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炎晴,现在十五岁,高中学生,是个农村孩子,本来我的生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然而在这周里一切都变了……”

  拿出书包里的处分决定通知单,炎晴有些欲哭无泪。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

  早上起床去洗漱时,水龙头的阀门被他拧断,结果让得基友们去别的宿舍串门解决,几乎每天都这样;伸手开个门都能把门面给扯下来;开个窗竟然能把窗扇弄得脱臼;射球都能把守门人打伤;抽个乒乓球都能让对方哀嚎苦叫……

  当然,这不是他故意搞破坏,很是平常的动作,却造成让人伤脑的后果。

  更加荒唐的是作为好学生的他还出现了在课堂上睡觉的现象。

  很多的基老越来越远离他了,甚至给他一种异样的眼神。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奇怪的事,作为当事人他也是一头雾水,满脸无辜。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在变大,然而却是不受自己控制,手一动它们就全部出来了。

  可又有谁能理解他呢。

  这次的月假,他注定是高兴不起来了。

  满脸的沉重,双眼定格在了处分决定上:

  炎晴,男,高一年级XX班学生,由于炎晴多次破坏学校公共设施,但又第一时间承认错,态度温和,有悔改之心。决定计轻过处分,并赔偿所破坏的损失。

  “哎,”轻叹了一口气,先不说父母是怎么说他,光是这笔钱,已经相当的巨额了。

  不仅是力气大了,这几天来,他发现自己生理上也发生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变化。他那双近视的眼睛,好了,而且还十分的有神,他可以随自己的心意如摄像机一样调节眼睛,让他看清百米左右他想要看清东西。耳朵也是十分的灵,可以在嘈杂的人海中听出自己指定的某人在说些什么。鼻子的嗅觉也快赶上狗了。甚至更让他头疼的是,他必须隔一天便要剪一次头发,不然就盖住耳朵了,而那原本乌黑的头发,还时不时的出现几根红色,而且有增无减。他的食量在这一周内开始有些大了,一顿要比平时多两三倍…额,是长身体的吧,不用在意,只是笑话了。

  如果这些仍然不说明自己有什么灵异的变化,那就说别的,在星期二时,他去开窗,结果铅框架被抓得弯曲,玻璃碎片在他手腕上留下了几个大大的血口,他当即疼得哇哇直哭,到了学校医务室包扎了几个圈。在他忍着剧疼要去上课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一直是他所不想要的,刚一起来他便感到自己有些晕眩,随之整个天地都是旋转了起来……

  可是对于现在的自己,除了顺受又能做得了什么。在他完全失去知觉的最后一秒,他依稀感觉到破口处一阵阵的麻痒,仿佛有无数的蚂蚁正在其上乱爬乱咬……终于,眼前的天地一片黑暗……竟然呼呼的睡着了。

  靠,这又是什么狗血遭遇。

  当炎晴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他当然没有忘记自己受伤的事,当即两手举在眼前。是的包扎的绷带还在,手腕动了动,随之便是把他吓了一跳,简直不敢想信,怎么没有疼痛感,胡乱解开,眼睛也是傻愣愣的注视在其上,一时不知所措——破开的伤口竟然神奇的愈合了,只留下了一些血污和疤痕,证明着自己不是白日做梦。

  仔细回忆,这种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诸如此类的奇怪事,都一一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也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超能力,可是结果他都是摇头打碎幻想。不然,你以为这是在拍科幻电影啊,什么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发生啊。再版蜘蛛侠?额……别想太多了。

  春夜,气温十分温和,然而……

  已是深夜,可炎晴还是没有睡意,当然,这并不是他愿意,而是他实在有些想不通。回到家时,爸爸妈妈并没有怪他的意思,反而说了句更为奇怪的话:“这不是你的错……”

  那又是谁的错?

  又翻来覆去他还是那么清醒,想去问父母原因,可那样平凡的他们,又会知道些什么呢。

  他总觉得双亲有事隐瞒着自己。

  又换了个地方,依然摆脱不去,很好,这一夜他失眠了。为了让自己有点倦意,他起来看了一会儿小说,总之比数羊好多吧。

  正在他即将进入故事剧情,成为玄幻小说中的主角时,一阵争吵声,打断了他的情感酝酿。仔细的侧声细听,好像是爸爸妈妈在争吵。这种事,是他所未见到的,心中不禁有些感到诧异,是什么事让他们如此的大动干戈,而且还吵到深夜。于是,就悄悄的打开房门,做贼似的蹑手蹑脚的靠近争执之地。

  “不行,绝对不可以的,在那刀光剑影的世界,他是不能照顾好自己……”

  在紧闭的卧室里,传来了妈妈略带的哭腔声。

  “小雅……”爸爸有些严肃。

  “他还小,今年才十五岁呀……爸爸,你就这么忍心吗?”

  “我……可那又能怎么样,他的力量已经开始觉醒了……”

  “那又怎样,觉醒就觉醒吧,有你我在,还怕出什么事情吗?”

  “小雅,自从他拥有这股力量起,他就注定是要回到那片泛古大陆,那里需要他……也只有他了,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

  那片泛古大陆?炎晴心里实在是想不明白,在这个宇宙中除了地球之外,还真的存在着其他孕育生命的星球吗。当然,即使有以目前人类的科技,还是没有发现第二个地球啊。可是双亲却说着什么泛古大陆。

  在他略一失神会儿,里面的动静又大了。

  “不应该是我们吗?我们才是逃兵……”

  “好了,小雅……那里才是我们的根,回去是迟早的事,但绝不是现在,而是在它出来之时。儿子虽然拥有了别人所不能拥有的力量,但还是那么弱不经风,他需要成长的时间,需要磨练,不然永远也不会成长的。”

  房间里的争吵仍然在继续着,然而炎晴却不想再听下去了,也许他需要一个答案,亦或者是他应该相信自己是外星人了。

  “哥哥,起来了,真是的答应我了要陪我去看日出的,现在倒好你一个在这里打瞌睡,忘了人家。”

  被摇晃着醒了过来,睡意还没有退去,只要正给他一秒的喘气机会,便又会恬然入睡。

  岂料,刚一要眯眼,自己又摇晃得厉害起来。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的懒呢,以后谁来养你啊!”不快的指责又唠叨个不停。

  “啊!”躺在床上的炎晴忍受不住她的唠叨声,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起来了。结果却没有看到着扰人清梦的罪魁祸首,而房门却是已经洞开着,溜走了吗?

  回想起那个声音,好像是一个小女孩儿的声音,奇怪自己所在就一家村,除了爸爸妈妈很难再有别人,为什么会突然间冒出来一个小女孩儿?炎晴越想越不明白。

  “哥哥,你终于起来了!”

  身后突然蹦出一个身影,可把炎晴吓了一大跳,脑口的小白兔几欲吓得跳出来。

  √j看J3正s版a4章z…节上/.酷-匠T网o

  炎晴迅速的扑捉来人,差点暴的粗口却只能咽回肚子里。为啥?因为这小女孩儿明显比他还要凶。只见她崛起小嘴,一脸的生气。

  如果单单只是这一点,是不足以让自己害怕的,然而她那一双血色双瞳,正直直地盯着自己,充斥着滔天杀伐之意,仿若要将自己吞噬掉。炎晴不禁感到皮肤发麻,感觉到心中的恐惧。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女孩儿长得十分的漂亮,雪丝柔顺的散布在娇小的肩膀之上,精致的五官被身上的雪裙衬托得妖异的美。

  轻轻干咳了一声,炎晴走上前去,低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血色双瞳扫了炎晴一眼,噗嗤一声嗔笑,“哥哥,你好不要脸哦,这里可是我的房间啊!”

  “啊!”炎晴这才愕然发现,原来房间里的布局并不是自己的房间布局,而且这里装满了各类奢侈品,一看便知道这是女性的房间。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问道。

  “哥哥是从天上掉下来啊。”

  “什么?天蓬元帅?”顿时呆住了。

  “打!”莫名其妙的炎晴挨了一脚,被踢出门外,随之便是叮铃铃的噪音。

  习惯性的伸出手来,一巴掌往闹钟拍去,只听“啪”的一声,又一个闹钟的寿命到了尽头。

  如果是以前还可以忍住,但随着自己的听觉变化后,对于这种扰人清梦的噪音,特别的敏感。

  原来又是一场梦,轻轻叹了一口气,同样的梦境,他不只是重复一次了吧。

  十分的不情愿,难得放那么几天月假,这不才要补回来,却是被它惊醒,原来的美梦荡然无存,他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自己明知道这是自残,却坚持在自己的床头上放一个小闹钟呢。显然不是为了体验上班族的生活,他现在还不用为这些担心,自然纯粹是为了自残自虐。

  洗漱完毕,他没有去找父母亲要答案,他们一心要隐瞒自己,问是行不通的。他想在这房间里应该有他想要的答案。于是又回到了自己的书桌上,泡在自己的玄幻世界里,幻想着自己是书中的主角,走上那条被人排编好了的宿命之轮里……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一切都会变成现实。

  在他正看得入迷之时,敲门声响了起来,精彩的部分已经来了,炎晴极不被打扰到,可是还是放下了心中的幻想,回归现实。

  爸爸妈妈走了进来。

  “爸爸妈妈,你们来了。”炎晴最先开口道,仿佛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两人仍对视一眼,都是沉默不语。

  “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你都听到了?”爸爸有些感到诧异的问道。

  “嗯,”炎晴点点头,“昨晚睡不着……”

  “你迟早要知道的,我们这是来告诉你实情的。你长大了,也是时候背负责任了。你怪我们吗?”

  “嗯,”他当然怪了,为什么有那么一个世界,也不告诉自己,非要让自己整天沉迷于玄幻之中,感情怪累的。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你,我和你妈妈,都不是这个时空的居民,我们来自于另一个与地球平行的星球,用地球人的话说我们都是外星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天说:

这章已经修改,额……只是顺序改变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