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晴哥哥,炎晴哥哥……起来了,天要黑了。”

  轻轻的摇曳,唤醒了炎晴,眼睛睁开之时,不猛然地闭上。

  太阳已经在西山的山头,天上的云背起金灿灿的颜色,大地同样也映衬出同样的色彩。

  “哦……”炎晴嘴巴动了动,“这么快就到了黄昏,真想再多睡一会儿……”

  “炎晴哥哥你好懒哦。”白雪走向一块露出发黄野草表面的石头,坐下,血眸毫无焦距的注视着前方。“真不知道你是不是超级魔猪变化而来的……”白雪乐呵呵的回头吐了吐粉舌,玉指在俏脸上一划给他扮了个鬼脸。

  “哎……反正店里人多,在那里也是闲着无聊,何不如出来享受一下清闲的生活,看看风景……”

  是的,这一个月以来炎晴都是住在白老爹的酒店里的,白老爹人十分的好,炎晴告诉他自己在这个大陆没有家,同情之下就收留了他。刚住下来几天,白老爹还让他做点儿杂活,白吃白喝的他老也觉得自己有点亏。可是后来炎晴着手干起来时,却让人大跌眼镜,好好的一件事到了他的手就变糟糕了,结果算起来,他想赚炎晴点苦力却使得自己亏了点。于是就让他浪荡吧,晚上记得回来就好了。

  说真的他也不缺少人,更不缺少钱。

  距离此地五里便是圣骑森林了,那是一块危险之地,至少现在是,那是一段尘封的历史,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所以尘封的就让它尘封吧……

  现在的圣骑森林是人类理想的禁区之一,相反却是各种魔兽的理想天堂,因而汇聚了成千上万的魔兽,进入森林深层甚至还可以见到魔兽中的王者,当然那样也意味着你的死期到了。

  然而也成了各界佣兵的天堂,成为了佣兵界的一条致富之路。佣兵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猎杀魔兽,而猎杀魔兽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得到其身体里能量的聚集的结晶——兽核。当然,不是每一只魔兽都能凝结出兽核,一般的以年龄为标准,至少有二十年的寿命才会有兽核,魔兽年龄越长其兽核的能量就越精纯,自然魔兽的寿命有多长谁也不懂,只有那么一个传说终极魔兽拥有永恒的生命。当然谁也没有见过,那是一场谁也不愿意做的噩梦。

  那么人类又是如何得知魔兽的年龄的呢,经过某些组织长时间研究发现(魔兽的能力比人类少了两系,即制造系和抽象系。),当然是通魔兽圈养的血腥实验了,就是在同一年里定数圈养一群魔兽,然后每年杀一批,直到杀到有兽核出现为止。多数实验得出的结果差不多是相同的,都是杀到第二十批时才出现百分之十的兽核。虽然圈养的魔兽兽核能量浓度比不上野生魔兽,但却也许制造师制造出相应的能量检测仪,足以帮助到佣兵不用做没必要的无用功。

  作为魔兽重多之地,自然引来了无数佣兵,而这个在圣骑森林周边一夜崛起的小镇也因此得名——佣兵小镇。

  夕阳斜下,淡红的光芒洒落在两人身上,添上了一层美丽的外衣。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炎晴看着夕阳红,不禁想起这句词,摇摇头,真是没有想到,这样的典故会有一天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淡淡的忧伤在心里产生。

  说句实在话,离开爸爸妈妈这么久了也是很想念了,怎奈天各一方,只能寄情于太阳,在那里现在也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吧。

  身边的一棵古树,风吹得树叶飒飒作响,枯叶从树枝上脱落,在风中任意飞行飘忽不定,草野上翻腾起一波接一波风浪,有如麦浪的势头,如果在地球这时候已经是收获的季节了,然而这里不是种殖麦子的地方。也没有人有那功夫来这里种,这里是狩猎的地方。

  缓缓的起身,向前走了几步,仰起头凝望着夕阳,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那样静静的……

  白雪这几天因为害怕炎晴一个人到处乱跑,找不到回来的路而一直与这个人在一起疯。与他相处的时间长了,她也感觉到自己也被感染了某些本来就是她所不该有的恶习。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而富有朝气的炎晴,无时无刻不保持着稚嫩与童稚,对着生活充满了热情,不然是很难在这强者云集的佣兵小镇中生活下去的。

  在这里,一个扫地的都有能与二三个普通佣兵对打的能力,可见这水是十分的深的,而炎晴却可以自由出入,完全不在乎他人的异样目光,这样的定力实在是让人折服。

  其实不管是谁,都满足不了所有人的目光,所以也不必要去证明什么,开心的生活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不要让自己看不起自己。

  白雪望向炎晴,无意的看到他的眼睛,那是如无风平静的湖水一样美丽得让人着迷,仿佛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微挑的双眉给他平添了几分成熟不羁的风姿,短发飞扬飘摇,抿嘴浅笑,淡红色的夕耀温柔地笼罩着他全身,淡淡的勾勒出他的轮廓。

  认真观察起来,他还是有几分让人停留的,白雪的眼神开始移不开了,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就好。心中的某种东西正在化开。

  而此时的炎晴全然不知白雪正在看着他,只知道一个人傻傻的笑着,是那样的开心。

  “雪儿,回去了……雪儿?”天色也不早了,炎晴向着前面的白雪招手亲昵的说道。谁知,他都喊不动雪儿了。

  她此时正双手拖着下巴,血眸全然注视在炎晴身上,脸上还时不时的出现令人心动的弧度。

  这位可人儿与自己梦见的那个人有极大的不同,那个人血眸中充满滔天的杀伐,而这个人全身充满着女性的柔情,又接着地气。

  “雪儿?”炎晴又喊了她一声。

  “啊?”白雪不知所以地应了一声。而当她的那双血眸对上炎晴那双平静无波的黑眸时,心中不禁微微一波动,俏脸上顿时抹上红霞,自觉的退败下去,不去接触他的眼神,那黑瞳她进得去却看不出他内心深处所想的,在普通人里也只有这个人是她血眸唯一一个所看不清的男孩儿。

  “雪儿,你在发什么呆呢,走了,回去了,不然又要被白老爹骂了……”炎晴说道。

  “嗯,”白雪点点头,表面掩盖得不露声色,可心中却有些乱了,就如被揉捏在一起的丝线,越理越乱:我这是什么了?

  思绪乱哄哄的,以至于这一路回来,她总是心不在焉的,对于炎晴的热情她也只是点点头,或“嗯”的一声敷衍了事。对此状态,炎晴最终只能选择沉默不语,他再笨也不会连这点也看不出来。这小丫头绝对有事,而且还不会普通。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会牵连到自己。

  黑暗,无尽的黑暗,身在其中的炎晴感觉到自己呼吸有些坚难。

  自己这是要窒息了吗?

  “炎晴……”黑暗中,一个声音在呼唤。

  “谁?”

  炎晴大口大口地呼吸。

  “我们见过面的……”那个声音回道,“我在等待你,很久很久了……”

  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缕光明,那是火焰在熊熊燃烧,火光很耀眼,不过炎晴却定眼的看着它,任凭刺痛眼睛。

  在火焰之中,他看到了一头头上长有涡旋魔角的狮子,竟然是那头将自己震得神经错乱,差点沦为疯子的狮子。

  自己怎么又遇上它了?

  这时雄狮背后的一双巨翼向两边展开,扇动巨大的肉翼,熊熊大火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吞噬而去,也向着炎晴席卷而来。

  “我在等你,来寻找我吧……”

  狂躁的烈焰刹时吞噬一切……

  “啊……”突然间惊醒,炎晴满头汗渍,从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

  呼呼的喘了几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可为什么要梦见它呢,炎晴回想着还心有余悸,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样一闹,他已经是没有任何的睡意。

  于是找了个地方静静。

  白老爹这天晚上也失眠了,他正走在安静的小院子里,享受一下安逸。

  个座小院是他和白雪住的地方,一般也只有他们两人,但现在多了个炎晴。

  由于这里布下了结界,酒店里的喧闹声被阻隔在外,倒也更夜的宁静。

  耳朵动了动,听到了瓦片的振动声,望去一个黑影爬上了屋顶。

  “这小炎晴不会是想不开要跳楼了吧?”

  双手枕于脑后,竟是躺在了瓦片上静静的凝望着满是星斗的夜空,在地球他还没有这闲情,这样的场面,他也只有在电视上见过,其实他早就想试一试了。

  “小炎晴,怎么了?”一个声音传来,还没有等他惊讶,一个身影已经在他身边坐下。

  @#酷匠g6网,!正u;版"●首f{发☆p

  对于这位老人人的实力,他自然没话说,要知道在其他酒店发生争斗的时常发生,而在他老的酒店里,可没有人敢撒野。

  “没什么,只是被噩梦吓着了而已。”炎晴淡淡的说道,“白老爹,您说每个人都有能力吗?”

  “你……想要力量?”

  炎晴点点头。

  “是的,每个人都有,只是不同的人能力觉醒的时间不同而已。”

  “那我的能力是什么?”

  “这个……我还很难判定,你的能力还没有觉醒呢。”白老爹看着他和蔼的说道。

  “哦……”炎晴轻应一声,有些忧郁爬上了他的脸,“怎么样才能让能力觉醒?”

  白老爹听着有些愕然,“小炎晴,你这么急觉醒能力干嘛?”

  炎晴沉默不语,这样的答案恐怕不用他回答了吧。

  白老爹也年轻过,哪还不知道啊,“需要一些外力来刺激,最好是能威胁到性命的那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天说:

感冒了,先请个假。还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