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他应该从没修炼过,可是为什么会拥有远超过我的精神力?”严白心中很是奇怪。

  虽然自己的一丝精神力被淹没了,可是严白毕竟是星空级的高手,是九天学院的内院天才,这点小意外并不能让他感到慌乱。紧接着,他便毫无保留的控制自己的精神力进入范萧的识海。

  范萧刚感觉到自己那股磅礴的精神力瞬间淹没了先前进入自己脑海中的那一丝精神力,紧接着又一股巨大的精神力从自己的眉间涌入脑海中,引导着自己那股庞大精神力分出一丝,然后通过自己的手,进入了那块灵石。

  只见灵石上的符印一闪,然后各种信息便仿佛铭刻在了自己的大脑中。

  “好了,感觉怎么样?你现在可以随意的用九天大陆语言交谈了。”严白说道。

  “感觉好神奇。”范萧开口就说出了九天大陆的语言,仿佛就像母语一样的自然。

  “大哥哥,你说的话我能听懂了!”小羽听到范萧说的话,开心极了。

  “哈哈,我也能听懂你说的话了,太好了。我叫范萧,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范萧此时也是眉飞色舞,开心地问道。

  “我叫小羽,大哥哥,他们是谁啊?”刚才小羽看见范萧和这几个九天学院的内院弟子在一起就感觉很奇怪,然后就一直在旁边听他们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很是着急,但是又插不上嘴。这会终于能开口了,便急切的问道。

  “他们是我以前认识的,刚才有人找我的麻烦,是他们救了我。而且他们还让我以仆人的身份进入九天学院。”范萧说道。

  “是吗?那太好了,我刚刚通过了第一轮选拔,等明天再通过了第二轮复试,就能进入九天学院了,我还以为我进入九天学院后就不能经常和大哥哥见面了呢,现在好了,到时候我们就又可以经常见到了。”小羽高兴地说道。

  范萧听到小羽通过了第一轮选拔,也打心里也为他高兴。

  严白心中也是暗暗点头,毕竟九天学院招收的都是天才中的天才,这小子既然能通过第一轮选拔,证明他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严白大哥,那我要什么时候进入九天学院呢?”范萧问道。

  “为了安全起见,现在就跟我们走吧。”严白说道。

  “那我还需要准备些什么?”范萧突然想到自己也不能就这么两手空空的住进去吧。

  “萧哥哥什么都不需要准备,今天先跟我去把住处安排了,明天一早我会将你的名字上报,等学院那边登记完事后,学院就会给你分发衣服和日常用品了。”程思月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块淡蓝色的令牌,说道:“这个令牌要收好,能证明你是我揽月阁的仆人身份,有了它你才能进入内院。”

  “嗯。”范萧收下令牌,点头应道。

  “大哥哥你今天就走了啊!”小羽听到后有些闷闷不乐。

  “没关系啊,你明天过了复试,我们不就有机会见面了么。”范萧说道。

  “也对,等我过了复试,就又能见面了。”小羽说道。

  严白抬头看了下天色说道:“不早了,我们走吧。”

  “回去吧小羽,回去跟奶奶说一声,替我谢谢她,等我这边安顿好了,我就回去看她。”范萧不舍地说道。

  “嗯,我会和奶奶说的,奶奶知道了你进了九天学院,一定会很高兴的。”

  “小羽,那我们就先走了,我在九天学院等你!”范萧拍了拍小雨的肩膀,鼓励他说道。

  $;更新7最快上-酷@f匠5网|2

  与小羽告别后,范萧便随着严白他们一同进入了九天学院。

  ……

  九天学院内院深处的一个古朴房间内,两个人对面而立,一个是头发花白的老人,另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这两人正是九天学院的院长和严白。

  “你说的是真的?”院长面色凝重的看着严白。

  “是的,院长,那个凡人界的少年不知怎么,竟然来到了我们九天大陆。”严白说道。

  “能够让时间静止的传送术?这种术在九天大陆当今已知的强者中,能施展出来的,算上我在内,也不超过十人。”院长若有所思,然后说道:”对了,你还说在天池遗迹中遇到了奇怪的事情?”

  “嗯。”严白将在遗迹中遇到的事情与院长细说了一遍。

  忽然,听到绿色的水滴形吊坠,院长一下子呆住了,随后眼中竟流出了眼泪,他的内心此时无比的激动:“一万年了,终于有你的消息了!”

  “怎么了院长?”严白好奇的问道。

  “那个水滴吊坠,叫做女神之泪,是一万年前我们九天大陆一位封号级女术师的贴身之物。”院长一边眼神呆滞的看向远处,一边若有所思的说道。

  “封号级?和您一样是封号级?还是术师?”严白惊讶地说道:“天啊,术师的修炼比斗士的修炼更为困难,竟然能修炼成为封号术师,真是不可思议!”

  “她是我的妹妹,月蝉,封号为圣月术师!”院长喃喃地说道。

  “什么,圣月术师?就是当初九天大陆十万年内唯一可能成为神术师的圣月术师?她怎么了?她的贴身之物怎么会在凡人界的地球上?”严白心中也是非常地惊讶。

  “万年前,上一次通往凡人界的通道打开时,我还是封号斗士前期,本来那次应该由我去探查凡人界地球上的天池遗迹,可是就在那不久前,我身受重伤,精神本源受到重创,短时间内没法恢复,于是圣月术师就替我前去探查。本来以她封号级的实力,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可是就在她进入遗迹的第三个月,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命简竟然碎掉了,死在了遗迹中。那个女神之泪,正是她的贴身之物,而那个能够让时间静止的传送术,应该也是她死之前布置的,那个少年应该就是触发了这个传送术,才来到了这里吧。”院长述说出了当年的往事。

  “可惜女神之泪和那个戴面具的黑衣人一起消失了,我们没有带回来。”严白遗憾地说道。

  “这不怪你们,能够一击就震退相当于中阶圣斗士的,有着神兽血脉的六阶魔兽,应该也是达到了封号级的实力了吧,根本不是你们和带队老师能够抗衡的,况且女神之泪周围的法阵,你们也无法进入。唉,不知在我大限之前,还能否见到女神之,还能否知道妹妹的死因。”院长话语中满是凄凉。

  封号斗士有一万五千年以上的寿命,如今院长已经快接近大限了,如果他在大限之前还无法突破成为神斗士的话,就会仙逝了。

  “放心吧院长,您大限之前,一定会突破成为神斗士的。”严白安慰院长说道。

  “神斗士,谈何容易,神斗士和神术师根本就是传说中的存在,至于是否真的有神斗士,我们谁也不知道,据记载九天大陆已经至少十多万年没有出现过了,我已经这把年纪了,现在连神级的门槛都还没摸到,这突破的可能性已经不高了。”院长叹了口气,茫然地说道。

  是啊,严白也清楚,神斗士和神术师,那本就是传说。

  “那个凡人少年怎么办?”严白问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精神力如此庞大,可是他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从没修炼过法力,基本很难掌控好自己庞大的精神力,而且就算他能从精神力中提炼出法力也没有用,成为术师最重要的是与自然元素有着很高的亲和力,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一种自然元素,而感悟自然元素这方面他也从来没有修炼过,所以想成为术师是基本不可能了,至于斗士,他已经十七岁了,早就过了修炼基础斗气的年龄了,想成为高级别的斗士也已经不可能了。”院长说道。

  “是啊,想成为斗士一般都是要从小练体,使身体能够成为斗气的良好载体,而且只有在十五岁前修炼出斗气,成为初阶斗士,才有可能在四十岁之前突破成为星空斗士,否则的话,一步慢,步步慢,可他如今到了十七岁还没有修炼过,就更不用提斗气了。而且起步的年龄越大,修炼越慢,现在即使他能够在二十岁左右修练出斗气,修行的速度也会比常人慢上数十倍,这辈子修炼到老最多也就是个中阶星空斗士,而如果想成为圣斗士,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严白也分析道。

  “那就让他在九天学院内院安稳的度过一生吧,也算是没有愧对圣月术师生前设置的传送术。”院长说道。

  “我知道了,院长。”严白心中此时也认定范萧此生修仙无望,在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只是可惜了他那庞大的精神力。”

  谁也没想到,即使是修炼超过万年的院长,也没有料到今天几乎已经断了仙根的一个凡人,日后会将九天大陆了弄得天翻地覆,令所有的强者胆寒,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不爱上班说:

  幽梦仙家境,神游弄太虚。

  得盼美人顾,倾城戏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