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拂过木的发梢带走已消逝的时光,一次又一次,于是秋季很快来到,一年就在这不知所以之下,过去了。

  有老人家会常说着:“年华易老,容颜易逝”。青春二字对于饱经风霜的他们来说只剩下了简单的叹息和无尽的感叹。

  虚度时光的人们会在此时微扬嘴角,走他们曾走过的路,追忆他们曾拥有的青春岁月与美好。只是,想着想着的居然会不受控制的一次次落下眼泪。

  的确,他们已不再青春,而岁月的痕迹却也如此清晰的刻在了他们的脸上,印在了他们的心中。那些记忆中渐渐模糊,淡忘的美好从不曾丢失过,它们会守护着心中有爱的人,一代代的传承下去。

  而此时,我已是个拥有83岁高龄的老妇人了,我的眼睛已经变得模糊不清,深邃的皱纹更是爬满了我的身体,我是如此渴望能够重回那段时光啊,那对于我来说最美好的时光啊。

  还记得在年轻时,我们都曾爱过,伤过,痛过也恨过,那时青涩的我们不明万事,充满着无限好奇的想要触碰新奇的事物,我们年少轻狂,不知道天高地厚,永远抱着一颗不撞南墙心不死的态度去做事,于是在一次意外的活动中,我与他,相遇了!

  青春是本回忆录一天就这样又过去了,我吃力的推动着轮椅靠近窗边,此时昼夜降临,阵阵清爽的风安抚着我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真痛快!

  说实话,我很喜欢夏日的夜晚,比如那阵阵袭来清爽的风,那清脆动人的蝉鸣,还有~“喂,莫大娘你怎么又跑到窗户边去啦”。

  “哎,那个,我,我~~”。

  “真是的早就和你说过了窗户边风大,对你的病情十分不好,真是操心啊说多少次都不行”,说话的这人是陪伴着我近三年的护士,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丫头,是个名副其实的刀子嘴豆腐心。

  “喂,等下,我的回忆笔记啊,啊啊~~”,我此时真是欲哭无泪了。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喉咙努力叫喊着,可无论怎样都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小护士王佳佳推动着我的轮椅到了床边,她示意我躺下,却看见这个老人拼命的挥动虚弱的手臂在渴求某样东西。

  顺着轨迹,她终于发现了我的‘宝物’,那是一本旧的发黄的笔记本,我的青春回忆录。

  那里面贴满了我年轻时的照片,曾经友人的寄语,还有我与他发生过的一件又一件事情。

  接到书的刹那眼眶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喷涌而出,它们浸湿了回忆录,而我,也紧紧的环抱着回忆录,就这瞬间的几秒钟我失去了全部知觉,直到苏醒。

  在梦中,有两个我,一个是老的不像话的我,一个是拥有花季年华的我,她们像是很久不见得老相识一样轻松交谈,谈笑风生。

  “真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亲爱的,我们真是好久不见”,年老的我双手背过后勉强的托着半弓的身子,微微笑说。

  “恩,真没想到,我们分别了那么久却能在今天碰面”,年轻的我挺直了身子,微微一笑,但是笑容中却掺杂了无法隐藏的苦涩。“真是的,不是和你说过了嘛,我们再见面也许就是你生命的尽头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来这个虚幻的地方呢,好好活下去难道不好吗?”,年轻的我说到了这里情绪变得激动,眼泪不停的流向脚下的深渊,她不停流泪,不停地擦眼泪,这种痛心悲伤地感觉也传输到了我的心中。

  “活下去啊,这确实不错呢”。年老的我仰望着梦境中白寥寥的极光,淡淡说着。

  “啊~”。她突然猛地抬起头,愣愣的看着我,不做任何回应。

  “可是已经是极限了,我再也承受不住了。你知道吗?日复一日的吃药,体检。每天接触的除了护士就是对我唠叨个没完没了的医生,真的,我真的好累啊”。

  “什么?”。

  “看那,这里的光是如此温暖,好像天堂一样,我想如果在这里倒下也就安心了”。我虚弱的举起双臂,感受着天堂的温度。

  “你说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我真的一句也听不懂”,她的手捂住了嘴巴试图放小自己的音量,她抽泣着,颤抖着,泪水顺着脸庞滴落到了脚下的深渊。“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了吗?”。她突然向前迈了几步走到我的面前,激动的用双手扣住我的双肩,大喊道。

  “莫子晴,小莫子晴啊,不是所有的事情坚持就一定会成功的,生与死,是万物都逃脱不了的永久法则,正因为有了它们,人类短暂的数十载光阴才更加珍贵。出生的婴儿探索着世界,走在光明道路上的人们享受着世界,即将死去的人们追忆世界。不过是身体的舍弃和灵魂的轮回,莫子晴我并没有死啊,我只是休息一下罢了,你还年轻,可是我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真的好累好累啊”。

  “那,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谁知道呢?亲爱的别忘了我就是你,你也是我,只要我们的初心不改就一定会再见的”。

  “恩,一定,约定好了一定要再见面谁反悔谁是小狗”。

  “是老狗啦~”。

  (哈哈哈哈哈~~)

  直到最后的离别,我们也是在欢笑声中度过的。

  闪耀的极光吞没了我们两个,只剩下一片白寥寥的圣地和下方望不到边际的深渊。我们,似乎都不曾存在过这片圣土之上。

  (哔哔哔~)

  “抢救无效,病人死亡时间2257年6月8号上午11点31分”。

  半月后,一个夏季少见的阴雨天。

  莫子晴的孙子来到了这家医院,他接到了王佳佳的电话说是奶奶有宝贝落在了医院,“有人吗,请问有人在吗”,安天浩轻敲着院房大门,久久不见回应,正在要转身离开时,迎面不远处走来一人。

  “先生,您是?”。王佳佳抱着沉重的文件和安天浩勉强打上了招呼。

  “我是你之前照顾过的莫子晴的孙子,是你让我来取我奶奶的东西的”,安天浩倒是慢条斯理的介绍自己,透过他的眼镜可以看出他喜欢这个姑娘。

  “好吧我知道了,你跟我来吧”。王佳佳带着安天浩去了办公室,从一个封锁的抽屉中取出了那本莫子晴的回忆录,手指轻轻抚摸,微微笑说:“这也许是莫大娘最珍贵的宝物了,每次我去给她送药总会看见她一个人在盯着上面不停地流眼泪,只不过眼泪都是笑着流的,当时我就纳闷到底是什么事情有这么奇怪的,于是啊,我就在莫大娘熟睡的时候偷看了几眼,当时只能是震撼,我想她最珍贵的一切已经全部都在这里了”。

  “谢谢你照顾我的奶奶,还有这本笔记本,真的谢谢你”,安天浩先是一愣继而表情变得严肃认真,双手接下了回忆录。

  安天浩功德圆满转身拿伞离去,王佳佳却大声叫住了他:“先生请等一下”,她缓缓走上前认真的对他说:“我不后悔”。

  “啊~”。

  “我不后悔,这辈子能在最好的年纪和你相遇就是最幸福的事”。

  “啊,你在说什么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呀”,听了这话安天浩紧张到手足无措,脸庞微红。

  2‘看(正版f章N节上sC酷Xi匠网

  而王佳佳缓缓摇头说:“这是莫大娘平时嘴里老爱念叨的话,我不后悔,这辈子能在最好的年纪和你相遇就是最幸福的事”。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脑子不正常呢,吓死了”,安天浩平舒了一口气。

  “你说什么?你脑子才不正常呢?臭小子”,王佳佳上前怒揪着安天浩的衣领怒吼着。

  “对不起嘛,对不起,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吧”,安天浩指了指门口,尴尬的想抽身离开这个地方。

  “慢着最后一句,就一句,如果不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王佳佳一下子拦在门口堵住了安天浩的去路。

  “好吧,你说”。

  “莫大娘她走的很安详,没有受苦”。

  “啊~”,安天浩先是被这话震惊了一下子,继而他的眼泪喷涌而出,整个人像丢了魂似得跪坐在地上,抽泣。

  还记得那日的雨下的凄清,悲凉。

  似乎在为离开的人而悲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