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中,温妍脑中不停闪现自己死前的所有场景。手一下一下的梳着三千青丝,看着镜中的自己,自嘲的一笑。她后悔了,她后悔重活一次,是啊!她后悔了,人死了,本就该尘归尘,土归土,自己为何还是不甘心!重活一次!自己又得到什么?想到这,温妍嗤嗤笑了起来,她怜悯曾经的自己!嘲讽现在的自己!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过脸颊。她摇摇头,手中力道不自觉的加重。

  ‘啪’的一声,手中精致的桃木梳应声而断,断裂口的木刺,刺入洁白如玉的手中,鲜红的鲜血缓缓流出,滴在大理石的地板上,一朵朵妖艳的花随之绽放!

  不顾手上的伤,温妍直勾勾的盯着镜中的自己,伸出手将头上的珠钗一点一点的摘下,整齐的放在梳妆台上,将自己的秀发散开,长长的披在肩上,洗去脸上的妆容。换上一袭白衣。她凝望着镜中的自己,对着镜中的自己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从今往后,温妍立誓,白日为人,入夜为鬼!七皇子,你负我的!此恨入骨仇难消!我定要你付出代价!若违此誓!天诛地灭,永不超生!”

  入夜京都中一片寂静,一名白衣公子落寞的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他缓缓转过身,面无血色双眼无神,忽的他浅浅一笑。殷红的鲜血从他漂亮的口中流出,滴在他洁白的衣服上,开出朵朵妖艳的血花。他微微张来漂亮的嘴唇,幽幽的唤道“殿下~”

  七皇子从梦中惊醒,不知怎的他竟然梦见温言,额头冷汗直流,他喘息未定,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

  “殿下~”

  七皇子吓得从床上摔了下去,只见一只洁白无暇的手掀开床帘,一个女子睡眼惺忪的看着七皇子“殿下,你怎么醒了?”

  七皇子回过神看着女子,才想起这是府中一名姬妾,想到刚刚被她吓了一跳,心中不免有些怒火,他站起身,瞪着睡意朦胧的姬妾道“滚出去!”

  那名姬妾有些迷茫,轻轻的拉着七皇子的衣角,无辜的看着七皇子,双眼似乎能泛出水来“殿下,是妾服侍的不好吗?”

  看着她的眼睛,七皇子想起当初收她做姬妾是就是因为这双能泛出水来的桃花眼。看着看着,他不禁的将温言的脸与她的脸重合起来,发现她的眼睛,与温言的一模一样!

  看着她的眼,想起刚刚的梦,不禁冷汗直冒,使劲将姬妾甩开!

  “不要等本王说第二遍!”

  感觉到七皇子的怒火,姬妾连滚带爬的离开了七皇子的房间。离开时还不舍的望了望七皇子。

  那名姬妾走后,七皇子无力的坐在床边,他揉揉头,他感觉的到自从温言死后他除了刚开始有那么一点舒畅以外,其余的就是莫名的厌烦还有狂躁,他不知道,他到底失去了什么?

  平躺在床上,脑海中回忆起第一次看见温言时的场景。

  那是他第一次去温府,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美人坐在湖边,嗤嗤的笑着手中拿着一株刚摘的桃花。那好像一副春日美人图,让自己不由的看的呆了起来!可谁想一名丫鬟跑了过来,拉起美人嗔怪道“公子!今日七皇子来府中做客,夫人说了,不许你穿女装!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公子?一道惊雷狠狠的劈在自己的头上,她是男的!

  E6看◇正¤|版j?章节rk上$酷《f匠'(网《;

  从那之后自己就对这位温公子敬而远之,可是后来为了温家的兵权自己就慢慢接近那位温公子,曾记得一次开玩笑自己曾说过“温言,若你身为女身,我定会娶你!可是,这么一张脸,怎么会是一个男子呢?”其实只有我知道,这也许是我的一个遗憾吧!

  可是从那以后,与我相见,温言必着女装,刚开始我知道我心中也是欢喜的,可是后来竟传出我与温言乃龙阳。若传到父皇耳中,皇位必与我无缘!为此我越来温言越为厌恶!无论人前人后,我必表现对他十分厌恶!现在摸着心口,那时的他亦是难受的吧!

  想到这,七皇子长长的叹口气,盯着床顶自言自语道“温言,若你是女子,我真的会娶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