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飞待得范萧走近,突然伸脚一绊,刚好路过的范萧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手中的菜和汤也弄了旁边桌的一位肥胖客人一身。

  “司徒飞,你!”严白和程思月一下子怒了。

  司徒飞却没事人一样偏过头,眼光瞟向一旁。

  程思月不顾弄脏身上的衣服,急忙起身把范萧扶了起来,范萧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可是刚起来,那个被泼了一身汤和菜的客人飞起一脚又把范萧踹倒在地,气愤的说道:“你瞎么,臭小子!你们谁是经理?”

  “我是,我是大堂经理”大堂经理早已闻声跑过来,眼睛一转,急忙赔笑道:“顾客,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小孩毛手毛脚的,我这就让他给您赔礼道歉,这桌菜我们免单,您的衣服我们也会给您洗。”

  “赔什么礼,道什么歉,气死我了,现在就让他滚蛋,不然下次我来再看见他在这,我就砸了你们的店!”肥胖客人怒道。

  知道真相的程思月刚要开口为范萧解释,可是严白师兄却一把拉住她,默默地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节外生枝。

  “是是,您放心,消消气,我这就让他滚蛋”大堂经理转向范萧,立刻面色一变:“没听到么,赶紧回宿舍去收拾东西,今天就给我滚蛋!”

  范萧重重地摔了两跤,坐在地上好一会才缓过神,此时他才反应过来好像是谁绊了自己一下。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愤怒抬起头,正巧看到了正一脸坏笑,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司徒飞。他刚要站起来发作,就被膀大腰圆的大堂经理往外拽去。

  大堂经理一边往外拽范萧,嘴里还一边愤怒地说着:“滚滚滚,赶紧滚!”

  范萧此时的心里更加的气氛,心里多年来的压抑也爆发出来,于是用力的甩出了被拽着的手臂,气氛地说道:“哼,走就走,老子还不稀干了呢!”

  说罢,少年潇洒地转身而去!

  程思月在范萧第二次爬起来的时候,分明看到了不小心露出范萧衣领外的绿色水滴吊坠,她一瞬间便愣在了那里,那种莫名的亲切感更加的强烈了,仿佛大浪一般猛烈地冲击着程思月的灵魂。

  少女出神地看着走出饭店的少年,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司徒飞见状心中满是怨恨:“哼,臭小子,要不是我的修为被这凡人界的规则压制着,老子早就让你灰飞烟灭了,月师妹竟然会去扶你?哼,走着瞧,我会让你尝尝厉害的。”

  ……

  收拾完行李,夜色已经深了,昏暗的路灯下,范萧背着大背包,低着头默默地走在大街上,不知何去何从的他心中满是烦闷。

  “龙哥,咱这是要去哪啊?”一个公鸭嗓子,浑身穿得花花绿绿的小青年向旁边的人问道。

  “等会龙哥带你们去逗逗狗,哈哈!”一个胳膊上有着刺青的二十多岁男子对他说道。

  “啊?逗狗?”

  “哎呀老五,你下午的时候没在,不知道,咱龙哥今天可是接了一单大买卖啊!”一个绿色头发的小混混一边说着,一边满脸得意之色,然后又对那刺青男屁颠屁颠地问道:“大哥,那小子给咱的金子是真的么?”。

  “废话,那还有假,你龙哥我在外混了这么久,这还认不出来?巴掌大的一块金砖,值不少钱呢,等明天咱去卖了,你们几个小兔崽子都有肉吃,哈哈!”一想到那块金砖,龙哥就乐的合不拢嘴了,天上竟然掉下了这么大个馅饼,真有冤大头。

  “是啊,是啊,跟着龙哥有肉吃,哈哈,不过这买卖真是赚,一块金砖,教训一个小屁孩,这波不亏啊!有了钱,我就能找代练给我上黄金了,哈哈。”另一个杀马特风格的小混混也开始了自己的幻想。

  “怎么回事啊龙哥?”公鸭嗓子青年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今天下午的时候,一个小子过来跟我谈了一笔买卖,给了我一块金砖,让我去教训一个十多岁的小服务员。”龙哥话刚说到一半,一个背着大包的瘦瘦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街道拐角。

  “哈哈,快看,就是他,哈哈!”

  “喂!那小子,你过来!”龙哥运足了气,大声喝道!

  听到大喝声,范萧先是愣了一下神,然后缓缓地抬起头,看见前面不远处站着大概六个人。

  “我们龙哥叫你呢,臭小子,过来。”那个杀马特风格的青年扯着嗓子喝到。

  看到范萧没什么动静,龙哥一行人慢慢地走了过来,把范萧围在中间。

  #"酷d}匠网2首*2发?◇

  “臭小子你是不是聋了?哥几个,抄家伙,往死里揍!”龙哥说着抽出了甩棍。

  六个青年一拥而上,几下子便把范萧打倒在地,然后不住手的用棍子使劲儿往范萧身上招呼。

  范萧还没从失业的打击中缓过来,就遭遇到了这突如其来的横祸,只能拼命地捂着头。

  范萧紧紧地咬着牙,强忍着身体上的巨大痛苦,却不肯发出一句求饶,因为他知道,求饶是没有用的,这些人根本不会心软。

  突然一根棍子的一头结结实实地杵在了范萧的后背上,范萧痛苦的一仰,手本能的往后一缩,脑袋便露了出来,紧接着,“砰”的一声,一棍打在了范萧的头上。

  这一棍本来是极重的一下,而且还是打在要害上,可是范萧的头上却并未感觉到一丝的疼痛,紧接着眼前绿光一闪,天地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了,正要再次打向他的棍子全都停在了半空中,这几个流氓也都保持上一秒的动作和表情静止在了那里。

  “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范萧眼前开始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一团柔和的绿光从他胸前的吊坠中发出,包裹住了蜷曲在地上的范萧,他身上的伤一下子便恢复了。

  忽然,吊坠消失了。

  范萧的意识仿佛逐渐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恍惚间,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漆黑的洞中,好像又看到了有几个人盯着自己,然后眼前白光一闪,便失去了意识。

  如果意外没有发生,如果一切都不曾发生,范萧或许会在这凡间,平淡的度过自己的一生,跟大多数人一样默默无闻的一生:娶妻、生子、住着廉价的小房、吃着廉价的菜,送走父母,然后自己慢慢终老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不爱上班说: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