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听见司徒飞说的话,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一股怒意升上了心头,缓缓说道:“你在威胁我?”

  司徒飞发现晋阳竟有些发怒,立刻又说道:“威胁谈不上,应该算是一次交易,只要这次你帮了我,你之前欠司徒家族的一切就一笔勾销,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什么,这小子就是一个普通的仆人,与程氏家族半点关系没有,这个事情是不会有人追究的,我也不要求你杀掉他,只要把他与这银角兽单独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晋阳眉角一跳,心中此时极其的不满,可是他也没办法,自己以前受过司徒家太大的恩惠了。

  晋阳心想:如果这次真的能将他所欠的一笔勾销,也不失为一次机会,毕竟一年前招生时就为这司徒飞破例偷偷替换了一个学生,这个事还好没有被人发现,不然自己可是没脸混下去了。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自己岂不是要永远被司徒家族所牵制?看来,也只能按他说的做了,只是可惜了这少年的性命,把他与这银角兽单独留在这,与杀了他又有什么分别呢?唉!

  晋阳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然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看到晋阳点头,司徒飞心中一喜,心想:小子,这回你死到临头了吧,跟我抢女人,哼!

  就在范萧和程思月以为眼前危机已经化解了的时候,晋阳突然向程思月迈出两大步,一下子到了她的身边,伸手一把就抓住了程思月的一只胳膊,然后说道:“小丫头,你跟我走,这小子留下!”

  程思月没想到晋阳竟然突然发难,抓住了自己的胳膊,说要把自己带走,然后把范萧自己留在这里,她心中一惊,哪里可能会同意,急忙用力地甩着手臂,使劲地向后挣扎。

  “滋啦!”一股微弱的电流通过程思月的手臂窜到了她的身上,程思月忽然浑身一麻,立刻软了下去,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但是意识却还非常的清醒。

  晋阳的这股电流控制的非常巧妙,使得程思月刚好没有受伤,但是却短暂地失去了行动能力。

  司徒飞赶紧上前两步,一把抱住了浑身无力的程思月,然后将她横抱在了怀里。感受着怀里那梦寐以求的柔软身体,司徒飞的小腹瞬间升起了一股邪火,眼中也冒出了贪婪的目光。

  程思月想要挣扎,但是却根本做不到,此时急的眼泪都留了出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范萧看到司徒飞突然将程思月抱在了怀里,还露出了贪婪的目光,立刻怒发冲冠,钢牙紧咬,瞬间就冲了过来。

  “滋啦!”一股强大的电流从晋阳手中蹿出,击在了冲过来的范萧身上,范萧立刻倒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停在了悬崖边上,然后痛苦地蜷缩在地上挣扎了几下。

  \酷C匠/网}O唯一《%正go版‘√,"其-◎他Ty都是盗版

  被电流电的浑身发麻的范萧感觉全身像被无数根针乱刺一般,各处都传来剧烈的疼痛,过了好一会才缓了过来。

  司徒飞此时怀抱着美人,看着倒在地上痛苦的范萧,心里感觉无比的畅快,一脸奸笑地冲着范萧说道:“可怜的垃圾,这就是跟我抢女人的下场!抱歉,你的九天大陆一年游已经结束了,滚到地狱里去后悔吧!哈哈哈哈!”

  说完,司徒飞满足地抱着美人转身离开了。

  当范萧慢慢爬起来的时候,发现晋阳和抱着程思月的司徒飞已经转身向树林中走去。范萧勉强地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单膝蹲跪在地上,眼睛迎上了程思月那悲伤的目光。

  被司徒飞横抱着的程思月眼睁睁地看着倒在悬崖边上的范萧,心中伤心欲绝,急得眼泪止不住的哗哗直流,可是此时身体偏偏又无法动弹分毫。

  那银角兽本来已经准备放弃猎物离去的时候,没想到竟然突发变故,这群人类竟然起了内讧!那个让他忌惮的人类强者竟然将这个少年独自留在了这里,径直离去了。

  银角兽的眼中立刻又露出了嗜血的目光,此刻它盯着单膝跪在地上的人类少年,嘴角上浮现出了一抹戏谑。只见它单爪高举过头顶,爪心向上,然后水之元素迅速的在上方凝聚。

  “咔咔!”

  一支长长的冰刺凝结而成,银角兽那长着三根手指的爪子一挥,冰刺呼啸而出,带着破风声刺向了范萧。

  心中满是怒意的范萧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向自己袭来,想都没想,本能的向侧后方一滚。可是那冰刺太快了,范萧并没有完全地躲开!

  “嘭!”

  长长的冰刺插入了范萧的左肩,然后竟没有停歇,直接钉在了地上!

  马上就要走进树林里的司徒飞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响声,停下了脚步,回过身,看见了那被刺穿左肩、钉在悬崖边上的范萧,脸上露出了畅快的笑意。

  突然,悬崖边上的地面竟承受不住了这强大的冲击力,开始出现一条裂缝,然后一点点的向两端延伸。

  虽然那冰刺已经化为水元素凭空消散了,可是悬崖边上的地面在承受了范萧和自身的重量下,很快的就完全断裂开来,带着上面的少年,开始向那深不见底的悬崖下坠落。

  倒在地上的范萧在地面断裂的一瞬间,看到了站在远处,满脸笑容地看着自己的司徒飞,和那极度伤心的程思月。

  程思月此时悲痛欲绝,望着那正在坠下无尽深渊的少年,她想要呼喊,可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有眼泪仿佛决了堤一样,漫遍了那如玉的脸庞。

  已经开始向悬崖下坠去的范萧,眼前的画面瞬间变成了天空。

  望着天上飘着的朵朵白云,范萧回想起了这些天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少女,想起了这一段快乐的日子。恍惚间,范萧好像看到了蓝天上映出了程思月那极其美丽而又充满单纯的笑脸。他伸出右手,尽力地朝那可望而不可及的笑脸够去。

  左肩贯穿的伤口血如泉涌,可是已经失去求生欲望的范萧却并没有用斗气封住伤口,任由其肆意地流淌着。

  范萧的脸上此刻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带着美丽的回忆,向那看不见底的深渊坠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