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往下看去,只见蒋章一人一剑,杀入青华派弟子中尤如切菜斩草般容易。青华派弟子无不惨叫出声,有一些往谷外赶去。蒋章长剑一划,一道白光便横推而出,在青华派弟子身上卷过,一个个青华派弟子身子一颤,便向前跪下,身子也在瞬间分为两半。

  蒋章出剑之下,百余名青华派弟子只不消片刻,便已死光。地上也堆起一大片尸体。云明微微一笑,眼光随意一睹间,脸上却突的一变,叫道:“洪元之!出手!”

  只见从谷外一处走出一队人马,一袭青衣劲装,背负长剑,岂不是又一队青华派弟子?而其中一个蓝衣男子背负长剑,轩眉剑眼,岂不是青华派左护法卓岳?

  卓岳本接到慕容雨的望月千寻,带领着数十个手下来此集合。只来到谷外,却闻一股血腥味直冲上天,浓郁不绝。谷中杀气一片,凛冽发寒。走近几步看去,却见一个男子手持长剑,在青华派弟子中厮杀着,看清那人模样,不禁脸上大变,叫道:“蒋章!你疯了吗?”

  这时,从一边林间一把长剑刺出,闪得寒光一片。卓岳脸上再变,身子一纵,跃下马来,手上一握,便抽出长剑挡去。洪元之手持秋月剑,身子疾纵而上,秋月剑直刺而去,闪得日光也一片发寒。

  卓岳手上长剑急忙接过,道:“洪元之,你也疯了不成?”洪元之哪会多说什么,身子疾纵而上,长剑分化百道虚影,罩在卓岳身上。

  卓岳执剑急挡,道:“难道你要叛教不成?”这时,蒋章身子一纵,一把长剑直刺向卓岳。卓岳脸上大急,手上长剑连划而开,道:“你们两人要叛教吗?”

  卓岳后面三十余个青华派弟子大惊失色,急拔出长剑,向卓岳助去。三十余个青华派弟子中冲出两个黑衣老者,叫道:“洪侍奉?蒋侍奉!你们怎么了?”

  蒋章身子一横,手上长虹剑疾划而开,迎上两个黑衣老者,两个老者手上各握着一把长剑,对上蒋章。谷上的云明往下方看去,道:“卓岳!这家伙也赶来了,那么正好!”双眼一凝,便收了慕容雨的魂魄,又放出陈剑羽的魂魄,手上一抛,便把紫气剑扔给他,道:“下去把他们给我解决了!”

  陈剑羽接过紫气剑,身子一纵,便落下山谷,在壁上一踏,翻身而上,一剑刺向卓岳。卓岳脸上大变,道:“陈长老!你怎么也……”陈剑羽长剑瞬间刺去,卓岳也无法再多说,只能急忙接过,只是以他一人对付洪元之、陈剑羽两大高手却是左支右拙,已处下风。

  蒋章挥起长剑,只把两个老者逼得手忙脚乱,身子一纵,长剑一削,便削下一个老者的一只胳膊,那老者“啊”的痛叫一声,退后几步。

  蒋章急刺而过,刷刷刷几剑如星芒般,在另一个老者胸口上洞穿了数十个血洞。那老者身子一颤,便向前跪下去。两道淡黄光从山谷上射出,在老者身体上一勾,便抓着一道魂魄回去。

  另一个老者独木难支,与蒋章战上十几个回合,被一剑刺入胸口中,身体也向前一跪。两道淡黄光从老者体中抓出一道魂魄便往外回去。

  蒋章身子一纵,杀入余下的青华派弟子中。卓岳眼见两个老者先后被杀,蒋章杀入其他弟子中。而自已面对陈剑羽、洪元之两人也下风落定。一咬牙,身子向后一纵,竟向一处林间纵去。

  这时,半空中“嗖”的一声,一支光箭破空而出,直接刺穿卓岳肩头。卓岳脸上一白,道:“不好!是洪示的射矢重身手!”身子在地上一翻,手上长剑抵在地上,往前看去,只见洪元之、陈剑羽两人缓缓走近。而蒋章长剑也刺死最后一个青华派弟子,向着卓岳走来。

  卓岳咬咬牙,看向山谷上方,只见一道虚影高达万丈,手持弓箭,双眼睥睨,箭矢对准了自已。看向周围,见洪元之、陈剑羽、蒋章三人分三方走近,三把长剑映得地面寒冽。

  卓岳道:“你们不是他们!你们是谁?”洪元之三人一言不语,缓缓走近,三把长剑分三处地方对准了卓岳。而上方一枝弓也拉满了,箭矢上一点寒光直映得刺骨。

  酷ku匠/-网;@永Wr久-!免费G看S…小Vp说W

  卓岳一咬牙,身子向前一纵,手上寒剑疾刺上前,洪元之三人纵身向前,三把长剑直罩而上。卓岳只抵得几剑,便被刺伤腹部,上方“嗖”的一声,一支箭也疾射而下。

  卓岳急忙中打了一个滚,躲开一箭,三把寒剑却直刺而下,幻化万道剑影。卓岳闪得几剑,却被洪元之一剑刺穿后背,“啊”的一声痛叫,长剑挥舞成圈,上方“嗖嗖嗖”三箭直射而出,便射穿卓岳大腿、肚子、胸口上。

  卓岳脸上煞白,长剑乱挥而出,抵得片刻,又被三剑同时刺穿胸口。身子一震,一口鲜血从口中缓缓流出,身子也向前跪去。虚影连发三箭,“嗖嗖嗖”洞穿卓岳肚子中。

  云明在山谷上站起,喝道:“催魂术!”两道黄光射出,在半空中却又一转,化作两道金光,如若太阳之中,光辉耀耀。在卓岳身上一勾,便勾出一道魂魄回来。

  云明收了卓岳魂魄,口中不断呼呼喘气,脸上白得可怕,脑子发涨,双眼也一阵刺痛。急忙召回了洪元之四人,连同之前四道魂魄收入眼中,坐在地上调息起来。

  云明调息了两个时辰后,才从入定中醒了过来。睁开双眼看向周围,才感到眼中没有之前的巨大痛苦,只是仍有细微的刺痛。呼出了一口气后,站了起来,心中道:“好险!连续拘下四大高手的魂魄差点把我自已弄死了。”

  从戒指中取出一袋清水喝了几口,才感到好了不少。当下也不敢再召出魂魄,便往谷下走去,在慕容雨、卓岳、两个老者身上搜出了四把长剑和四枚戒指,便往一处山林走去。

  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便藏了起来,在地上打起坐。等到第二天日光再上时,云明方从入定中醒来,呼出了一口浊气,手上一握拳,元力澎湃而出。心中一喜,道:“攀翔二重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