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离去

翌日清晨。

“炎晴哥哥……”白雪在门外轻轻地敲着。

她想了一天一夜,终于还是决定回学院了,有些事情的确是要问一问了,她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想开了,决定了,心中的烦锁也消除了,阳光的心情又回来了。

可是今天还是有些让她感觉不太好,好像自己失去了什么似的,心中的不安让她不知所措,于是就来找炎晴。这个懒猪,八成又是在赖床了吧。

她敲了许久也没有听到懒猪起床,有些愤怒了。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放下窈窕淑女的柔情,挽起轴子,一脚踢门而入。

“炎晴!你给我起来……”

当她气势汹汹的冲进卧室里时,床上已经没有了炎晴的猪样,唯有被子叠得整整齐齐。

白雪的心咯噔一下,加快了跳动,心中的不安越加强烈。

“炎晴……你个该死的家伙去哪里了?”

在她要出门去找时,却发现在叠好的被子上有一张信封。

抓起信封,她有些紧张,这会不会是情书?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些许的羞涩,有什么话就不能当面说吗,真是的。

然而,当她看到信的内容时,彻底的崩溃了,原来这就是自己不安的原因。也不管什么,一溜烟的冲出房间。

只留下一张信纸,瘫在地上。

这是一封告别信,炎晴走了。

“这个笨蛋炎晴……笨蛋……笨蛋……”白雪一边跑着去追,一边不停地臭骂。

“雪儿,不用去追了,炎晴小子已经走远了。”在拐角的过道,白老爹走了出来,一把拦住她。

“我……我才没有呢,他以为他是谁啊。我只是害怕他一个废物到处乱窜的,会有危险……”

“撒谎……”白老爹斩钉截铁地说道。他老的可是年轻过,她这点小把戏可瞒不过他的慧眼。“那小子有什么好,要长相没长相的……”

“爷爷……”才说了一半便被白雪娇怒的打断。

“好……为了一个外人,你虽然对年迈的爷爷发狠话……还说没有喜欢上他……”白老爹失落的走开。

白雪一个机灵,去搀扶白老爹,以免引起什么误会。至于那个人,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最好不要再活着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然非把他生吞活剥了不可。

是的,炎晴真的走了。

“白老爹,你说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好像是属于体术系的。”房顶之上,炎晴躺在瓦片之上,仰望着星空。

  /酷!“匠网z。唯M一(正版‘,U其}他W都¤r是"k盗《版》K

这一夜,他失眠了。想着克罗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他就真的很来气,可是他又能做得了什么,要力量自己没有。没有力量怎么反抗外来的压迫。

“哦?”白老爹也学着他的样子,平躺着身子,“何以见得。”

“首先我的眼晴可以随自己的意愿去调节焦距,力气也很大,总是不受自己的控制……”炎晴又滔滔不绝的陈述自己的变化。

“额……”白老爹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对于这一点,他老还不清楚吗,前些日子让炎晴去洗碗,结果弄坏了好几十个,直至最后让他白吃白喝的住下来。

“我的变化我最了解了,白老爹你说这是不是我能力觉醒的表现?”炎晴语气中充满了迫切。

“小炎晴,你不必着急呀,万事都是有两面性的,做个平凡的普通人也很好啊。”

“那样的话就什么也做不了了,和切板上的鱼肉没有什么两样……认人宰割。”炎晴有些不甘。

“那小炎晴,你想怎么样?强求力量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是你的生命……”

生命吗?自己现在貌似已经受人关注了,与其整天担心受怕,不如去试一试,成功与否全凭听天由命。

“我愿意!白老爹,快告诉我,只要能觉醒力量,要付出生命我也愿意。在这个世界弱者改变不了被人践踏,只有变强才能扼住命运的咽喉,改写自己的人生。”炎晴听到有变强之法,立即跳了起来,竟然踩坏了脚下的瓦片,乒乒乓乓的掉落入房间之中。

白老爹有些心痛,钱啊,白花花的钱啊,就这祥毁在了这臭小子的手中了……额,他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爱钱了。

白老爹老脸一凝,嘻嘻哈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严肃之色,“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变强?”

“这……”炎晴陷入了沉思……

变强究竟是为了什么?貌似他还没有好好的想过,出于受人压迫而渴望力量,可是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作为一个真正的强者,他应该时时刻刻的记住自己的心愿,跟着自己的心走,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生,又为了什么而死。”白老爹缓缓的站起来。

“变强的目的……”炎晴一时拿不定主意,突然间感觉人生好迷茫,比置身于十字路口面对选择还要迷茫。

“这个问题很容易,同时也很难。这可是人生的目标啊,只要选择了就没有放弃的权利了。小炎晴,你现在年纪还太小,何必现在想些不实际的问题呢,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同时也还要接受不能改变的。”

白老爹说得很有道理,可是炎晴一句也听不懂,这些和觉醒能力有毛线关系,倒更像是离别时的赠言。

“我听不懂。”炎晴摇摇头。

“哈哈,会有一天你会懂的……你确定要强行觉醒力量?”白老爹再次确认一下炎晴的意见。

“这还用说,不然我也不会失眠了。”

这么说,是有办法了,炎晴顿时有些高兴起来。

“昨晚我已经说过了,强行觉醒力量需要一些外力来刺激,最好是能威胁到性命的那种。不过机会几乎为零,不过也并不代表着没有,那种面对死亡时的顿悟,足以让人突破力量的极限,成为战神。”白老爹说着看向了炎晴,“你要拿自己的生命去尝试那种零次机会的转变吗?”

“这……”炎晴有些晕眩,冷风轻轻的吹拂,他的身体摇摇欲坠,几欲要从瓦顶上掉下来。

“要不要这么夸张,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稳住后,炎晴怯怯的问道。

白老爹摇摇头,显然没有别的方法,至少除此之外他是没有别的方法了。

“好,我去!”炎晴斩钉截铁的说道,“至少还有微弱的可能,如果不成功,我也认了……要是这点勇气都没有,不说别人,就连我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的。”

“好,有胆量!”白老爹不禁为他竖起了大拇指,被他的勇气给震撼,这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吗。

“我明早就出发……”

“这么急?”白老爹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惊讶,“去哪里?”

“圣骑森林,它距离这里很近。”

“好,明早我送你出城,早些休息吧。”说着,他老也不打扰炎晴了,各自的离开。

离去是为了变强。

也许这只是为胆怯找了个好理由,不过理由却也很充分,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