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萧看着缓缓向自己走来的司徒飞,心里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怎么这么倒霉,我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搞清楚状况,怎么就惹下了一个仇人,看样子对方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又明白对方不会善罢甘休,范萧心里也是多了一份坦然:“想我范萧从小到大,受到的欺辱还少么!哼,既然你不会放过我,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就算是死,也要让你付出点代价!”范萧死死地盯着向他走过来的司徒飞。

  司徒飞走到范萧面前,突然右手探出,抓住了他的衣领,范萧想向后挣一下,可是感觉这只手像钳子一般死死的抓住了自己,丝毫无法撼动。

  司徒飞冷笑一声,便要拽着范萧向自己帝都的家中走去。这时范萧忽然心中一横,紧紧地咬着牙,下定了拼命反抗地决心。明知自己敌不过,也不甘心屈服!

  范萧用尽全力,向司徒飞的手咬去。

  “啊呀。”司徒飞忽然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剧痛,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没想到这个在他眼中就像蚂蚁一样的凡人土著会反抗,还咬了他一口,顿时心中升起了一阵屈辱感。

  司徒飞毕竟修炼斗气多年,已经是高阶斗士,单凭范萧咬一口是无法破开司徒飞护体斗气的。虽然没有怎么咬坏,可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还是很疼的。

  范萧此刻紧紧地咬住司徒飞的手,丝毫不肯松口,司徒飞怒火中烧,瞬间激发了体内的斗气。

  忽然范萧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司徒飞手上传来,紧接着嘴上感觉到一阵剧痛,自己一下子被震的松开了口,倒在了地上。这股力量直接将范萧下巴的挂钩震得脱了臼,他的嘴里也全都是血。

  司徒飞俯视着倒在地上的范萧,怒道“哼,竟然敢咬我,还真是一条狗!垃圾,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乖了。”

  范萧看着发怒的司徒飞,知道自己这次死定了,就在范萧已经做好准备,坦然面对司徒飞的魔爪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两人中间。

  “司徒飞,你要干什么,想把我们九天学院的脸丢尽么,九天学院的内门弟子在学院门口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你就不怕这成为帝都里的笑话么?”来的人正是当初和司徒飞、程思月他们一起去凡间界的严白师兄。

  “哼,原来是严白师兄。”司徒飞眼见着煮熟的鸭子飞了,心中虽然非常气愤,可是没办法,严白毕竟早就已经成为了初阶星空斗士,虽然卡在了初阶星空斗士巅峰已经两年多了,可是随时能够突破成为中阶星空斗士。要知道,普通斗士和星空斗士的差距是天壤之别,就好比是用鸡蛋和石头来比硬度。虽然严白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可是司徒飞还是多少有些忌惮他的实力。

  g酷●Z匠:/网永"久免费看c小“说;;

  “臭小子,这次算你走运,反正你也逃不出这九天大陆,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哼!”说完,司徒飞便气愤的转身离去。

  司徒飞心中非常不甘“本来可以好好折磨这小子一番,又是这严白坏我好事,哼,也好,有趣的猎物慢慢玩才有意思。不过明天就能得到一颗五阶的火属性魔核,还算不亏,不不,应该是赚了。”想到这,司徒飞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

  看着转身离开的司徒飞,严白心中也是无奈,这司徒飞的家族背景庞大,自己也只能小小威慑一下他,如果来真的,自己还真不敢拿他怎么办,这次还好自己来得及时,救下了这个凡人土著。

  范萧见得司徒飞远去的背影,心中满是不甘,眼中也喷出了愤怒地火焰,可是嘴上传来的剧痛,让他不由得咧了咧已经脱臼的下巴。

  “严白师兄,发生了什么事?”正在这时,一个银铃般清脆动听的女孩子声音传来。

  范萧顺着声音抬头望去,瞬间呆住了!向自己走来的少女,那清纯稚嫩的俏脸,宛若白玉一样完美无瑕;曼妙纤细的身姿,透露出一股清新优雅的气质,虽然此刻的少女还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一般,可是却已经拥有了一丝倾国倾城的气息!

  坐在地上,看着眼前好似仙女一样的美丽少女,范萧不由得看得痴了,似乎都忘记了伤口上的疼痛。

  “没什么,月师妹,是这司徒飞又在这惹事,不过他已经走了。”严白淡淡地回答道。

  原来程思月几人随着严白师兄在附近维持秩序,忽然他们感觉到这个方向有一股强烈的斗气波动,估计是有人在这打了起来,几人中只有严白境界最高,是星空斗士,于是严白便一瞬间全速赶了过来,其他几人实力较弱,来得便比较慢,待得司徒飞走远后,程思月几人才刚刚赶到。

  这时,程思月看到了嘴里留着血,倒在地上的范萧,一瞬间愣住了:“怎么会是他?”程思月此刻心中满是震惊,上次在凡人界见到他的时候,自己就有一种极其熟悉、亲切的感觉,特别是他胸前露出的绿色吊坠,仿佛令她的灵魂都产生了波动。

  “严白师兄,他怎么会来到了九天大陆?”缓过神来,程思月偏过头,向旁边的严白师兄问到。

  “别问我,我也正纳闷呢,按常识来说,凡人界的生命是无法进入九天界的,可是他明明就是一个凡人界的土著,怎么会突破空间的限制,来到了这里?”严白也是一头雾水,耸了耸肩,继续说道:“我们之前在凡间界遇到他之后就去了天池遗迹,在那里我们呆了就快三个月了。”

  “是啊,然后在连接九天大陆和凡人界的通道关闭前,我们打开传送卷轴,回到了九天大陆后,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这前后加起来也好几个月了,怎么现在他竟然会在这里出现。”程思月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之前在凡人界的时候,这男孩身上那种莫名的亲切感让程思月非常的好奇,可是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那次少年转身离去后,本来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可没想到竟在这九天大陆,再一次相遇了。

  程思月心中满是感慨,一双秀目再次仔细向范萧看去。看着范萧正痴痴地望着自己,程思月俏脸上不由得飞上一抹绯红。

  范萧突然缓过神来,也感到了一阵害羞,不好意思地移开了与少女对视的目光。

  “咦,奇怪,怎么那种莫名的亲切感没有了?”程思月此时看着范萧的时候,突然发现之前心里的那种强烈感觉现在竟然感应不到了。

  范萧此时也从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程思月忽然想到了之前在凡人界的天池遗迹的山洞中,分明看到了少年带着的绿色吊坠,便立刻诧异的问道:“你,还好吧?请问,能让我看到一下你的吊坠么?”

  “啊,啊……”范萧张着嘴,指着自己脱臼的下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他的下巴脱臼了,你帮他治疗一下吧。”严白一眼便看出了范萧的下巴脱臼了。

  “哦,你看我,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没事,我帮你治一下,马上就好。”程思月俏脸一红,然后手中立刻凭空出现了一根一端镶着一颗淡蓝色宝石的紫色法杖。

  程思月法力涌动,紧接着法杖上端那淡蓝色的宝石上发出了蒙蒙的光亮,然后法杖在范萧的下巴上轻轻一点,“咔”的一声,范萧的下巴竟然奇迹般地恢复了,甚至连嘴巴外面和里面的伤口也都以可见的速度愈合了,更加神奇的是整个过程中范萧不仅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还感觉非常的舒服。

  程思月收起了法杖,红着脸,对范萧说道:“这回,能让我看一下你的吊坠了吧?”

  “好神奇”,范萧忍不住赞叹一句,然后接着回答道:“吊坠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哪去了,我来到了这里,醒来后,就发现吊坠不见了。”

  “那你是怎么来到九天大陆的?”严白突然问道。

  “这里原来叫九天大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本来在地球上,被一帮小混混围殴,忽然感觉天地间的一切一瞬间静止了,然后吊坠发出的绿光把我包在里面,白光一闪,我就失去了意识,醒来后,发现自己就来到了这里。”范萧如实回答道。

  “传送术?还能够让时间瞬间静止?”严白听后心中一惊,他曾在九天学院的藏书里见过类似的描述,这可是传说中的术,只有接近神甚至是真正的神的力量才能施展的。

  “看来,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回头我得向院长汇报了一下了。”严白心中暗暗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