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别走那么快,奴婢跟不上了”香儿在青姬身后可怜巴巴的说着。

  青姬停下来,看着香儿“香儿,我留在这的时间不多了,我要加快动作了,不然我怕我会因为一些事一些人放弃我该做的事。”

  香儿大惊,她一直都知道青姬夫人要做什么,自从青姬夫人救下自己后,自己就决定要一辈子跟随青姬夫人“夫人您去哪,香儿就去哪!”

  青姬看着香儿这个傻姑娘,摇了摇头“我去的地方,你去不了。你要有自己的生活,你将来回遇见一个对的人,然后和他成亲。”

  香儿摇摇头“纵然我要成亲,我也要夫人看着我成亲!”

  青姬笑笑“傻姑娘,你比我好太多,你还有时间还有青春,不像我在对的时间认识错的人,在错的时间认识对的人。”

  香儿还想说着什么,但是青姬却不再给她开口的机会,看着她道“你去买一只海东青,云阳城里买不到,你得去关外买,我会说你回家探亲去了。”

  4R酷!a匠/网p正版‘`首kf发“

  “海东青?买那东西干嘛?”香儿不解的看着青姬,眼中充满疑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青姬买了个关子笑盈盈的看着香儿。香儿颔首称是,便目送青姬离开,青姬走远后香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忘了问刚刚夫人为什么走那么快了。

  青姬走到李浔阳书房前,冷冷的看着空无一人的书房,脑海中还清晰的记得那时李浔阳在书桌前办公,吴若雪一脸温柔的为李浔阳研墨,而自己就只能可怜的在窗外凄凉的看着他们,还要接受着吴若雪是不是投过来得意的目光。那时吴若雪打着李浔阳义妹的名号午夜还和李浔阳独处一屋,没有人会觉得他们有失礼仪,只会觉得自己是个妒妇。想到这青姬一把推开书房门,走了进去。

  坐在书桌前,青姬拿起笔,在纸张上刷刷写了起来,不一会青姬停下笔,吹干墨迹。仔细看这是一封通敌信,信上的字迹与李浔阳同出一辙,几乎看不出其区别。青姬拿起一个信封,将信仔细装好,放入衣袖之中。然后又拿起笔,在纸上写了起来,随后又用一个信封装了起来,随后收拾好一切,准备起身离去。

  “你在这干嘛?”李浔阳站在书房口,质问道。

  青姬早就知道,当自己走入书房时便会有人去通报李浔阳,面上露出一副躲闪的样子,将手中的信封躲在身后“我……我没干嘛!”

  看青姬躲闪的样子,李浔阳想起属下曾说过青姬好似凭空冒出,身份可疑,难道她是细作,想到这李浔阳心中一疼,自己以倾心相付,若她真是细作,那自己该怎么办“拿出来!”

  青姬摇摇头。

  李浔阳更加疑惑“你真是细作?把身后的信拿出来!”

  青姬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浔阳“将军!你说我是细作?你怎么可以这样!”

  李浔阳不说话,冷冷的看着青姬,眼底尽显心痛。

  见李浔阳不语,青姬走向前,狠狠的将手中的信使劲摔在李浔阳的脸上“我讨厌你!”说完推开李浔阳哭着跑了出去!

  李浔阳有些发愣,想要去追青姬却看见掉在地上的信,弯腰将信捡起。拆开只见信纸上娟秀小字写着一首诗“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青儿赠浔阳。”

  见此李浔阳狠狠的拍了自己一下,自己误会青儿了,想着大步跑出去。

  青姬跑回暖春阁,对着一旁的丫鬟道“关门,谁也不许进来!”

  丫鬟吓了一跳,弱弱的道“将军呢?”

  “特别是将军,不许进来!”青姬说完走进房间,立马关上房门。从袖中将第一次写的通敌信拿出来,藏起来。

  “还好我早有防备。”

  随后又拿起绣帕,嘤嘤哭了起来!

  李浔阳追到暖春阁,就听见青姬哭的伤心,敲敲门“开门是我!”

  门后的小丫鬟弱弱的道“将军,夫人吩咐说不许任何人进来。”

  听见小丫鬟的话李浔阳暗道不好,真生气了“我可是将军,开门让我进去!”

  门后的丫鬟被惊的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夫夫人说,说特别是是是将军您,不不不许您进来。”

  “……”李浔阳不知要说什么,无奈的站在门口,叹口气大声道“青儿,是为夫误会你了,你出来好不好?”

  “我是细作,将军把我抓走好了!”青姬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哭诉着。

  听的李浔阳心中无比愧疚“青儿,为夫真的错了,让我进去好不好?”

  青姬一句话也没回答李浔阳,场面安静许久,突然丫鬟打开门,李浔阳以为青姬原谅他时,丫鬟急匆匆的开口“将军,夫人她要自尽,她说您说她是细作,那让她这个细作去死吧,您快去救救夫人吧!”

  听见丫鬟的话,李浔阳一把推开丫鬟,冲进房门,只见青姬以吊在横梁上,脸色发紫,李浔阳将一旁桌上的茶杯摔碎,将碎片打向吊着青姬的白绫,然后接住落下的青姬。

  青姬满面通红,美丽的脖子上有着一条醒目的红痕。看着是李浔阳救了自己双眼泛出泪来,想使劲推开李浔阳,却被李浔阳紧紧抱在怀中。想开口说话,却被李浔阳打断。

  “不要说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不要说话,静静听我说。”

  青姬扭过头,不想看李浔阳,李浔阳叹口气“我……是我错怪你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死了,为夫怎么办?其实为夫想告诉你,无论你是不是细作,为夫都会护你一世长安!”

  青姬看着李浔阳,眼中满含泪水,她一把抱住李浔阳,心中却为曾经的自己感到不值,曾经的她为了李浔阳倾尽所有,却换来这样的下场,而现在的自己,从未对李浔阳动过一丝感情,却让李浔阳倾心自己,不过就是脸的不同,当初的自己真是可笑!想到这青姬眼中的泪水流的更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