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一路用敛息术向着凌皇的灵堂前去,凭着自己在皇宫中生活了十多年的经历,一路畅行无阻!

  不一会凌天就来到凌皇的灵堂前,此时的凌堂前并没有多少人守卫,凌天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踏入灵堂,此时的凌天心情很沉重,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养育自己十多年的养父,揭开棺椁,里面躺着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岁月的痕迹刻画了他苍老的容颜,却无法掩盖他身为君主的威严!

  “父皇,儿臣来看你了!”凌天红着眼,沙哑着说着,然后把手放在凌皇的手上,突然一阵血色光芒从凌皇手上飞过来,变成一个狰狞的骷髅印记,刻在凌天的手上!

  “不好,有诈!”凌天脑中闪过一丝危险的警觉,刚欲逃走,却被四周冲出来的护卫栏住!

  “啪啪啪……”凌云穿着黄袍,从护卫当中走出,用嘲笑的口气对着凌天说道:“好一场感人的戏,可惜啊,怎么能缺少观众呢?”

  凌天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凌云看着凌天的样子,嘲笑之意更加浓烈!“我该叫你龙天呢?还是三弟呢?”

  “呵呵,三弟?我可受不起,当初你为了争宠险些让我丧命,现在假惺惺的在这演戏,你不觉得羞耻吗?”凌天站起身,用冷漠的口吻回应着凌云!

  “是啊,要是没有你,这老东西也不用死那么早,可惜啊,我等的实在太久了,不过,你看现在,我是高高在上的上位者,而你呢?你只是一个蝼蚁,我要杀你易如反掌,我招聘这么多江湖义士,为的就是杀你,你该感到荣幸了,三弟!”凌天听着凌云阴阳怪气的语气,也不由得冷笑:“那就让我来除去你这个弑父夺权的逆子吧!”

  “动手,杀了这个刺客,赏银千两,官升三平品!”凌云不等凌天先动手,就下令,自己却迅速闪到一旁!那些侍卫听到这么大的诱惑,纷纷红了眼,向着凌天冲了过去!

  凌天也不想夜长梦多,把事情闹大,于是开始结出手印,口中默念法决,一股强大的气流开始涌动,向着周围的侍卫散开,“呼风唤雨”凌天口诀念完,周围的士兵全部趴在地上,昏死过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凌云一惊,“原来你也是修真者,难怪师尊让我小心你,让他他老人家说的没错!”凌云脸色变得狰狞,手中拿出一个玉佩,用手捏碎,“乖乖享受吧!”

  玉佩碎开以后,一股强大得气息从皇宫另一边传来,凌天心中感觉危机浮现,也没多想,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剑,提起剑就像凌云斩去!

  酷=匠I网gV永%V久c免),费?M看,小L说Sn

  “孽障,休得伤我徒儿!”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凌天身后传来,凌天一剑挥去,却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动弹不得!

  紧接着自己手臂上的骷髅头好像活了过来,整个散发着黑气,开始侵入凌天的经脉之中!

  凌天浑身气血翻涌,一口黑血吐出,脸色开始变得苍白!凌天用剑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眼光却打量着身后出现的人!

  凌天身后出现的是一个衣着古怪的老人,浑身散发着黑气,手中拿着一个骷髅头做的权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生机的痕迹,只剩下皮包骨头,衣着也相当奇怪!

  凌天邹起眉头,也称这段时间恢复着灵气:“阁下是谁?我在解决私人恩怨,你为何插手!”

  “杀我西域老人的徒儿,阁下还有理了?”自称西域老人的老者用沙哑的声音对着凌天说道:“不过是刚筑基圆满的小子,也敢这么猖狂,看老夫杀了你,用你的身体炼制傀儡!”

  说着,西域老人手中权杖一挥,一个冒着黑气的骷髅头又再次出现,向着凌天冲去,凌天手中剑一紧,一股剑气从剑尖飞出,骷髅头穿过剑气,狠狠的打在凌天胸口!

  凌天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再次吐出,脸色更加苍白,“金丹期!”凌天口气吐出三个字,开始凝重起来!

  “眼光还不差,不错,我的确是金丹期,还是金丹中期,这下你可以瞑目了!万鬼来潮!”能死在这招下,你也该看到庆幸了!”西域老人法杖再次挥动,四周开始冒出黑气,很快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凌天也不敢大意,收起手中的剑,从丹田之中召唤出龙魄!

  “还有储物戒指!”西域老人眼中泛出贪婪之色,“这把剑也不错!都是我的了,嘎嘎!”

  “未免高兴的太早了吧!龙魄万仙来朝,给我破!”凌天手中的龙魄散出刺眼的闪光,一柄柄虚幻的龙魄剑散开,形成一个阵法,驱散了周围的鬼气!

  西域老人法决被破,吐出一口黑血,手中权杖也破裂开来!

  “不,小子,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等西域老人回过神来,凌天早已经逃走了!

  “呵呵,小子,中了我的印记,休想逃!”西域老人狰狞着,浑身鬼气更加浓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