什么时候有那么一个苍凉破败的亭子了。不出所料一名男子背对着七皇子弹着琴。动人心弦的琴音从他指尖宣泄而出。听到七皇子的脚步声他停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七皇子发问,现在的场景与梦中极其相似,让他心惊!

  那人轻轻笑了起来“殿下,是我啊~”那人转过身,虽容貌倾城却面无血色,眉间弥漫着一股鬼气,身上散发着一种死亡的味道。那人明明就是逝去的温言!

  “你不是死了吗?”七皇子不禁问出梦中所说出的话。

  温言浅浅一笑,双眼无神的望向别处,“是啊~我死了。你知不知道棺材里很冷!地府好恐怖!我很孤单!为什么我死了,你还活着?你为什么不来陪我!”

  他的声音透着凄凉,空洞,让七皇子不禁后背发凉,七皇子稳定心神质问着温言“那又怎样!要怪就怪你不知好歹!怪你爹投靠本王的四哥与本王为敌!本王现在要看看你是人是鬼!”说着一掌劈向温言。可是却劈了个空。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你会不得好死!”空中传来一段凄凉之音。

  七皇子听后放声大笑“是吗?那本王等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