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的失误,让炎晴修养了十天,其实他的伤,到第二天醒来已经好了。炎晴发现他体内的能量有些紊乱,后来他就去冥想,稳定体内的力量,谁知这样一坐就是九天九夜。

  冥想是一种对能力感悟的方法,巴尔萨在这期间也没有去打炎晴,不然坏了大事就不好了。冥想最忌讳的就是受到打扰中断。

  在这冥想期间,炎晴进入了一个微妙的状态,或许用“内视”最为贴切。内视中,他看到了体内的能量正在逐渐壮大,它们就如同一条条溪流,起初十分的细小,然后又汇集到一起成为河,一直向着没有尽头的黑暗处流去。炎晴想再些深入,然而令他感到窒息的压抑感,不得不先退步,谁知就觉了。

  坐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全身上下骨头“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炎晴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笑容,低声道:“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这就是变强的节奏吗?我好像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感觉了。”

  撇过头,看了一眼搁在木床边的两把木剑,炎晴嘿嘿的诡笑。将之抓起来,破门而出。

  “老师,我们再来!”炎晴将手中最为巨大的木剑扔给正在船头吃独食的巴尔萨。

  “呀哟,醒来了吗,饿了没,要不先吃点早饭再打?”巴尔萨看着精神抖擞的炎晴,说道。

  “早饭不急,活动后再吃。”炎晴已经摆出了架势。

  看到炎晴这么认真,巴尔萨怎么能说“不”,歪着头说道:“我可要攻击咯,记得看仔细了,寻找弱点进攻!”

  牢记老师的话,轻轻点头,“请。”

  “连续睡了几个日夜,一醒来就这么桀骜不驯了吗,呵呵……接招。”话还未落,巨大的身躯已冲到了炎晴面前,木剑横削,带着破风之声劈向其腰腹。

  炎晴轻声笑了笑,“老师是在关心我吗?那我就认真点了!”手中木剑横挡,企图要挑开巴尔萨的一剑,不过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横削的一剑,力量虽然不是很大,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挑开的。

  巴尔萨有些感觉到惊讶,本来这一剑足以将炎晴扫开的,结果却不能回他所愿,一大一小就这样僵持着。这说明什么?当然是炎晴这小鬼有些进步了。

  “嘿嘿,装逼也是要有实力的,而他现在还真的是有了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本事,不过吗再怎么说我也是位资深的长辈啊,怎么可以被他……打败?真是笑话!”心中暗想的同时,力气加大一分,依然不能。

  炎晴的双脚仿若扎进了木板里,没有多少动摇。

  “嘿嘿,再留情只会让自己出丑,那就……”再次轻笑,木剑猛的一荡,夹杂着强大力道,把炎晴荡得一个手忙脚乱,跌跌撞撞的倒退着。

  巴尔萨可不会放弃这次机会,木剑宛如毒蛇一般刁专,剑剑“拍”向炎晴露出的空门。

  “啪啪啪……”

  连续几次响亮的悲响,炎晴的屁股、大腿、小腿、背、手臂……连连遭殃,手中木剑几欲握不住了,被攻得狼狈不堪。要不是自己的眼力好,把一些临体的木剑险险让开,不然还会更加的狼狈。会不会抱头卷缩在地上叫妈妈呢。

  受到巴尔萨欺负可是真实,实力差距悬殊,可是炎晴并不想就这样失败,即使结果他改变不了被打败的命运,也要坚持下去,至少也可以让他知道自己不是那个随便轻言放弃的人。

  又被一剑拍在屁股上,炎晴直接翻飞,临近木板之时,炎晴一掌拍击在木板上,借力稳住身子。

  心中暗道,“看来真的要用那招了?不用的话,我会更加的惨……”

  炎晴牙齿一咬,心中似是决定了什么,站起来,凝神静气,心念一动,“都给我出来吧。”

  隐匿的能量一涨,红色火焰于无形的空气中产生,焰火燃烧间将空间扭曲成似漾动的水域。

  “哎哟,这小子可以驾驭火焰之力了嘛,不错,不错啊,我的徒弟果然和我一样厉害,不错。可是他这是要做什么?”欣赏之于,还是一头雾水。

  炎晴双手握住木剑剑柄,高举在头顶,尝试着将火焰聚合于木剑,以达到剑罡的效果。

  这还是他第一个异想天开的尝试,要知道剑罡的成形所需要的能量可不是他现在所能提供的,另外武器也有很大的讲究,至少也要有把铁剑吧,木剑能承受得起吗。当然,炎晴毕竟只是刚刚起步,古代的剑圣不也有手持木剑的吗,盖先生就是他最为佩服的剑圣,手持木剑百步飞剑照样纵横。

  醒来后,炎晴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能力了,他想给巴尔萨来份大礼,作为最后的底牌隐藏不露。

  而现在正是时候。

  想法不错,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

  “咔……”随着火焰之力的不断进入,木剑发出了一声碎裂的声音。

  A酷匠c网唯B一正a8版(,`其B他都》是盗#版li

  “还是太勉强了吗?”炎晴抬头看看被火焰炙烤得变形扭曲而有些裂开了的木剑,“好吧,那就这样吧……”

  握剑在胸前比划,剑尖直指巴尔萨,脚下一动,倾身冲向发呆中的巴尔萨。

  “嘿嘿,就让我看看你这一剑威力如何。”巴尔萨没有决定闪避,这不是他的一惯作风,迎难而上才是他的向往,而且炎晴还不是那个可以让他逃避的人。

  炎晴轻喝一声,带着由火红包裹着的木剑,凌空跳起,以迅雷之势举剑劈下。

  巴尔萨托剑横挡,竟然是挡住了。然而,木剑上的火焰能量在这时瞬间激射而出,前所未有的巨力压下,压得巴尔萨狼狈的屈膝单脚跪地。

  “好,有气魄!”巴尔萨由衷的暗赞,“不过,就这点程度还远远不够!”大吼一声,木剑挥扫,炎晴的剑被挑开改变下劈的轨道,虚空本无什么可以借力的,这下炎晴全部空门尽露,等待的只有巴尔萨那疯狂般的进攻。

  “啪!”

  巴尔萨一个旋转,一剑拍在炎晴屁股上。

  而炎晴就此坠落,狼狈的与木板来了个大亲吻,之后就趴在那儿一动也不动了。

  “这是怎么回事?”巴尔萨有些急了,该不会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将他……打死了。“啊!不要啊!”缓缓走近,刚才的确是兴奋出手重了点,害怕这是现实。

  万万没有想到,在他放下所有警惕之时,炎晴突然间跳了起来,闪电般的出现在巴尔萨身后,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木剑已经架在他的后颈之上。

  “老师,算我赢了吗?”得意洋洋的在后面说道。

  “嘿嘿,那可不行……”巴尔萨不不急不忙的说道。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吼,炎晴受震,一圈无形的巨力凭空出现,将周围的一切向四面八方震去。

  炎晴仿若隔空中击,如虾子般弓着身子横飞。

  挑战以失败告终。

  摇摇晃晃的爬起来,狮吼功果然厉害,他差点都要被弄出个脑震荡来了,“老师,你来真的!”

  “你觉得呢?”巴尔萨不答反而问道。

  应该不会的吧。

  巴尔萨俯视远方,“我们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