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昨晚生病了,发高烧,今天不上班强挺着完成了这章更新!

  ……

  “达西,你,给是不给!”黑袍男子站在那倒在地上的紫色巨兽身上,然后气喘吁吁地说道。

  这一人一兽在黑暗山脉内部从早打到晚,给这黑暗山脉搅得鸡飞狗跳,最终还是暗族的族长库尔特占了上风,将那魔兽族的首领达西踩在了脚下。虽然库尔特赢了,可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一身的黑袍也弄得破破烂烂的,身上也多出了很多的伤口。当然,这两个家伙并没有真正的拼命战斗,不然的话,这魔兽山脉恐怕会被毁掉大半。

  “库尔特,你不得好死,打死也不给!”那被踩在脚下的紫云兽怒着吼道。

  库尔特脚下斗气运足,猛地一发力,这紫云兽身下的地上竟硬生生地凹陷下去,半个紫云兽都埋在了地里。

  “哎呦!哎呦!别踩了别踩了,我给,我给还不成么!”紫云兽竟叫了起来,终于松口认服了。

  “哼!早这样不就结了,非要自讨苦吃!”库尔特听见达西终于松口了,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冷哼一声,从紫云兽身上跳了下来。

  紫云兽感觉到背上的重负一下子消失了,身子骤然一阵轻松,艰难的从深坑里爬了出来,摇了摇头,又变回了正常的人形,怒看着眼前的黑袍男子说道:“你真是手下不留情啊!跟你做了几万年的老邻居,下手竟然这么重!”

  “臭东西,要不是老子一万年前在凡人界的遗迹中受的伤落下了病根,早就把你给收拾服服帖帖的了,还用费这么大事?赶紧把东西拿来!”黑袍男子浑身衣服已经破烂,此刻他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来是一个绝世强者。

  “给你就给你,仅此一次,可没下回了!”达西说着,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九种不同颜色的七阶魔核,一挥手,就飞到了库尔特面前。

  库尔特也是伸手一招,便将这些魔核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说道:“哼,少在这跟我扯淡,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我的计划,要是到时候计划实现了,将这些人族全部灭绝,你们魔兽族不就又可以在这片九天大陆上任意驰骋了么?让你出这点力你还磨磨唧唧的!”

  “那是,那是!”听到了计划,达西立刻点头哈腰地说道:“咱的计划什么时候开始实施啊?”

  “还差几个关键的环节,保守的来说百年之内就可以开始实施了!”库尔特说完,便收起了随意的表情,眼睛眯起,凭空望向远处,似乎在想着什么。

  …………

  “靠,它们怎么还在追啊!”范萧抱着程思月一直在玩命地跑,已经跑了好久了,可是后面的那群苍狼还是不停地追着,现在他们已经跑进了一片陌生的林子里。

  “萧哥哥,这是哪啊?这个地方我们好像根本没来过,而且好像地图上也没有标注这里。”程思月在范萧的怀里,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说道。

  “是啊,我们好像跑的太远了,现在也迷路了,可是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不跑不行啊!”范萧一边跑着,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

  由于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而且前面的树丛比较茂密,范萧没有注意到前面是一个陡峭的山坡,跑着跑着,忽然脚下一空,重心完全偏离,眼看着就要摔倒了,可是想到怀中抱着的程思月,便腰间发力,在空中一拧身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时范萧才发现这是一个比较陡的山坡,可是此时身体已经停不下来了,只能紧紧地抱着程思月,向山坡下面滑去。

  “噗通!”二人在山坡上滑了好一会,终于滑到了山坡底下,可是谁知道这山坡下面竟是一个巨大的湖,结果范萧抱着程思月直接落入了湖中,不过自始至终范萧都一直紧紧地抱着程思月没有松手。

  冰冷的湖水灌入了他们的口鼻,呛得范萧和程思月赶紧浮出了水面,好在这个湖的边缘不是很深,也就刚刚两米左右,二人咳了一阵后,便拉着手,向岸边游去。

  二人爬上了岸,此时浑身已经湿透,阴冷的山风一吹,浑身上下都传来了一阵冰冷。

  “阿嚏!阿嚏!”程思月刚上岸,就连打了两个喷嚏,而范萧此时也重重地打了一个冷颤。

  “萧哥哥,那些苍狼没有追过来吧?”程思月抱着自己的肩膀,哆嗦地说道。

  范萧四处张望了一下,说道:“好像是没追过来,我们从那么高的山坡上滑下来,估计它们是追丢了,我们……”

  范萧扫视完四周,正当他一边回过头来,一边跟程思月说话的时候,刚张到一半的嘴巴就不动了,范萧忽然呆呆的愣在了那里,眼前的画面让他此刻竟然看得痴了。

  皎洁的月光洒在了眼前那近乎半赤裸的少女身上,那全部湿透的丝绸衣衫紧紧地贴在了身上,露出了大片大片的花白;那中等发育的胸脯和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身也都毫无保留的显露在了范萧眼中。

  望着那宛如精灵一般的少女,范萧竟看得痴了,鼻子忽然不争气的一热,流出了鼻血来……

  刚开始程思月因为感到有些寒冷,并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刚才看到范萧突然愣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自己时,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是近乎半赤裸的状态,那宛如冰玉般苍白的俏脸瞬间就变成了红透的苹果,羞得程思月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竟也愣在了那里。

  突然程思月看到一行鲜血从范萧的鼻子中流出,她才回过神来,也不顾自己那露出的大片花白,急忙关切地问道:“萧哥哥,你怎么流血了,是不是刚才从山坡滑下来的时候受了内伤啊?”

  “没、没、没事没事,一会就好了!”范萧也回过了神来,急忙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摆着手慌乱地说道。

  “啊?真没事啊?”

  “嗯,放心吧,真……真没事!”范萧的脸此刻也通红通红的。

  “没事就好,啊……阿嚏!”程思月忽然又打了个喷嚏。

  看到程思月冻得都已经开始发抖了,范萧急忙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生火的物品,一边就地准备生火,一边说道:“你看我,都忘记生火了,赶紧把火生起来,烤烤火!”

  温暖的火焰在这漆黑的夜里亮了起来,感受到了火焰的温暖,程思月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可是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还是让她感觉到一阵冷意。

  “萧哥哥,人家……人家要换衣服啦……”程思月红着脸,小声地对范萧说道。

  “噢,好,你在这换就行,我去周围撒些高阶魔兽粪便,放心,我不会偷看的。”范萧突然反应过来,立刻站起来,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向后走去。

  “萧哥哥,你也赶紧找个地方去把衣服换了吧,湿漉漉的,太冷了!”

  “啊,我还好,我不冷,我热,真热,不骗你,那个……我先去周围转转,一会你换好了叫我哈!”范萧抹了一把又流出来的鼻血,急忙转身快步走开了。

  看着范萧慌乱的样子,程思月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就地换了起来。

  最H7新kT章f节c上Z`酷Fb匠#网yR

  不一会,程思月就换上了一套干爽的衣服,然后便唤回了撒完高阶魔兽粪便、也已经换好了衣服的范萧,两个人便在火堆边上坐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