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萧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肚子,可是这疼痛却仿佛活了一般,瞬间蔓延到了全身。

  “啊!”

  当这针刺般的疼痛感蔓延到全身的时候,范萧忍不住痛苦地喊了出来!

  听到范萧的叫喊,熬兴急忙用精神力催动范萧身下的阵法,顿时卷轴上的阵法金光大盛,将范萧包裹在中央。

  当金光亮起后,范萧感觉到身体的疼痛感一下子减弱了许多,那股弄得他浑身针刺般疼痛的龙血在阵法的作用下化做了精纯的力量,散于诸身的所有细胞内。

  就在范萧刚刚感觉没有那么疼痛的时候,忽然全身的每个细胞仿佛被撕裂一般,比之前还要强烈数倍的疼痛席卷全身!

  这突如其来的剧烈的疼痛令范萧浑身一颤,差点保持不住盘坐的姿势。

  范萧再次忍不住大声地喊了出来:“啊……”

  可是紧接着范萧连喊叫都做不到了,因为他的嘴巴和嗓子都疼痛得让他无法控制了。

  浑身上下不停的抽搐着,这疼痛仿佛都钻入了灵魂,比用刀刮骨头都要疼痛不知多少倍!

  渐渐的,范萧的意识有一些恍惚,剧烈的疼痛令他几乎快要陷入昏厥中。

  “不好,他要挺不住了!”

  熬兴看到范萧坐着的身体开始摇晃了起来,一直在范萧身上探查的精神力也感觉到范萧的生命力在急速的流失!

  可是熬兴也没有办法,这身体改造的的痛苦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减轻的,只有靠他自己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够扛过去!

  而且,熬兴也知道,这身体改造才刚刚开始,疼痛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重。

  此刻范萧已经快要忍受不了这种疼痛,意识也已经被剥夺的仅剩下了一丝。

  “噗!”

  范萧身上的一处皮肤破裂开来,鲜血从这伤口处一点点渗出。

  紧接着:“噗!噗!噗!”

  范萧全身的皮肉开始一处一处的破裂,鲜血从伤口中渗出,此时他俨然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然而就在范萧快要扛不住的时候,一股庞大的精神力从范萧灵魂中涌出,包裹住了脑海中那奄奄一息、仅存的一丝意识。

  范萧猛地激灵一下,立刻从快要昏厥的状态清醒了过来,可是随着意识的恢复,疼痛感更加清晰了。

  范萧不由得紧紧地咬住了牙关,强忍着疼痛,心中想到:“我刚才怎么了?可恶,好像差点昏过去,好险啊!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此刻虽然身上的疼痛感丝毫没有减弱,可是随着范萧意识的回归,他抵抗疼痛的意志力似乎不知不觉间增强了许多。

  感受着范萧的生命力在逐渐的恢复,熬兴心中也舒了一口气,它也没想到范萧竟然这么快就顶过了刚开始的一关。

  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这种疼痛来的太突然了,即使范萧做了心理准备,可是这疼痛依然超出了范萧的预想,不过还好范萧抗住了。

  “小子!还行么?没问题的话,我要继续加量了!刚才那一小股龙血只是个开头,现在已经基本快消耗光了,所以接下来才是最艰难的时候!”

  紧闭着双眼,强忍着疼痛,范萧模糊地听到了熬兴的话。

  此刻他已经无法开口回答,只能勉强的点了两下头,示意可以继续!

  范萧的表情虽然已经因为痛苦而极度的扭曲,可是熬兴依然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坚定!

  “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到底是什么让他这样坚持着?这种痛苦即使是强大的神兽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承受的啊!”

  范萧此时的状态还是出乎熬兴意料的,他非常惊讶的,这个少年怎么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意志力!

  儿时的范萧经历了太多的冷眼与嘲笑,受到了太多的欺负与侮辱,或许在范萧心中,最能懂得那种弱小的滋味,最能懂得那种面对压迫时无力反抗的滋味。

  在来到九天大陆的这一年来,范萧仔细的回想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经历,他终于明白了无论在凡人界还是这个充满神奇的九天大陆,对于一个弱者而言,就连想要平静生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社会、生活、交往,哪怕是这其中一点点小小的变动都会让他们原本的小世界瞬间支离破碎。

  他忍耐过,也反抗过,可是依旧无法让生活有任何的改变,只有自己变强,只有自己成为强者,才能够获得尊重,才能够保护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而他现在想要变强,只有坚持,坚持是他成为强者的唯一捷径!

  熬兴感觉到了范萧现在的状态非常的好,在他身上感觉到了比之前还要强大许多的生命力。

  此刻熬兴悬着的一颗心也定了定,然后庞大的精神力从伤口中逼出了比之前还要多几倍的龙血,然后精神力包裹着这淡金色的一大团,飞向了范萧。

  又是一大口龙血入体,这次范萧已经做了准备,果然,随着这淡金色的龙血化为能量散入全身的时候,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比之前还要强上一些,可是范萧此刻却依旧坚强的忍耐着这地狱一般的折磨。

  转眼十天已经过去了,在这十天里,范萧时刻都处于这痛苦的炼体中,一刻也没有停歇过,其中有几次范萧都差点忍不住昏厥,可是每当他到崩溃边缘的时候,他都能坚强的熬过来,连熬兴也惊讶于范萧强大的灵魂与坚强的意志力。

  然而,此时熬兴心中依然凝重无比,因为它知道,现在身体改造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也是最为艰难和痛苦的时候。

  这些天大量失血的熬兴身上的金色已经黯淡了许多,可是它也依然坚持着,强忍着没有昏睡过去。

  “小子,下面就是最后的关头了,这是整个炼体过程最痛苦的时候,因为你的身体即将重新塑造成型,所以这个痛苦应该会比之前还要疼痛数倍,你做好准备了么?”熬兴强忍着虚弱,对沐浴在金色光芒中的范萧说道。

  模糊的听到了熬兴的话,范萧艰难的点了点头。

  熬兴此刻也是丝毫不敢怠慢,又是一大股龙血飞入了范萧的口中,然后用它的精神力小心地操控着范萧身下的阵法。

  突然,范萧一阵猛烈的战栗。之前他那浑身每个细胞撕裂的疼痛已经让他感觉到痛苦万分,可是此时每个细胞竟仿佛狂暴了一般,细胞与细胞之间竟发生了强烈的碰撞,早已成为一个血人的范萧此时更加的恐怖,身上的每一寸血肉都已经极度的扭曲变形,或凸或凹,极为的吓人。

  这种疼痛根本不是之前的疼痛所能比的,甚至,范萧的灵魂都传来了一阵阵针刺般的疼痛。

  “啊!啊!啊!”

  范萧痛苦地叫了出来,整个人好像随时可能会散掉一样,他的意志力也被摧枯拉朽般的破坏掉,此刻几近昏迷的他仿佛就像是滔天海浪中的一叶扁舟,狂风中的一个蜡烛,随时可能会被吞没。

  渐渐的,小舟沉没了,火苗熄灭了,范萧整个人一下子软了下去。

  v酷#3匠-K网o永,久免5)费◇看/m小e说%_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