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程思月与火魔猿交手的时候,范萧的体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庞大的法力正在与体内蕴含九种自然元素的斗气不断地融合、不断地循环着,范萧此刻也感觉到体内的力量正在迅速的攀升,这是一种奇妙而又玄妙的力量!

  这种力量不同于斗气,也不同于法力和精神力,但是似乎却又拥有这几种力量的特性,如微风般柔和,却又蕴含着无尽的能量!

  范萧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仔细地感受着体内游走于各大经脉之中的那股强大力量,似乎有一种天地间的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

  似乎是感应到了那三阶大瀑布术的威能,范萧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那被轰击到巨石上的火魔猿,也看到了战场中那面色苍白的少女。

  范萧也本以为那火魔猿会丧失掉战斗力,可是没想到竟然站了起来,甚至还还能够凝聚火之元素,继续进行攻击,眼见着面色苍白的程思月此刻已经极度的虚弱了,根本无法再挡下这火魔猿的攻击。

  突然间,一股异常强大的气息从范萧身上散发出来,这股气息甚至带出了一阵狂风,引得在场的众人一惊,甚至是那正要发动攻击的火魔猿也是微微一怔。所有人都看向了范萧,然而让众人更加惊讶的是,那股气息竟然强大到了可以实体化,以肉眼可见的状态包围在了范萧身体的周围。

  然而火魔猿已经箭在弦上,眼前让它身受重伤的二人是无论如何也要除掉的,于是它猛地一运气,那火球带着破风声,向程思月呼啸而来。

  x!看Q正Z、版(章YN节h上酷匠网h

  刚才被范萧那强大的气息惊得侧目的程思月,还未来得及想明白范萧为什么会突然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气息时,就看到了那呼啸而来的大火球,可是她现在却已经无力再抵挡了,就在她打算放弃的时候,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分明就是范萧的身影,可是却让她感觉到似曾相识,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好像在哪里经历过一样。

  散发出强大气息的范萧,看见那大火球向程思月飞来,突然猛地将那类似于斗气的强大力量汇聚于脚下,身形一晃,瞬间就冲到了程思月的面前,抬手一挥,一股强大的力量随之而出,将那已经到了面前的大火球击散!

  那团由火之元素凝聚而成的大火球竟悄无声息的在空中熄灭了。

  程思月猛地一惊,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当初在凡人界的天池遗迹中,那个一击就将扑向自己的强大六阶魔兽打的倒飞出去的身影,同样的一袭黑衣,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身形。

  望着眼前背对着自己的范萧,两个身影在程思月的脑海中竟然瞬间重合了,一股熟悉的安全感一下子填满了程思月那本已经绝望的内心。

  程思月猛地摇了摇头,收起胡思乱想的心,又将目光拉回到了面前的一人一猿上。

  那巨猿似乎也没想到这个黑衣少年竟然一下子就冲到了这里,然后那样轻描淡写般的就挡住了自己的攻击,虽然自己已经重伤,可是那个大火球也不是如此轻易就能够挡得住的。

  就在巨猿打算凝聚火之元素,再次攻击的时候,它分明看到了范萧那已经泛红的双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杀意,一股来自灵魂的恐惧感瞬间爬上了这火魔猿的心头,使得它重重地打了一个冷颤。

  不过这火魔猿毕竟是常年在黑暗森林中拼杀的魔兽,在感受到了危机的时候,竟然也爆发出了嗜血的狂暴。

  “呼!”

  火魔猿再次施展出了天赋秘法,身上又燃起了炽热的红色火焰,大吼一声后瞬间就冲到了范萧的面前,然后挥起了巨大的拳头,冲着范萧的头上砸来。

  范萧冷冷地看着冲到面前,浑身沐浴着火焰的火魔猿,突然一拳挥出,迎上了那比自己拳头大了好几倍的拳头。

  “嘭!”剧烈的碰撞之后,范萧纹丝未动,围绕在身体周围的强大力量也没有使自己受到那火魔猿体表火焰的伤害。可是这火魔猿竟然连连倒退,巨大的脚掌重重地一下一下砸在地上,发出“咚咚咚!”的声响,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到底是怎样的强大,竟然能够与激发了天赋秘法的三阶火魔猿硬碰硬,然后还能占据绝对的上风!倒在不远处的严白此时眼中也透露出极度的震惊!因为他清楚,即使是已经身为中阶星空斗士的自己,也无法接下这巨猿刚才的那拳!

  程思月也被这面前的少年震惊了,明明在出发前,自己说好了要保护面前的少年,可是进入黑暗山脉以来,每次当自己面对危险的时候,这少年都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挡下那一次次致命的攻击!

  就在程思月还处于震惊的时候,竟然看到少年转过身来,看到了少年那充满微笑的脸庞,程思月不由得痴了,少女那青涩的春心此刻已经毫无保留的为眼前的少年敞开了。

  之前程思月对范萧的感情还只是一种朦朦胧胧的亲切感。每当她想起那绿色水滴吊坠带给自己那触动灵魂的感觉时,脑海中总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范萧的身影,这种好感只是因为那女神之泪的原因,并不是那种真正的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可是此时的程思月,却是真正地动了心。

  望着那清秀的笑脸,处于失神中的程思月恍惚间好像听到了面前的少年对自己说道:“思月,借我用一下你的法杖!”

  听到了少年的声音,程思月忽然回过了神来,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因脱力而苍白的脸上也瞬间变得红扑扑的。程思月害羞地递出了自己那镶着淡蓝色宝石的紫色的法杖。

  范萧看过了很多关于术师的书籍,他知道法杖对于术师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因为法杖上一般都会由阵法大师写入特殊的法阵,使得施术者对自然元素的感应更加清晰,所施展出来的法术能够得到大幅度的增强,同时也会节约很多的法力。虽然一些低级别的法力不用法杖也能施展出来,可是一些高级别的法术就不一样了,很多高级别的法术,如果不通过法杖施展的话,很可能还会给施术者造成灵魂上的创伤。

  程思月的这个法杖的杖基是用深海紫金所铸,长约一米,杖冠镶嵌的是一颗据说是从虚空中取得的虚空神石,虽然只有乒乓球大小,可也是极为的难得了,再加上法杖内部的强大增幅法阵,这个法杖已经达到了天阶下品了。也只有程氏家族这样的上古家族,才能有这么大的手笔了。

  握着手中的紫色法杖,范萧感觉到了体内运行的强大力量又获得了不小的增幅。

  那巨猿刚刚站了起来,凶残地盯着眼前的黑衣少年,就在它刚要再度冲上来之际,天地间的水之元素开始逐渐地在那少年头上聚集,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席卷这片区域!

  “水龙术!”范萧高举着法杖,心中一声低喝。

  “呼!”一条十多层楼那么高、三人合抱那么粗的巨大水龙瞬间凝聚而成,带着呼呼的巨响,盘旋在范萧的头顶之上。

  此时所有人都仿佛变得无比的渺小,包括那五六米高的巨猿。

  身处于远处站场外的众人也都屏住了呼吸,张着大大的嘴巴盯着这声势滔天的巨大水龙。司徒飞此刻心中也是大惊:“圣阶法术卷轴?他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法术卷轴?”

  身在站场外的众人,远远地看见这恐怖的巨大水龙,和散发出强大气息的范萧,全都以为是使用了法术卷轴所致,而只有身处战场中的严白和程思月才真真切切地看到,这威力巨大的水龙术是范萧自己施展出来的,并非是其他人心中所想的什么法术卷轴。

  隐藏在森林中的两位负责保护这组学生的老师,一开始也以为是靠法术卷轴施展出来的水龙术,可是随即他们却清晰地感应到这根本不像是储存在法术卷轴中的术,因为这术中,蕴含着与这黑衣少年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样的气息,完全不像是正常的术。

  “圣阶法术卷轴?不对!我的天啊!是他自己施展出来的!”发现了这个术的真相,他们也不由得惊呼一声,然后忍不住说道:“这…….这水龙术的威力竟然达到了中阶圣术师全力施展出来的水龙术的威力,这少年到底是何人,怎会有如此强大的奇怪力量!”

  “是啊,回去之后看来得向院长报告了,这简直是逆天啊!”另一个老师也惊讶地说道。

  在范萧的操控下,那巨大的水龙长啸一声,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俯冲向了已经愣在那里不住发抖的火魔猿!

  “轰!”一声巨响。

  火魔猿瞬间被那巨大的水龙吞没了,又重重地砸在了它身后不远处的那块巨石上,随后那块巨石竟在这巨大的力量下,寸寸碎裂。而那浑身骨骼尽皆断裂的火魔猿也仿佛一滩烂泥一样,堆在了地上。

  施展完这惊天的一击后,范萧体内的力量也已经被抽空,本来就还没有完全恢复的他感到一阵虚弱感瞬间袭遍全身,眼前一花,然后又向着身后的柔软怀抱中倒去。

  此时严白看着那因脱力而昏迷过去的范萧,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后,便移开了目光,意味深长地看向了远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