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女魔头,白露

  “是我,山魔,不用在我面前伪装了吧。”欧阳烨自信的说道,能伪装成这样天衣无缝的,估计就只有六园的山魔了。

  “不愧是聪明人。”山魔说着,就从原来的一个普通的轿夫变成了一个阴柔的男子。

  他面色苍白,似乎从阴间而来,头发花白,皮肤雪白,身子单薄,不像是一个修炼者,倒像是一个书生。

  “竟然已经知道我在这里,那你就留下吧。”欧阳烨说完,就使出了青云诀叠影杀,似一招接着一招不停杀来。

  “哼,想将我留下,没那么容易。”山魔说完就来了一招千手幻影,千手幻影是六园中的有名杀招,能让对手产生幻觉,似乎感觉无从躲避。

  “嘭嘭嘭......”

  “没想到,你又变强了好多,怕是快晋升天魄境了吧。”交手多招不见胜负,山魔道。

  “六园的人最难缠,果然没错。不过,今天你走不出这里了。”欧阳烨带着自信说道。

  欧阳烨说完,就迅速向前推了一掌,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掌,却使空气都在它经过后留下了鲜明的痕迹。

  “无为掌!!”山魔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

  无为掌是无为门最厉害的武技,相传,它是无为门祖师爷张无为而创,而张无为本名叫张晓明,明悟并创出无为掌之后改名张无为,分为三式:无为是无为,无为非无为,无为而无不为。

  欧阳烨打出的只是第一式:无为是无为,看似平淡无奇,却能在同样是平淡无奇的空气中留下自己的痕迹,可想而知,这种掌法多么的可怕。同样,无为掌在无为门至今也没有人能够全部使出来,可想而知此掌法有多么难修炼。

  山魔见过无为掌,他现在不是惊讶于它的难修炼,但欧阳烨却打出了无为掌第一式,而只是惊讶于他又看到了这种让他绝望的掌法。

  回忆的思绪在飘向远方,时间的远方......山魔原本只是南方一个小城中的书生,十年寒窗苦读,只为金榜题名。

  那年他21岁,带着满腔的热血与抱负去往邑国都城参加考试,在路过白鹭山时遇到了山上的女魔头白露。

  白露痛恨天下所有负心、不仁不义、阴险狡诈之人,见一个杀一个,而且很多都是凡人,在通雲大陆,修炼者是不应该杀害凡人的,如果被发现有谁随意杀害凡人,那么将会受到所有修炼者的排挤追杀。白露就是这样一个人,虽说她杀得都是一些坏人,但是,杀得人多了难免就会有许许多多的非议,凡人的世界自有凡人去惩罚,强大的修炼者过多的去干涉是不对的。

  那时的白露被名门正派人士追杀,他与白露在一个破旧的像是被遗弃的驿站相遇了。只见夜幕的一边被一个英姿飒爽,清秀绝俗,但满身都是血迹的倩影掀开了。

  他虽是一个文弱书生,但当他见到白露一身是血、脸色煞白、身穿黑衣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还是壮着胆子问了问‘姑娘,还好吗?要不要我这金疮药给你先止止血’,说完还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了一瓶金疮药。进京赶考,路途遥远,他父母非要他带上这金疮药,看来还是有用处的。

  “待会儿有人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女子从这经过,你就说确实有一女子从这驿站经过,然后奔着那个方向去了。”

  白露看了他一眼,并指向了她所说的那个方向,就躲到了破驿站内一草堆内。不久后,外面就来了七八个正派人士,一来就询问他是否有个女的从这里经过。他只好硬着头皮往驿站通向另一边的道路指去,那时,他心里是慌张的,因为无论如何,他这个慌撒的都不怎么高明,一般人都会在驿站先搜索一番。

  然而,那群正派人士却发了疯一般,全部往他指向的道路追去。事后他才知道,原来那早就是女魔头一心设计好了的,她为了引开众人,用元神通过特殊的储物皿带着部分她流出的血液,朝着他所指的逃跑方向而去,导致那些正派人士一看到地上的血迹就往那个方向追去。

  等他们走后,他赶紧跑过草堆旁,扒开草堆,发现那个黑衣女孩安静的睡着,他以为她昏迷了过去,就先用金疮药给她止了血,包扎了伤口,升起了火,在那破落的驿站照顾了她一个晚上。

  第二天,当白露的元神重新回归到自己的身体之后,白露醒来了,她发现自己身上包扎的伤口以及旁边熟睡的白衣男子,一下明白了昨晚是这个男子帮自己包扎的伤口,同时,也知道自己的部分身子被这个男子看过。举剑就想杀了他,但最后她还是放弃了,毕竟她欠了他一命。后来他才知道,白露并不是不杀他,而是继续想观察观察,倘若他有半点事做错了,估计他就早已经命上黄泉了。

  他看到黑衣女子离开了,自己也继续进京赶考了。

  命运很多时候,都是在捉弄人。他凭借自己的才华,本应金榜题名,却被阴险之人换了卷子,落得名落孙山。他失意的在一个客栈喝着酒,想着该如何回去面对年迈的父母,突然,外面有了打斗声,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侠’正与几个修士拼杀着。

  “女魔头,快快束手就擒吧。”

  酷◎"匠网\首发^

  “一群正派的伪君子,只会以多欺少,看剑!”黑衣女子愤怒道。

  “刘侍郎即使有错,也应由当今皇上亲自惩罚,你不该对他家人滥杀无辜。”

  “像他这样在招考中徇私舞弊的人,死有余辜,而且我杀得他家人也是恶事做尽之人。”黑衣女子边说边对他们反攻着。

  他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考的那么差’,而那个在老百姓口中欺民霸女的官家子弟为何会金榜题名。心中对黑衣女子杀了徇私舞弊之官员有一种痛快,同时,也担心她死于这些‘正派人士手’中。

  打斗渐渐远去,他的心也随着远去,他准备去看个究竟,最主要的还是很担心她的安危。最后,他赶到一片被打的狼藉的树林里,看到了奄奄一息的黑衣女子,身边还躺着几个‘正派人士’的尸体,黑衣女子也看到了他,只听她指了指腰间说了个‘药’字就晕过去了。

  他赶忙在她腰间摸出了一棵药丸,然后给她吃下了药丸,并又为她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一些伤口,抱着她离开了......等她醒来后,已是在一个房间里了,他正在为她熬药,这是一户农户家,他带着她来到这里,暂时说动农户住下,并为她养伤。

  在养伤的几个月,他们相爱了,在农户家过着平凡的生活,他在那里读书作画,白露在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

  女魔头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他也慢慢知道白露以前的所作所为,但他是支持她的,他认为世上就应该多点像白露这样的人,才会没有那么多奸险狡诈之辈。

  可是好日子不长,那些‘锲而不舍’的‘正派人士’还是找到了他们,想要带着她回南盟接受惩罚,南盟是南方诸多门派的联盟,白露知道,只要她跟着他们回去了,估计自己就相当于已经死了,虽然里面也有真正的许多正派人士,但是奸逆小人更是不少,况且,以前他也杀过不少南盟的小人。

  她带着他一路拼杀,奈何那时的他只是一介凡人,她为了保护他,拼尽全力,身上到处是伤,流了好多血,一路逃到了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破旧的驿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