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夫悲催的又被请到将军府,心中几乎是欲哭无泪的。

  来到暖春阁,看见青姬躺在床上,面色惨白的看着他,心中不免发毛。

  “见过夫人。”

  青姬看着徐大夫,平淡的道“一会该怎么说,徐大夫应该比我知晓。”

  徐大夫擦擦额头的冷汗,点头道“我这就吩咐人去熬保胎药,至于能否保住就看天命吧。”

  青姬点点头,对着一旁的香道“徐大夫的话听见了吗?还不去?”

  香儿点头,走到门外,随意的对着一个丫鬟着急的叫到“你快去催催,夫人的药怎么还不来!快去。”

  酷◎*匠wb网=首●发K

  被点到的丫鬟连忙跑出暖春阁,要知道青姬夫人肚子里的可是将军的第一个孩子。

  看着香儿的演技,徐大夫心惊,这主仆两,都不是简单的。

  “夫人,您这样可一点都不似小产。”

  青姬笑了笑,了然。

  “这还不简单。”然后对着香道“香儿过来。”

  香儿走到青姬床前,恭敬的在一旁站着。青姬坐起,伸手摘下香儿头上的一支银簪,然后掀开锦被,狠狠的将银簪刺入大腿内侧。鲜红的鲜血将锦被浸透,青姬冷汗直流,看着徐大夫。

  徐大夫看着还在流淌的鲜血,吓了一跳,咽了咽口水。“夫人现与小产无异。”

  吴若雪走到将军府门口,正巧遇见急匆匆赶回来的李浔阳。

  看见李浔阳吴若雪面色慌张“将军,你回来了。”

  李浔阳捉着吴若雪的手,愤怒的看着吴若雪。“你想去哪?”

  “我……我……我想去看一下我父亲。”吴若雪看着李浔阳眼中的怒意,不禁咽了咽口水。

  “回去?你是想逃走吧。”李浔阳眼中杀意尽显。吓了吴若雪一跳。

  “我没有。”

  不管吴若雪说什么,李浔阳都不想再理她,现今李浔阳心中只有青姬,将吴若雪丢给身后的下属。丢下一句“把她关进牢里。”说完就大步想暖春阁走去。

  走到暖春阁外,只见丫鬟一盆一盆的血水往外抬,李浔阳的心就像被针扎一般疼,准备冲进去,却被香儿拦住。“将军,您不能进去。”

  李浔阳抬头看着香儿,香儿眼眶微红,却倔强的抿着嘴,看着李浔阳。

  “孩子保住了吗?”

  香儿有些哽咽“小主子,没保住。”说着泪水从眼中流了下来。

  李浔阳扒开香儿,准备冲进去,身后却传来香儿的声音“将军,夫人说,不能让你进去。”

  李浔阳停了下,然后冲了进去。

  一进房间,就看见青姬平躺在床上,直勾勾的看着床顶。

  “青儿。”李浔阳轻声呼唤,青姬转过头看着李浔阳,两行清泪从眼眶中流出。

  李浔阳有到青姬床边,为她擦拭着泪水。“别哭了。为夫心疼。”

  “将军,他还那么小,妾身做梦都听见他喊我娘亲,他怎么就没了?怎么就没了?”青姬越说越无助,越说越让人心疼。

  李浔阳将青姬搂入怀中,安抚着道“孩子,我们还会有。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要紧。”

  青姬在李浔阳怀中小声哭泣,哭的李浔阳心都化了,只能轻轻的拍着青姬的后背。

  过了一会,怀中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没有,李浔阳轻轻的将青姬推开,原来是哭睡着了,李浔阳摇摇头眼中尽显怜爱之情,温柔的将青姬放好,为她盖好被子,看着青姬脸上的泪痕,心疼的在她脸上落下轻轻一吻。“我会为我们的孩子报仇。”

  然后轻手轻脚离开房间,李浔阳轻轻的关上门后,原本睡着的青姬睁开双眼,冷冷的看着正上方,思绪却不知飞到那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