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怎么醒了过来,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睡着了一样。

  “哎呦!”脑补神经传达的疼痛讯息十分强烈,不想接收也不行。

  我捂着头,尝试从床上下去——别问我为什么是床,我永远也忘不了躺在床上的那种feel。

  看到黑暗的下意识就是找灯,这是人的先天性反应。

  尽管我觉得现在的一切都有什么不对。

  我摸索着,这里不是一般的黑,不时磕着些桌桌脚脚,让我咋舌。

  我摸着墙面,按到一个类似于开关的东西,试了试手感:“找到了!”

  ……

  玛德说好的光呢?!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5酷:匠网唯一正J版H-,其mM他B都8是pH盗%版¤》

  这时,我感到眼睛一阵刺痛,不得不说,有点延迟的感觉。

  然后就感觉,脸上有什么流下来了。

  闻了闻,有点怪怪的。

  好像,前不久闻过的样子。

  前不久?多久?

  昨天吗?

  昨天?昨天怎么了?

  突然,眼睛又是一阵刺痛。

  静谧的夜晚,一切都是那么和谐。

  不过突然一瞬间,鲜血横飞。

  “呕……”内脏像是被团起来似的疼。我不由得失重跪下。

  我,死了?

  啊,死了啊……

  滋——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开了。

  然后我就听见有人冲着我说:“还没好,别乱动。”然后打横把我抱了起来。

  嗯,抱了起来……

  ……

  嗯你妹啊!!!!!

  尽管我想反抗,可还是力不从心。

  那个人好像就坐在床旁,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绝对不是看到的。

  然后听到陆陆续续的有人走了进来,妈妈我有点方啊,这么多人来索魂吗!!??

  然后就感觉一阵冰冰凉凉的布在我脸上擦,血腥味有点变淡了。

  然后有个人的话让我一阵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嘻,小家伙醒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南宫羽筱说:

orz我还没想好这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