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叹可笑,上天安排了他们两个在这破旧的驿站相遇,为什么还要安排他们在同一个地方永远的分开......“无为掌门,你们放过她吧,她已经洗心革面、改邪归正,不会再伤害任何人了。”他卑微的求着无为门的掌门,他是这次抓捕的领头人。

  “叶公子,此女以前犯下的罪孽太多,还是随我回南盟听盟主发落吧。”无为掌门说道。

  “相公,不要听他们这群道貌傲然的正人君子在这假惺惺了,今天,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他们一同回去受审。”白露坚定的看着自己的相公说道。

  “白姑娘,你还是跟我回去先见见你师父吧。”无为掌门正色道。

  “师父!”白露小声的呢喃着,她师父是白莲教的掌门,自小就收留她,视她为自己的女儿,教她识字,教她武功,教她做人的道理。

  奈何还是敌不过自己的性格,在一次历练时,她看到一个富家子弟欺行霸市,就杀了他。后来他父亲派更多的人杀她,都被她全部杀掉了,毕竟她是个修炼者,杀这些普通的凡人犹如杀鸡一样简单,自那以后,她师父就将她逐出师门,她就成了白鹭山的女魔头。

  ◇看正A4版!t章Uo节@R上◇酷{《匠}$网q

  “好几年过去了,师父,你一直教我扬善除恶,难道我以前真的错了吗?师父,你还会见我吗?”白露的心里暗自伤痛的呢喃着。

  “不,你骗人,师父不会见我的。”白露大声的说道,她已经下定了决心,就是死也不能让她连累了师父。

  她非常了解自己的师父,当年,是她自己求着师父顾全大局,让她将她逐出师门,因为她听说,盟主要责罚白莲教。而这次,只要她回去,她师父就有可能为了她向盟主求情。

  “好好好,那你就接我一掌,接住了算我抓捕不力,接不住算你命该如此,如何?”无为掌门似乎明白了白露的心意,有意放白露一马。

  “师父,不可!”......“无为掌门,不可!”......众弟子和其他门派之人忙劝道,他们也觉得一掌不能够杀死这个女魔头,他们师父这是要故意放这个女魔头一马了。

  “我意已决!”无为掌门道。

  “好,我答应你。若我接不住,请不要伤害我相公。”白露应道,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相公。

  他看着白露的眼睛,他那时的心都似沉下了无底的深渊。

  无为掌门点了点头,就这样轻飘飘的拍出了一掌,那掌平淡无奇,但却透发着死亡的气息。他毫不犹豫的挺身挡上了那一掌,只听背后那一声尖锐的‘不’字传到了他的耳边,他嘴角带着血笑了,他以为自己可以为了救心爱的人死去了。

  可是,上天就是在捉弄人。

  叶素然没死,白露却受了那一掌而快要死了。因为他受的是无为掌第二式:无为非无为,用凡人的身体挡住的那一掌反而加大了无为掌的掌力,他的身体没多大伤害,却硬生生的将掌劲加倍打到了白露身上,五脏具碎。

  这就是无为掌第二式的可怕之处,她就像隔山打牛,无人能够替代去承受这一掌,而且,越有人去阻挡,最后承受之人要承受的掌劲就越厉害。

  “告诉我师父,是徒儿不孝,辜负了她老人家的养育教导之恩,不能回去当面谢罪,更不能好好照顾师父她了。”白露脸色苍白的向无为掌门说道。

  “哎!”无为掌门叹息了一声,就这样带着弟子们还有其他门派的人离开了,话说,无为掌门是最有天赋修炼到无为掌第三式的人,但因为此事,出掌违背本意,再也没有修炼成无为掌第三式。

  “露,你不要吓我,怎么会这样?你还有什么丹药吗,赶快吃了。”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怀中的白露,并不断为她擦拭嘴角的鲜血。

  “素然,没用的,我已经五脏六腑具碎,体内舍利都已经碎裂了,根本无力回天了。”白露含笑的说道。

  那时的他是绝望的,一介书生叶素然,根本就不懂修炼者舍利碎裂意味着什么。

  “不...不...不会的,一定还有什么办法,一定还有......”他绝望而慌张的说着,突然发现自己好没用。

  “素然,不要伤心了,这就是我的命,以前是我杀孽太重,导致我即使遇到了心爱的人,也不能跟他天长地久。但是,我还是很开心,跟你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快乐,最温暖的日子。素然,我时间不多了,记住我说的话好吗?”白露含笑着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说道。

  “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他使劲的点着头。

  “不要为我报仇,无为掌门在南盟也算是真的正派人士了,他没错的。还有,我不能在你身边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遇到喜欢的姑娘,就娶了,忘了我,忘了我这个女魔头......”白露说着说着就这样去了。

  “不......”他悲伤的吼道,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力,他的内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那灰白的天空静静的看着这个绝望而悲伤的男子,似乎想为他流泪,但最后还是无情的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无能为力,伤痛欲绝......很久之后,他抱着她来到了白鹭山,用双手挖出一个坑,亲手将心爱的女人葬在了那里。在墓碑上写着“鱼跃莲塘泪白露,池边柳舞叶素然”。

  他就在那里静静的待了三天,三天之后头发全白的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身穿黑衣,头套黑帽的男子,他的脸无法被看清,像是隐藏在黑雾里一样。黑衣男子告诉他,他有办法救活他心爱的女人,哪怕现在她已经死了。

  世人谁没有遗憾,世人谁不想不死?相传,世间却有一物,有无上经文,能修炼的长生不死,同时此物本身能补人遗憾,让人起死回生。

  他信了,他就这样成为了黑衣男子的手下,他有地阶天赋,这可能就是黑衣男子看中他的原因之一吧。

  从此,他改名为山魔,斩断所有的感情,学有易容术‘千变万化’,行走于江湖间,为黑衣男子的寻找无上的经文,同时,也为自己寻找起死回生之物。

  今天,他再次找到了,他告诉自己,不要死去,可是他内心中对无为掌是愤怒而畏惧的。

  他使出了他本不该使出的六园绝学,葬心一式:葬情式,简简单单的一招,却抽干了他所有的魄能,这是那黑衣人研究出来的葬情式,原来的葬情式是一种灵魂式的攻击,而他现在使出来的却是魄能攻击武技。

  嘭......还是有部分掌劲打到了山魔身上,山魔借势向着林中逃去,燃烧了体内大部门魄能跟魂能总算是逃走了。

  欧阳烨看着山魔极速的逃走,捂着胸口,喷出一口血来,原来他在十几年前就受了很重很重的伤,现在又催发那么厉害的武技,且刚才也有部分葬情式余劲攻击到了自己身上,让他伤势有点复发。

  欧阳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两年来一直以来的心有不安,看来就是这个了。估计他们很快就会来这里了吧,他心中暗想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