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牢房,青姬心中有些寂然,算了算日子,还剩一半的日子,只剩李浔阳了。手放在心房的位置,闭上眼睛‘孩子,娘亲很快就来陪你,等我。’睁开眼睛,慢慢平复心中的波动,长叹一口气,眼中的波动不再,只留下淡淡的冷意。

  提着灯笼,走到一个岔路口,一条是直接回暖春阁,一条要经过池塘才能回暖春阁,看着通向池塘的小路,心中浮现出清微在月光下的脸,不知道,那个瞎子是不是又跑出来钓鱼了。明明看不见还有自己一个人出来钓鱼,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些傻。想到这青姬不禁轻轻笑了出来。自己曾经,现在,都从未遇见过这么一个人,他带着一种安宁祥和的气息,单是坐在他身边,身心都会十分舒畅,会渐渐放下内心的负担。想到这青姬叹了叹气,若是自己早些遇见他,是不是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了?

  想到这,青姬自嘲的笑笑,这世间没有若是。想着青姬踏上去池塘的小路。

  远远的青姬便看见一个身影坐在池边垂钓,这么晚还在钓鱼的就只有清微瞎子。

  听见记忆中的脚步声,清微嘴角勾起,自己从上次之后连续钓了几月的鱼,今日鱼终于出来了。

  “来了。”

  听见清微的声音,青姬没有多惊讶,只是静静地坐在清微身旁,不语。

  空气中有着一抹淡淡的血腥味和药香,是从青姬坐下后才有的。清微皱皱眉“你受伤了。”

  青姬惊讶的抬头看着清微。清微笑笑“奇怪我怎么知道的?我不会告诉你,我闻出来的。”

  这是一个冷笑话,很冷的笑话,青姬扯了扯嘴角,淡淡的看着清微。

  “被主子罚了?”等了许久也不见青姬答复“看来是这样了,心情不好?”

  青姬看了看夜空,月亮正明“你说,你没了七情六欲会怎样?”

  没想到青姬会突然问这个问题,问的清微有些措手不及,不过清微想了想开口道“七情六欲,指人的各种感情和欲望,情、欲都是空性的显现,乃觉性的名相,实质与觉性无二无别,波浪的相各种各样,本质都是水,波浪与水无二无别,色不异空,性相一如,众生名相 不一,但觉性无二无别,是故,众生平等,皆可成佛。”

  青姬歪过头看着清微“这么说人没了七情六欲就可成佛?”

  听着青姬的话,清微觉得好笑然后摇摇头“成佛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有一种说法说七情六欲乃是三魂七魄的精髓所在,没了七情六欲就可能魂飞魄散。”

  “魂飞魄散?等于在这世上永远消失?”

  清微不知为何青姬会对这个话题这么感兴趣,不过他还是一直搜刮着肚子里所有关于她感兴趣的话题。“也许吧。不过这世间的事说不定呢。”

  “那……七情六欲能被抽取出来吗?”青姬紧紧的看着清微,说出来心中的疑问。

  清微想了想,郑重的道“这世间我只听说过一人,南冥那位白帝上尊”

  “白帝上尊?”

  清微笑笑“这只是个传说,相传千万年前,天地同哀,万物同泣,天空开始坍塌,地面逐渐下陷,所有人都认为这世间就要毁灭之时,天际降下一道白光,白光降落后,天地恢复原状,这时人们都发现白光落在南冥那块贫瘠之地,形成一道仙障,没有人可以随意进出,有人说那道白光降下的是一位堕仙,说那次天劫就是那位堕仙造成的,不过众说纷纭,谁知道上天发生的事呢。后来过了几百年,有人看见一个打着伞的紫衣女子,每年会从南冥出来一次,她自称白帝,她会和你做一个交易,代价是你的七情六欲和你身上的皮,从没人见过她的样子,只知道,她有一头像雪段一样的头发,因为她收集人皮和七情六欲,又被称作邪仙,不过人们更多称她为白帝上尊!”

  青姬转过头静静的看着清微,不语。

  清微转过头面向青姬,不过他不知道青姬正静静的看着自己,在他转头那刻,他的唇与青姬的唇无意的碰在一起。

  青姬被这突发的事件惊呆了,瞪大眼睛看着清微。

  清微感受到唇上的柔软,像是小时候娘亲喂他吃的汤圆,软软的,甜甜的,鼻尖弥漫着青姬身上的清香。心止不住的跳动起来。

  ~酷匠网(,永w√久n√免z费t'看小bt说*%

  青姬看着清微双颊微微泛红,两人的气息在空气中交织,这一刻青姬感觉到,心中有些地方开始松动。这一刻青姬不知她该怎么办?能怎么办?想到这青姬狠狠推开清微,转过身手放在心口的位置,深吸口气平静自己的心情。

  被青姬推开的清微,手轻轻扶上唇,那里还残留着青姬的气息。

  “不早了!我要走了。”青姬站起准备离去。

  “等等,我回不去!”清微叫住青姬。

  青姬停下脚步“回不去?上次你不是回去了吗?”

  清微无奈的摊开手一脸无辜的道“上次你走后,我在园中游荡了一夜。今天没人知道我出来。”

  青姬看着坐在地上一脸无辜的清微,想到他不能视物,摇摇头“起来吧,我送你回去!”

  清微高兴的爬起来,连鱼竿都不要了,拿起短杆伸出手“走吧,我搭着你的肩,你走我前面。”

  青姬无奈的将清微的手放在自己的肩上,然后走向清微的住所。

  “对了,你知道我的名字,我都不知你的芳名呢?”清微开口,开始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

  “你都说是芳名了,我还能告诉你吗?”青姬没好气的回道,她害怕自己在和清微在一起,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说嘛,我们应该礼尚往来。”清微虽大致猜出她的身份,可是他还是想她亲口告诉他,她的名字。

  “青青”青姬想了想,开口道“青青,不错的名字嘛。”清微笑笑开口道“明日,我就要走了。不在回来了。”青姬想想,决定要断了自己对清微那些不该有的念想。

  “走?走哪去?”

  “家人把我许了人家,明日就要出府,再也不回来了。”青姬编了个理由。

  清微听后停了下来“你走吧,不早了。”

  “那你怎么回去?你不是回不去的嘛。”青姬疑惑的问道这本来就是自己编的一个谎,骗她送自己回去的一个谎。清微淡淡的道“没事,一会他们发现我不在,会出来找我的。”

  听她这样说,青姬没想太多,“那我走了。”说完抬脚就走。

  天知道青姬与清微擦肩而过时清微多想留住青姬,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他知道她在骗他,可是这一刻清微清醒过来了,他明白她和他,中间鸿沟太多,距离太远。

  想到这清微用短杆探这路,走回了住所。下人见清微回来笑道“今日公子钓到鱼了吗?”

  清微想起青姬,叹了口气“钓到了,不过放走了,以后我也不会去钓鱼了,去帮我把鱼竿收起来,再也不要拿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