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儿早早便来向青姬辞行,不知为何,离开将军府的香儿总觉得她好像要错过什么,这种错过将是一辈子!

  香儿走后,青姬走到厨房,今天她要做一道李浔阳很喜欢的甜食,百合莲子羹,在厨房忙碌许久青姬将百合莲子羹抬了出来,一步步走向大厅,她知道,今天,李浔阳定在大厅等自己。

  走到大厅,李浔阳坐在高位上看着自己,青姬莞尔一笑,今日青姬长发绾了一个流云髻,上好的羊脂玉所制的流苏簪斜插在发间,精致的脸庞上了淡淡的妆容,一袭鹅黄色的纱裙裹着姣好的身姿,一种婉约的气质衬的青姬更加动人。

  可上座的李浔阳却变了脸,青姬这身打扮,就如当年的顾暖暖一般,他恍惚中好像看见顾暖暖向自己走来。

  “将军,我美吗?”

  青姬走到李浔阳面前,笑面如花的看着李浔阳。

  李浔阳楞了下,摇摇头“下次不要这样穿了,不好看。”

  青姬点点头,将手中的百合莲子羹送到李浔阳嘴边“李郎,这是我为你熬的百合莲子羹,你尝尝。”

  青姬这一声李郎,勾起李浔阳心中的记忆,那时候顾暖暖也唤自己李郎。可是李浔阳却很喜欢青姬这样唤自己,想着李浔阳接过青姬手中的百合莲子羹,几口便将它吃完。

  “对了,昨夜有人看见有只海东青飞进了暖春阁,不久又飞出去,你可知道。”

  青姬笑着看着李浔阳“知道啊,那是我唤来的。”

  “你!你可知道海东青是东蛮国传递消息的工具,要是让人看见,会检举我通敌!”李浔阳站了起来,有些生气的等着青姬。

  青姬抬头看着李浔阳露出一抹微笑“知道啊,我还在海东青脚上绑了一封通敌信!”

  “你!”李浔阳生气的一巴掌打向青姬,青姬被打趴在地上。然后抬起头笑着看着李浔阳。

  “你真的是细作!”

  青姬摇摇头“我不是细作,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李浔阳直勾勾的看着青姬的眼睛,忽然间明白过来,为什么第一次看见她的眼就感觉很熟悉,这双眼和顾暖暖一模一样!“你是顾暖暖的家人?”

  “呵呵呵,难得将军还记得她,不过我不是顾暖暖的家人,我就是顾暖暖!我从地狱爬出来找你们了!哈哈哈”青姬死死盯着李浔阳,眼中嘲讽之意明显。

  “不可能!”李浔阳吼道。

  “你难道没有感觉,你身体有什么异样吗?”青姬不屑的看着李浔阳,冷冷道。

  听青姬一说,李浔阳感觉胸口疼痛万分,一股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李浔阳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李浔阳捂着胸口,指着青姬不敢置信道“你给我下毒!”

  青姬从地上站起,看着李浔阳痛苦的捂着胸口,眼中满是诧异的看着自己。

  “李郎,被所爱之人亲手下毒,感觉是不是很疼?是不是很难受?”

  4k酷j(匠'网●唯l一正版p,s其$他…都#G是盗版

  李浔阳看着青姬摇摇头“你不是她,你到底是谁?”

  “呵呵,到了现在你还不愿意相信吗?我就是顾暖暖,那个曾经为了救你毁容的顾暖暖,那个被你厌恶的顾暖暖,那个傻傻爱着你,却已经死去的顾,暖,暖。从地狱爬回来的是青姬!”青姬一字一句的说着,却字字冲击着李浔阳的内心。

  李浔阳胸口很疼,不知是青姬下的毒的痛,还是被所爱之人投毒的痛,疼的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眼前有些模糊,分不清站在眼前的是顾暖暖还是青姬。“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为什么!”李浔阳最后吼出来,青姬却冷冷的看着他。

  “爱?当初顾暖暖也很爱你,为了你与家人决裂!为了救你毁了自己的容貌!你对她有一丝丝怜惜或者同情吗?现在你来跟我说爱?你不配!”

  “时间到了。我来取我的东西了。”一名紫衣女子打着一把玉伞缓缓走了过来,明明距离还很远,但是青姬和李浔阳确将她的声音听的很清楚。

  青姬无力的看着白帝“是啊,时间到了!”

  “原来,你和白帝做了交易。”青姬转过头发现原来清微一直在不远处站着,他嘴边挂着无奈的笑容,这一刻青姬知道原来清微从未信过自己编的谎话。

  李浔阳听见清微的话,看向白帝,口中喃喃道“南冥的白帝上尊。”

  青姬看着不远处的清微,苦笑道“是啊。我和白帝做了个交易,现在时间到了。她来取走她该拿走的东西。”

  李浔阳看着青姬注视清微的眼神,那种泛着三分爱意七分无奈的眼神,是他从未在青姬眼中看过的,原来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她从未对自己动过一丝感情。想到这李浔阳笑了起来“原来,我才是最傻的那个人。”

  青姬听见李浔阳的笑声,看也不看李浔阳,只是静静的盯着清微,她想在最后的时间,把他永远记在心中,可惜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

  突然,李浔阳对着清微道“堂弟,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清微听后疑惑了一下,然后走向李浔阳。

  一旁的青姬总感觉有什么不同,她看见清微顺着李浔阳的声音走到了李浔阳身旁,摸索的坐了下来。这是青姬看见李浔阳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刺向清微。

  “我得不到,你也不可能得到!”李浔阳疯魔般的喊到,可是他却看见青姬扑在清微身前,为清微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刀。

  青姬用最后的力气将李浔阳推开,厌恶的看着李浔阳“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便是瞎了眼,看上你!”

  李浔阳看着青姬身上的匕首,听着青姬所说的话,李浔阳失神了。他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自己竟然想杀和自己从小到大的堂弟,结果刀刺在了自己最爱的人的身上。

  清微感觉道熟悉的气息扑在自己的身上,又听见青姬的话,便明白扑在自己身上的是青姬,他抱紧怀中的人道“青青!”

  青姬无力的躺在清微怀中笑笑“青青只是我编来骗你的名字,你还真信!”

  清微笑笑“这是你告诉我的名字,我不知道谁是顾暖暖,不知道谁是青姬,我只认识你,只认识青青。”

  青姬感到血液的流失,她无力的笑笑“要是我早些认识你该多好。”

  清微想说着什么,青姬却用手指,封住他的嘴,他感觉但手中开始湿润,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他有一种很不详的感觉。

  青姬躺在清微怀中,看着不远处的白帝虚弱道“我……可不可以……请求您……把我的眼睛拿给他!”

  白帝看着她,“弄坏了我一张人皮,还对本尊请求,你觉得本尊会打答应吗?”

  青姬摇摇头“我知道……我提的要求过分了。但是……我求求你。”

  清微不停的摇头,不知怎的他很怕能看见“我不要,我不要!”

  白帝默默的看着青姬“你们凡人就是麻烦!”说着手虚空摸过青姬的眼,最后再扶过清微的眼。青姬感觉眼前一片黑暗,她知道她赌对了。

  清微眼前渐渐明了,他看见青姬腹部开出一朵血色的花,她脸色苍白,双眼无神的看着他。他的眼中流下一滴泪水,打在青姬脸上。

  青姬无力的笑笑“下雨了吗?我怎么没听见打雷的声音。”

  清微将眼中的泪水逼回去,“是啊,下雨了,一会就有打雷的声音了。”

  青姬摸索的抓住清微的手“答应我,带着我的眼睛去看青山绿水,云起云落,去看一切美好的东西。然后娶一个美丽的姑娘,幸福的过一辈,好不好?”

  清微摇摇头“不,我要你和我一起去看,我还没对你说,其实我第一次遇见你,就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东西。所以我不用看。”

  青姬扯扯嘴角,她想笑一个最美的笑容给他看,可是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抓住清微的手也越来越无力,最终狠狠的摔在清微身上。

  当青姬手落下时,她眉间那一点朱砂开始散发红光,连同青姬的身子也开始散发红光,渐渐的青姬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一点点消失,眉间的朱砂渐渐变成一颗透明的珠子,当青姬消失不见,珠子飞向白帝,白帝接过珠子转身便走。

  “等等。”清微站起来对着白帝叫到。“把她留下!”

  白帝停了一下,不管清微在身体如和叫喊,向外走去,不一会就看不到白帝的踪影。

  清微试图追上去,可是渐渐的却看不见白帝的身影。但是他依旧不停歇的追着,他要追回那个他心仪的姑娘。带她去看青山绿水,云起云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