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一声闷响,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影豹巨大的头颅上!在强烈的碰撞下,范萧突然觉得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

  与此同时,影豹那已经挥出的锋利巨爪也落在了范萧的左肩上!

  刚才在范萧冲过来的时候,影豹的右爪已经向程思月挥出,他当时根本来不及多想,直接用自己的身体迎了上去,把程思月完全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嘶啦!”一声,在影豹被范萧轰得倒退出去的同时,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肩膀一直蔓延到左肘处!

  范萧的身子稍微晃了晃,然后又立刻站稳了。此时他半边的身子都被鲜血染红了,那束起的长发也因刚才激烈的碰撞而散落开来,残破的衣衫在风中被吹得衣袂飘飘,露出了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可是他却没有倒下,毅然决然的站在原地,宛如魔神降世一般,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从地上慢慢爬起的二阶影豹,目光中闪烁着渗人的杀意!

  望着那好似魔神一般的范萧,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个普通的少年,竟然以身体力抗相当于高阶斗士圆满的二阶影豹致命的一击,而且将影豹轰击在地上后,还能毅然决然的立在那里!

  就在二阶木系法术‘木缚术’刚刚锁定了那扑向范萧的一阶影豹时,程思月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无法再避开身后的攻击了,此时的她已经做好了拼命的觉悟。可是突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息从范萧的身上爆发出来,只见少年蓦地从地上弹起,冲向了自己的身后,就在两人交错的一瞬间,程思月分明感受到了那份与自己同样的决然!

  少年愤怒的吼声突然从身后响起!

  那一阶影豹已经被木缚术成功地束缚在了原地,可是少女却无暇再多看它一眼,立刻向自己身后的少年看去。

  当程思月回过头时,并没有看见她所担心的一幕,而映入眼中的,竟是那随风飘乱的长发,和那坚毅的背影!

  程思月看到了那倒在地上正要爬起来的巨大影豹,心中无比的震惊:他真的还是那个普通的凡人么?还是自己认识的萧哥哥么?为什么眼前的少年会如此坚定的站在自己身后,还变得如此的强大?

  不仅是程思月,严白、司徒飞、程飞以及知道范萧原本实力的所有人,全部都惊呆了,这个少年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强大!

  那只倒在地上的二阶影豹终于摇晃着站了起来,可是它的脑袋却突然一阵眩晕,然后“嘭!”的一声,又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俨然是范萧刚才全力的一拳使它的头部受到了损伤。

  严白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拼尽全力,一剑解决了自己的战斗,然后长剑突然脱手,射向那再次倒在范萧面前的二阶影豹,穿过它的脖子,将之钉死在了地上!

  范萧看到眼前的影豹被突然飞来的长剑钉死在地上后,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杀意从眼中消散,眼前一黑,便向后倒去。在昏过去的瞬间,他并没有感受到坚硬的土地,而是一个香软的怀抱……

  在范萧向后倒去的时候,程思月用自己柔软的身体接住了他,然而当她看见少年那满身浸透的鲜血和那深可见骨的狰狞伤口时,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然后两行清泪从那如玉的面颊滑落,滴落在少年清秀的脸庞上。

  夜幕降临了,黑暗山脉中的夜晚让人感觉格外的阴冷,那长相可怖的树枝仿佛是从深渊中伸出的魔爪一般,漆黑的森林中还会不时的传来各种怪兽的叫声。

  众人围坐在篝火的周围,都在闭着眼睛静静地打坐,唯独一位宛若仙子般的少女正出神地望着怀中还没有从昏迷中醒来的少年。忽然感觉到怀中的少年动了动,少女那飘飞的思绪才被拉了回来。

  “水!”怀中的少年发出了虚弱的声音。

  一口清凉的水滑入口中,范萧感觉舒服了许多,然后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萧哥哥,你可算醒了,真是吓死我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了?”程思月看到范萧终于睁开了眼睛,程思月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

  范萧昏过去后,体内的伤势还是比较严重的,不过在擅长水系治疗法术的程思月和斗气深厚的严白全力治疗下,身上的皮外伤也都已经基本看不出来,内伤也基本稳定住了,而且程思月还给范萧吃了一粒家族中的地阶上品的疗伤丹药,所以范萧现在的伤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不过是由于失血过多,导致还有些虚弱。

  “感觉好多了。那些影豹都解决了吧?”范萧虚弱的问道。

  “嗯,你昏过去后,那些影豹都被严白师兄给迅速地解决了。萧哥哥,你怎么那么傻,那可是相当于高阶斗士圆满的二阶影豹啊!”程思月的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责怪的神情。

  “你还说我呢,你怎么不先自救啊?你可是术师,身体那么弱,真的不敢想象那影豹的巨爪落到你身上的后果。”范萧也是一阵后怕地说道。

  “其实我的身上穿着父亲给我的地阶极品护体内甲呢,就算刚才我挨了那一下也死不了,最多是受伤罢了。可谁知道萧哥哥你竟然那么强,我当时还真怕你被那只一阶影豹杀掉呢。”程思月撅起了樱桃般的小嘴说道。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说的话有些难为情,瞄了一眼躺在自己怀里的范萧,可是范萧此时也正向她看来,在两人的目光接触的一刹那,程思月的俏脸上飞上了一抹红晕,立刻移开了视线。范萧此时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躺在了程思月温柔的怀里,清秀的脸庞上也羞得通红,便要挣扎着坐起来。

  程思月发觉范萧想要起身,便将手臂环在范萧背上,帮助他从躺着的姿势坐起来。可是范萧此时还是很虚弱,再加上程思月的力气也不是很大,范萧在起到一半时又向后倒了下去,程思月怕他摔着,便本能的用身体接住了他,自己的两团柔软与少年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范萧似乎也感觉到了背上的柔软,耳边又传来了少女那略带清香的呼吸,这两人的脸红的更厉害了。

  正在不知所措间,耳边传来了严白的声音:“你的伤应该是没什么事了,月师妹也给你服了好几种她家族的疗伤药,你再休息两天应该就可以自由行走了。”

  正在尴尬的二人突然听到严白的话语,都吓了一跳,然后抬起头来,才发现严白已经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二人的面前。

  “五天内切记不可使用斗气,你的内脏刚刚恢复,身体还无法承受斗气的运转。”

  “我会多加注意的,多谢你了,严白大哥。”范萧靠在程思月的怀中,感激地说道。

  “嗯,对了,你的实力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的斗气似乎也很古怪。”严白一脸严肃的问道。

  sh酷◎匠网首(n发)

  听到严白的问题,其实程思月也在好奇,本来范萧一年前还只是个凡人,怎么突然就成了高阶斗士,而且就算是普通的高阶斗士也是无法用身体硬抗二阶魔兽,还能将其一拳打飞的。

  此时二人的注意力已经从刚才的尴尬转向了严白的问题。就连刚才正在不远处幽怨地看着这二人郎情妾意的司徒飞,也不由得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其实我在出发前就已经是中阶斗士圆满了,然后好像是在当时危机的时候,突然就突破成了高阶斗士。”范萧说道。

  本来众人就已经隐隐的判断出了范萧拥有高阶斗士的实力,可是听到从范萧的嘴里亲口承认,众人的心里还是猛地抽搐了一下。

  “怎么可能?你这个年纪修炼就已经很晚了,基本已经无法成为强大的斗士了。而且就算你从小修炼,也不可能一年之内就突破成为高阶斗士!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竟然修炼的还是越修炼越难,最高只能修炼到高阶斗士的‘自然斗气’!”严白瞪大了眼睛,好奇地问道。

  范萧感受着严白认真的目光,心中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在揽月阁里只找到了这一种斗气功法,然后出于好奇,就练了起来,刚开始的一个月修炼的比较快,很快的就修炼出了斗气,可是在成了初阶斗士后,修炼就开始变得极其的缓慢了,一个月下来基本都感觉不到体内的斗气有丝毫的增长。”

  “嗯,自然斗气起点低,但是越往后修炼越慢,这是正常的,那然后呢,怎么突然就快了?”严白又问道。

  范萧耸了耸肩,然后说道:“这个嘛,是跟我那次受伤有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