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屋子中传来一丝清脆的碎裂声,而众人也都纷纷安静了下来,将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了那黑色四溢的屋子上。

“咔嚓,”碎裂声再次传来,众人的心似乎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他们都很好奇,这传说中的邪族帝脉到底会是个什么模样,有人在心中也开始幻想,这邪族帝脉会不会是一头凶恶的巨兽,或者是长相奇丑无比的怪物,毕竟他们都没见到过邪族中的人,胡乱猜疑也是正常的。

“咔嚓,咔咔咔~”碎裂接连不断的传来,众人都是猛的一震,他们知道这邪族少主,似乎已经破茧而出了。

“轰,嗡嗡嗡~”一阵轰鸣声传来,封印邪族少主的封印也在这轰鸣声下,破开了众人又是一颤。

“嘎吱”这声音不是推开门的那种声音,这种声音而是脚踩着木地板的声音。这时那冲天而上的黑色光柱以消失不见,弥漫在这屋子周围的黑气也尽数撤到了屋子中。

“嘎吱,嘎吱,嘎吱~”那声音离门外越来越近,而这每一脚似乎都踏在了在场每个人的心头上,每一步踏下都让他们的心狠狠的一颤。

“额,我们为什么要怕他啊?”这时在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众人都把惊讶的目光投向了说话的他,“对啊,我们为什么要怕他呢!”“是啊,是啊”……

为首的黑衣人也蒙了,心里也暗叹道:“我们为什么要怕他呢?”

众人仔细想了想,不禁露出了苦笑之情,其实刚才他们是在自己吓自己啊!

“兄弟们上,杀了邪族少主我们就有享用不尽的财宝和女人了!”为首的黑衣人突然喝道。

“是啊,为了享用不尽的财宝,兄弟们我们冲啊,杀了邪族少主!”“杀了邪族少主!”“杀了邪族少主!”“杀了邪族少主!”……为首的黑衣人的话领他们无比向往,因此在人群中也产生了共鸣。

此时的他们看向那屋子的不是惊恐之意,而是浓浓的炽热之意,有的人甚至把那邪族少主当成了女人财宝,渴望的他们他们已经被利益冲昏了头脑,但是下一刻他们则是体验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

“冲啊,”“冲啊”……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阵爆喝,众黑衣人似潮水一般涌入了那屋中。

“不要!”一旁的李玉瑶闻此声后脸色惨白,传来一声轻喝,随即向那屋中冲去。

“滚!”那为首的黑衣人,见李玉瑶冲了过来,脸色阴沉了下来,随后暗自运转法诀,伸出右手当即向李玉瑶拍去,他可不能让李玉瑶坏了他的好事。

“尔敢!”这时屋中传来一声怒喝。

  酷Q匠6√网。永久#免…-费看z“小说`6

一炳紫色的七尺长剑从那屋中飞逝而出,向那为首的黑衣人刺去。

而那为首的黑衣人一心想着击杀击杀李玉瑶,而他并没有发现一炳长剑正向他刺来。

“首领小心!”这时有人发现了那长剑是向那为首的黑衣人刺去的,急忙大喝。

那为首的黑衣人也大惊,可他晚了,“噗!”那炳紫色的七尺长剑直接贯穿了那为首的黑衣人的头,而那紫色长剑贯穿了那为首的黑衣人的头后,直接化为乌有了,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其余的黑衣人也都忍住了向那屋中冲进去的冲动,而是停下来望着他们的首令倒地。

“轰!”屋中紫色的雷光泛起,直接将这间屋子给轰成了渣,而那群黑衣人则看清楚了那屋中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个人,此时那群黑衣人心中浮现出了这句话。

那人正是李星玄!此刻的他看起来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原本墨蓝的长发,现在直接变成了蓝色的长发,原本俊俏的脸庞,现在尽是妖异之感,原本黑色的瞳孔,现在则变成了蓝色的瞳孔,他周身的无形气势,也增强了许多,一种大帝之势,许许散开,唯一没变的,则是那一袭黑袍!

此时的他周身被紫色的雷光所包围,如果现在把雷帝这个称号加给他,一点都不觉得勉强。

众黑衣人看到此番情景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眼中尽是震惊和恐惧之意,但此时恐惧之意更为浓烈一些。

一旁的李玉瑶见到李星玄竟是这番模样,她的心也是狠狠的颤动了一下,但是看到李星玄没事她那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这时李星玄轻喃道:“帝剑!”“轰,轰,轰~”李星玄周边紫色雷光,开始翻滚了起来,发出了阵阵轰鸣声。

“嗡,嗡,嗡~”一阵剑鸣声再次传来,这时在李星玄周边紫色雷光皆化作了一把把紫色七尺长剑,悬浮于李星玄周边,粗略一估大概有上千把,紫色长剑。

而众黑衣人见此也是闻知色变,恐惧之意越加之浓。

“跑!”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大喝一声,闻此众黑衣人各自运转起了法诀,卯足了劲的往外冲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李星玄众黑衣人都开始了逃窜,嘴角轻扬右手缓缓抬起,向那逃窜的人一点,随后嘴唇微动,冰冷的语气中只有一个字“斩!”

“嗡嗡嗡嗡嗡嗡……”上千把剑发出强烈的剑鸣随后向那众人斩去!

“噗,噗,噗,噗……”一道道肉体被贯穿的声音传来,片刻间血肉横飞,而那一把把紫色七尺长剑,在贯穿了肉体之后,皆消散,化为乌有!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为上有七十岁老母亲,下有五岁儿子,求求你前辈,不要杀我……”此刻那一大群黑衣人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一人,此刻他正跪伏在地上苦苦哀求李星玄不要杀他,而在他的周围有几千把紫色长剑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面对那黑衣人的苦苦哀求,让李星玄有一丝不悦,李星玄微微皱眉,放下右手,嘴唇微动,“散!”瞬间那黑衣人四周的紫色长剑,皆化为乌有。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不杀之恩!”那黑衣人又对李星玄拜了几拜。

李星玄右脚踏出,瞬间就来到了那黑衣人身前,对那黑衣人缓缓道:“回去告诉玄盟,吾会将吾失去的一切全部讨回来的,记住吾名邪玄!”他的语气还是那样冰冷异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邪灵帝少说:

帝少的说平,帝少自己也是知道的,那有没有喜欢此书的大大呢,有的话给一条评论,让我认识认识你,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