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白熊落地,巨大的声音震的地面一颤!

  “终于死了,想不到那么难缠!”凌天舒了一口气,站起身,向着天空大喊:“多谢前辈相助,可否现身一见!”

  四周寂静无声,没有一丝回应,“难道是我听错了?还是产生了幻觉?”凌天正纳闷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出现!

  “带上你手中的剑,来镇妖谷的一线天见我!”

  “一线天在哪?前辈?”凌天心里有些疑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封印在镇妖谷的大能?那他为什么要帮助自己?难道他想抢龙魄?一串串疑问在凌天脑中徘徊!

  “不要乱想了,我对你的剑没兴趣,不过有点熟悉罢了,或许能帮我找回记忆,算了,不和你小子瞎说了,你想知道的,来到这里我再告诉你,不过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凌天有些无语,又不告诉自己一线天在哪,这让凌天怎么找!

  “一线天在镇妖谷中心地带,我已经帮你把那些小玩意儿清理干净了,你直接过来吧!”虚幻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凌天的脑海中!

  “看来不去不行啊!”凌天揉揉脑袋,脱下几粒丹药以后就转向极地白熊的尸体,元婴期的妖核啊,这可不是随便就能杀的!凌天用龙魄划开极地白熊的脑袋,从他的脑中取出鹌鹑蛋大小的一枚妖核收起后才往前走!

  凌天一路上不敢用神识探路,生怕惊扰了里面的妖兽,不过另凌天奇怪的是,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连一只妖兽的影子都没看到!

  直到凌天小心翼翼的放开神识,四处探查了之后,凌天才大吃一惊!

  四周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妖兽的尸体,没有一只是活的!凌天咽了口吐沫:“他说的小玩意儿不会就是这些妖兽吧!”

  “不知道那位前辈修为如何,想自己拼了半条命才杀了一个元婴初期的小熊熊,还是在别人的指导之下,而这位前辈居然不动声色,直接屠了一个谷!”凌天再次震惊:“至少也是和师尊一样的修为!”

  凌天也不着急赶路,人家让他去一线天,不过没让他多久到达,看着那么多魔兽的尸体,凌天露出一脸坏笑,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去一个个把妖兽的妖核取出来,收好,这可是好东西啊!

  忙活了一天,凌天也不感觉到累,有好东西可以捡,还喊什么累!

  i)酷=匠X网“C首d》发)

  到了晚上,整个镇妖谷散发出一种浅蓝色的光,之前忙于修炼疗伤,凌天也没注意,现在看起来,整个镇妖谷显得有些妖异!

  凌天将纳戒中的妖核取了出来,查看自己一天的成果。

  “哇,元婴期的妖核有一大堆,金丹期的数都数不过来!斩灵期的有三个,应该就是这镇妖谷中最大的妖兽了!”凌天心里乐开了花!

  凌天盘坐在地上,一只手拿着一颗中品灵石,一只手拿着一颗妖核,身后阴阳图出现,开始打坐修炼!

  绝壁之上的男子睁着眼,看着修炼的凌天,也露出一丝惊讶:“太极图,竟然有一丝推衍之术的味道!还有一丝丝星辰之力,不过太淡了,星辰之力,我好像想起了什么?”男子露出一丝思考之意。

  第二天清晨,凌天修炼完毕,继续开始前行!不过原本充满危险的镇妖谷,如今一个妖兽都没有,反倒成了凌天游山玩水的地方!

  边走边修炼经过了五天,凌天中午走到镇妖谷中心,一路上收获不小,不止妖核,连一些天地灵药也捡了不少!

  镇妖谷中心是一处岛屿,四周是湖,凌天试图御剑飞过湖泊,不过却被一股阻力给弹了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凌天有些愣了,这御剑不给过难不成让自己游过去啊!

  凌天用神识扫描了湖底之后就取消了游过去的念头,因为此时的湖底,有两股强横的气息传出,凌天打了个寒颤!这还没过去就得送命啊!

  “前辈,不知前辈可否告知如何过来!”凌天只能向那个神秘男子求助!

  “答案在你心里,自己悟吧,凡事只能靠自己!”虚幻的声音传出,凌天也只能在对面干瞪眼!

  凌天站在湖泊前面,感受着风吹过脸庞,他的心平静了……空间之中的屏障好像也消失了,没有了想要去到岛屿的念想,他只想与这里的一切东西同化,成为这里的一部分!

  凌天站在湖边一站就是两天,两天的时间,凌天都在感悟这里的一切,他的心神到了镇妖谷的每一处角落,感受到每一处风吹过草尖的弯度,感受着每一滴露珠滴落的声音!

  五天了,凌天已经站在这里五天,此时的凌天沉浸在一中奇妙的境界,你能看到他和存在,却不能感受到他位置,仿佛他无处不在,又仿佛他不存在!

  凌天感觉自己和这里的天地融为一体,这片天地就是他,他就是这片天地!

  第六天的时候,凌天动了,他向前踏出了一步,整个人凌越于湖泊之上,没有之前的阻碍,也没有动用任何的灵气,就只是平常一样的踏出一步!

  凌天保持这种状态缓缓往湖中心的岛屿走去!

  “天人合一!”声音有些惊喜,这有些激动!

  凌天走到中间的岛屿才缓缓睁开眼,眼中清明,许久之后才开口:“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我甚至能感觉风吹过的痕迹!”

  “小子,天人合一啊,已经多久没有人达到了,好运的小子!”虚幻的声音好像近在耳边!

  “那前辈,接下来我怎么走!”

  “你放开心神,我带你进来!”

  凌天放开心神,感觉自己被什么拉扯了一下,凌天睁开眼,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峡谷,峡谷很宅,只能从下面看到上面的一条直线直线的天地!

  在峡谷的峭壁之前,用五条巨大的锁链,锁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

  “前辈!”凌天向着男子一拜,以示尊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