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若雪被关在牢中,嫌恶的看着地牢中的环境,不停的喊着“来人了,放我出去,我是若雪夫人。”

  喊了许久都没人答应,喉咙像似要冒火一般。她无力的靠着墙壁,坐在了地上。双眼无助的看着前方。

  “她是假孕,那个贱人是假孕!我不该被关在这里,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吴若雪想揪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走到门边,只见李浔阳不急不慢的走了过来。

  “将军,将军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李浔阳看着现在的吴若雪,衣裳凌乱,本来用来遮挡受伤的脸的面纱也不知掉落在何处,脸上的丑陋的疤痕随着她激动的表情颤动着,让他想到那个曾经不顾一切要和他在一起的女子,不过那个女子的脸,是为了他毁掉的,不过那个女子是自己的一个污点。想到这李浔阳看着吴若雪的眼神更加厌恶。

  “来人,把她拖出来!”

  吴若雪听见,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浔阳,身体不停靠后。

  身后的下人打开牢门,不顾吴若雪的反抗,将吴若雪狠狠的拖了出来,被拖出来的吴若雪,使劲甩开押着自己的下人,冲到李浔阳面前,紧紧拉住李浔阳的手,“将军,将军我没有推她,真的没有……对了!她是假孕!她根本就没有怀过孕,你要相信我啊,将军!”

  李浔阳嫌恶的甩开吴若雪的手,吴若雪摔在地上可怜惜惜的看着李浔阳。李浔阳蹲在吴若雪前方,手狠狠的捏住吴若雪的下巴。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她“你以为,本将军还会相信你吗?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把青儿推下水的。若不是你心虚,为什么你会想逃走?你当本将军是傻子吗?”说着说着竟然吼了出来。吴若雪被吼得脸色发白,下巴疼的她什么都说不出来,试图挣扎出李浔阳的钳制,可越挣扎越疼,疼的泪水都从眼角流了出来。

  见她流泪,李浔阳温柔的看着吴若雪“疼吗?”

  吴若雪点点头,眼中的泪水止也止不住的流。

  李浔阳加大手中的力道,眼中的温柔早已不在换上嗜血的眼神盯着她看。

  “你这点疼,那里比得上本将军与青儿的失子之痛?”

  #?看正0;版章c节上J酷匠^j网)

  吴若雪拼命的想摇头,想告诉他,青姬没怀孕,可是李浔阳却不给她这个机会。

  李浔阳放开吴若雪,“来人拖下去,把所有刑法都试一遍,活不下来,就拖出去喂狗,活下来,明天继续!”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牢房。只留下牢房中久久不绝的惨叫。

  入夜,李浔阳本要陪青姬,可却传来加急公文,让他不得不回军营。

  待他走后,本入睡许久的青姬睁开双眼,掀开被子走下了床。

  香儿上前,为青姬穿衣,青姬穿好衣服,拿上宽大的披风看着香儿“你替我躺在床上今日将军不会回来了。”

  香儿点头换上青姬的衣服,躺在了床上,青姬走出门,向地牢走去。

  “等等,你是谁?”

  看守地牢的下人拦住青姬,青姬捏着嗓子道“奴婢是暖春阁的丫鬟,我家夫人说,虽然若雪夫人不对在先,可是身为姐妹一场她也见不得若雪夫人受苦,叫奴婢带了些药来看望若雪夫人。”

  下人正准备检查青姬怀中的包袱,却被另一名下人拦住“算了,进去吧,不过快点出来。”

  青姬行了个礼,笑道“谢谢大哥,这是给几位大哥买酒吃的。”说着拿出几锭银子放在下人手中,便走了进去。

  “大哥,刚刚为什么不让我搜搜那丫鬟的包袱。”

  “你还真信那丫鬟是去送药的?我估摸着那丫鬟是暖春阁那位派来羞辱里面那位的,暖春阁那位正受宠,反正不会闹出人命,就随她去吧。我们几个有酒喝就行了,又不亏!”说着那名下人掂了掂手中的银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