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大陆修炼等级介绍九天大陆是斗士和术师的天下。他们被分为五个等级:斗士或术师、星空、圣级、封号、神级。修炼斗气和斗技的被称作斗士!五个等级分别为:斗士、星空斗士、圣斗士、封号斗士和神斗士;靠感悟天地间自然元素修炼法术的被称为术师!五个等级分别为:术师、星空术师、圣术师、封号术师和神术师!而斗士和术师的前三个等级又都分为初阶、中阶、高阶三个小级别。

  ……

  九天界九天学院内,一间古朴的书房内,一个老者正翻看着一本旧的已经发黄的书,忽然老人心意一动,房门便自动打开,这时一个身着灰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院长,时辰快到了。”

  老者慢慢合上手中旧的已经发黄的书,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似乎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才缓慢地说道。“是啊,真快,一万年了过去,九天大陆与凡人界的通道又要打开了。”

  “院长,各大学院以及各大势力为了迎接这万年一次的机遇,也已经开始准备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尽早着手做些准备?”

  “嗯,岳峰,你去安排,切记,一切以安全为重,遗迹内部深处只有学院长老们才能深入探查,至于学生们,就让他们跟着老师在外围长长见识,磨砺磨砺吧。

  “我知道了院长,我会安排有实力的老师带着学生们以小组的形式分别前往不同凡人世界的遗迹。”

  “虽然由于凡人界的规则压制,无法使用法术和斗气,但是凡人毕竟只是凡人,让学生们在不暴露身份的同时,不要去欺负凡人,毕竟修炼一途修行的不仅仅是术,还有心性。”

  “明白了,院长。”岳峰略一躬身,然后便退出了书房。

  屋中沉寂了好一会后,老者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一万年了,你当初到底遇到了什么,竟然会死在遗迹中,唉,希望这次他们能够在凡人界探查到当年的真相吧。”

  老者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

  凡人界夕阳西落,热的恼人的下午已不那么炎热,学校的门口熙熙攘攘,学生蜂拥而出,一边打闹一边飞奔向家中。

  “快看这个二傻子!”一个胖乎乎的小学生一脚踢在了一个瘦小男孩的书包上。

  “哎呀,你说你们总欺负人家干啥!”另一个高一点的小孩一边假装正经的说着,一边在侧面用力地推了一下这个瘦小男孩。

  瘦小男孩向旁边踉跄几步,险些摔倒。他勉强站稳后,偏过头,眼睛狠狠地盯着刚才推他的那个小孩,表情中透露着一股冷意。

  就在他打算冲向这个推他的小孩时,另一个小孩悄悄的从他后面冲上来,脚下一绊,手上一推,这瘦小男孩直接趴在了地上。

  “哈哈,真是个二傻子!”

  “哈哈”“哈哈”几个小男孩把这个瘦小男孩在地上推来推去,书包也扔出了好远。

  “走喽,打游戏机去喽!”欺负完人,几个小男孩一边笑着一边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望着这几个欺负他的小孩渐渐跑远,瘦小男孩心中满是不甘,拳头用力地砸了一下地,眼睛死死地盯着跑远的几人,清秀的小脸上此刻充满了愤怒。

  小男孩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用力地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默默地捡回了被丢了老远的书包,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后,向家里走去。

  街道的转角是一个老式的破旧楼房,小男孩拿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萧儿,回来啦,怎么又弄一身土,是不是同学欺负你了啊?”刚进家门,一个中年妇女迎了出来。

  小男孩目光游离,急忙掩饰着说到:“没有啊妈,我不小心摔倒了,没事,我回屋去写作业了,晚饭不吃了。”说着,瘦小男孩快速脱掉了鞋子,跑进了自己屋中。

  “唉!”

  母亲看着满是心疼,嘴上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母亲也没有办法,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个瘦小男孩名叫范萧,今年十一岁,还在上小学,父亲几年前外出打工时发生意外,双腿被砸断,虽然接上,可是依旧落下了残疾,只能坐在轮椅上。现在一家只能靠母亲辛苦养活,家里穷得很,没钱买新衣服,上学的时候也只能穿得破破烂烂。

  范萧平时在学校的时候,同学经常会欺负他。范萧也忍过,也反抗过,可是大家却是变本加厉,合起伙来欺负他。

  范萧的父母都是没什么能力的老实人,他也不想给父母增加什么负担,所以无论遭受多大委屈都会默默地咽下去,可是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回到屋中,关上门,范萧独自趴在床上紧紧地抱着被,小拳头攥得死死的,满是不甘的他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家里没有钱!为什么他们总是欺负我!我不甘心!”

  忽然,范萧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从自己胸前的衣襟里摸出了一个矿泉水瓶盖大小的绿色水滴形吊坠。

  表面上看这个吊坠普普通通的,但是绿汪汪的,看起来有些像是玉,可是重量上却轻很多,给人的感觉像是路边十多块钱的人工饰品。

  这个吊坠是范萧的爷爷年轻下地干活时捡到的,可能是哪个地主被抄家时遗弃的,当时想去卖掉,可是却卖不上价钱,扔了又觉得可惜,爷爷索性便随手把它放在杂物盒里就再没问津过。后来范萧出生了,两岁的小范萧有一次发现了这个小吊坠,非常喜爱,每天只要拿着这个吊坠,就不再哭闹,爷爷见状,就把吊坠穿上小细绳,挂在了孙子的脖子上。

  手中握着吊坠,范萧心里好受了许多,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唉!”范萧闭上了已经瞪得有些发红的双眼,重重的叹了口气,心里想道。

  伴着委屈,怀着不甘,范萧渐渐地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梦见了自己拥有了神奇的能力,在天空中飞翔,所有人都在为他欢呼,所有欺负过他的人都匍匐在自己的脚下…….年少尝艰辛,泪浸犹梦吟。

  纵横九天志,回首不做仙。

  六年后……

  “服务员,快点,我们桌的菜怎么还没上呢?”

  “哎,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催一下。”一个身着服务员衣服的小伙子急忙回应道。

  “范萧,把这桌赶紧收拾了!”饭店的大堂经理催促道。

  “哎,来了!”

  今年范萧已经十七岁了,正是上高中的年纪,可是家里实在困难,没法继续供范萧读书,范萧也觉得母亲压力太大,不想让父母每天省吃俭用的过日子,想出来赚钱,帮母亲分担生活的重负,于是初中毕业后,范萧便离开了学校,早早地步入了社会。

  可是对于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来讲,赚钱谈何容易,范萧便来到一个饭店做起了服务员。

  如今的范萧依然像以前一样,很少说话,很少欢笑,可是却在这些年的逆境中,变得更加的成熟,骨子里也多了一份桀骜不驯。

  饭店里聊天声不绝于耳,吆喝声也不时地想起,这时,饭店的门打开了,一行四人走进了饭店,这四人全都年纪轻轻,其中一个明显比其他三人年长,大概二十多岁,其他三人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左右,显然这一行人以这位二十多岁的男子为首,他们寻了一处靠窗的位置便坐下了。

  忽然,四人中唯一的一个女孩子,不知为何心中一乱,眼神茫然地扫过四周。

  就在她的目光落在了正在传菜的范萧身上时,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涌上了她的心头,似乎连她的灵魂都被这种强烈的感觉所牵动。

  gD酷/^匠a网永R{久4t免费看.1小、说+

  “怎么了月师妹?”年长的男子察觉出了少女的不对劲。

  这个女孩子叫做程思月,是这一行人的师妹,虽然年龄不大,但是肤白宛若飘雪,精致的面庞好似玉雕,中等发育的胸脯和纤细的腰身使得她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淡雅的气息。程思月不仅外貌单纯可爱,而且她还性格温柔,心地善良,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极其惹人怜爱。

  此刻的她好像没有听到师兄的话语,依然呆呆的愣在那里。

  “严白师兄,你看这小子。”四人中一个浑身纨绔气息的少年斜了一眼正端着一个托盘向他们这边走过来的范萧,然后略一偏头,向那位师兄示意道。

  “嗯?”严白师兄眉毛微翘,顺着看去,然后不解地问道:“月师妹,这小子怎么了?”

  “没,没什么。”程思月忽然回过神来,慌张地回应道。

  看到程思月的反应,这一身纨绔气息的少年心中一阵不爽:“我追了月师妹这么久,已经尽力的表现,而且我家族又有权有势,她对我还是冷冷淡淡,这一个凡间的臭小子怎么就吸引了月师妹的注意了?哼!”

  “严白师兄,这小子一定有问题,我去教训教训他。”说罢,这个纨绔少年便欲起身上前。

  “胡闹!坐下!”严白呵斥道:“司徒飞,你忘了老师怎么嘱咐我们的么,这是凡人界,不得对凡人胡来!”

  听到严白的训斥,司徒飞心中更加火大,本就心胸狭隘的他心里想到:“哼,严白,少在这得意,你现在有学院的庇护,我没法用家族的力量收拾你,敢在老子头上耍威风,哼,等你以后不再受到学院庇护的时候,可别落在我手里,看你到时候还怎么耍威风。”

  想到这,司徒飞冷哼一声,然后看向正走过来的范萧,嘴角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不爱上班说:

  不上班的新书上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保证每日更新。因为不上班也是个资深读者,非常讨厌烂尾的太监小说,自己也深受其害,所以不上班保证一定会给大家奉献一个精彩的完结小说!一定会尊重每一位读者!欢迎大家收藏!谢谢大家支持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