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收云明到周围打了几头异兽,又修练了会元力。这时,怀中一枚戒指却传来异响。云明眉头一皱,掏手入怀,取出蒋章那枚戒指,打开探去,只见其中一个玉质贝壳不断响动。

  云明拿出贝壳,只见贝壳通体玉色,晶莹剔透,十分漂亮,“咦”了一声,却不知道什么。便召出蒋章问道:“这是什么?”蒋章看向云明手上的贝壳,道:“这是我们互相通信望月千寻。”

  r酷Y匠}2网-}正;(版+首《T发

  云明道:“望月千寻……这东西怎么了?”蒋章道:“有青华派人来通告什么消息。”云明在旁边一块石头上坐下,把贝壳扔给蒋章,道:“听听说的什么。”

  蒋章取过贝壳,便听了起来,顺着云明的心念又说回去什么。过了一会后,蒋章递回贝壳,道:“是右侍奉洪元之。”云明接过贝壳,放入戒指中,看着天边斜阳,微微一笑,道:“你引路,带我去见他。”蒋章点点头,道:“是。”

  云明把长虹剑扔回蒋章,取出几根粗绳子,把自已捆上了,蒋章便抓起云明走去。走到一处高谷时,只见从对面行来百余人,皆是身着青衣,背负长剑。最前一人身着黑衣,见到蒋章走来时,便迎之上去。

  蒋章把云明往地上一扔,哈哈笑道:“洪元之,走吧!此次算是成功了!”洪元之浓眉大眼,脸庞较长,走近云明看了下去,道:“蒋侍奉,你怎么抓到他的?”

  蒋章微微一笑,道:“这人实在难抓,我也是废了大力气才抓到他的!”洪元之脸上欣喜,看向云明笑道:“你杀我宗多人,一路逃到南蛮,今日总算是擒下你了!”

  蒋章道:“其他人呢?在南蛮哪里?”洪元之转身看向蒋章,只见蒋章脸色呆滞,双眼无神。眉头一皱,道:“其他人暂时不知。”顿了顿,又道:“这南蛮实在诡异,我们先撤出这里,免得多生祸端。”

  蒋章道:“好。”走上前两步。洪元之双眼微眯,道:“蒋侍奉,神泉那的圣母呢?”蒋章道:“还在神泉中。”洪元之微微一笑,脸上也放松下来,突的又道:“你的弟子呢?难不成为了杀云明都死光了?”

  蒋章脸色不变,道:“是。”洪元之双眼眯起,看向蒋章,道:“蒋侍奉,你的脸色好像有什么不对啊?”蒋章眉头一皱,道:“你在怀疑什么?我为了抓住他受了极大的伤。”

  洪元之点点头,看向云明,缓缓走近几步,突的右手挥出,喝道:“你先给我去死吧!”蒋章脸色一变,身子向前,一掌拍向洪元之背后。

  洪元之感到背后冷风一片,便已知道有问题,冷冷一笑,手上仍向前拍去。云明脸上剧变,竟未料到洪元之如此多疑,若让他一掌拍下去,就算蒋章后面能击中他,自已也是必死无疑。

  就在洪元之与云明差距不过一只手时,突的从云明身体中冲出一只手掌,直拍而去。“嘭”的一声印在洪元之胸口上。洪元之脸上剧变,手上怒拍而去。一道身影从云明体中飞出,两掌横击而去,与洪元之一对。

  而后面蒋章已然来临,一掌印在洪元之背后。洪元之脸上煞白,双眼放大,看着前面一人,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洪示手上疾拍而去,一片风声炸响开,洪元之脸上煞白,双手疾接而过,而背后蒋章长剑拔出,“嗤”的一声刺入洪元之背后,穿到前胸。而洪示也一掌击到洪元之胸口间。

  洪元之“啊”的一声惨叫,头发散开,脸上狰狞一片,喝道:“魂魄自灭!”这时,云明同时喝道:“催魂术!”两道淡黄光便夹着一道魂魄回来。

  蒋章撤剑回鞘,洪示也收回双掌,洪元之的尸体便无力的倒在地上。其后青华派弟子无不脸色剧变,哄乱起来。蒋章身子一纵,便冲入青华派弟子中,长剑拔出,剑影纷飞,一道道鲜血飞溅而出。

  洪示手上一握,一把长剑反刺入地上,喝道:“危楼万丈破千弓!”一道巨大虚影站起来,三枚箭矢拉满了,猛的射出,“嗖嗖嗖”一道道箭矢射入青华派弟子中,便炸开来。

  青华派弟子无不震惊失色,拔剑上剑,却哪里是两人的对手,只不消片刻,便都倒在血泊中。云明坐在地上,右手抓住一道魂魄,仍不停的挣扎着。看向蒋章洪示两人,见他们已经把青华派弟子杀光,刚道:“我们走……”还未说完,只见前面远远走来一队人。

  云明脸上一变,道:“青华派!”前面一队人中冲出一名蓝衣男子,到了最前,惊道:“这是怎么回事?”蒋章、洪示两人一言不发,身子一纵,一把长剑刺向那人,一支箭矢飞射而出。

  那人脸上大变,身子在地上一滚,闪了过去,道:“二长老,左侍奉,你们疯了不成?”蒋章纵身疾上,手上长剑如一道虹光,瞬间便向那人刺去十余剑。

  而洪示手上长剑倒插入地上,一道虚影连连拉弓,“嗖嗖嗖”射入后面赶来的青华派弟子中。那些弟子尚不明所以,被洪示背后虚影一射,便炸死了数十个。余下的无不震惊大乱。

  那人见蒋章连下杀招,毫不留情,急忙抽剑而出,接了过去。又见洪示射出箭矢,惊叫道:“二长老!你们怎么了?”洪示一言不发,身子一纵,长剑刺向那人,背后虚影跟着而动,手上弓箭一拉,“嗖”的一声,一支光箭射向那人。那人知道这光箭的厉害,不敢直挡,身子一翻,竟然躲了过去。

  蒋章长剑向前直刺而去,幻化万道虚光,罩在那人身上各处。那人心中大寒,手上长剑急接接过。洪示虚影连射出数十箭,“嗖嗖嗖”没入青华派众人中,“嘭嘭嘭”一声声炸开来,如是万斤炸药,直把所有青华派弟子炸得一个不剩。

  那人脸上一白,叫道:“你们两个难道要叛教吗?”蒋章洪示两人哪管得和他多说,两把长剑直刺而上,洪示背后多了一个虚影,更是连连射出箭矢,直打得那人左支右绌,神情狼狈。

  本来蒋章洪示两人失去身体,仅剩魂魄,修为有所下降,但两人合手对付那人却也稳占上风。云明坐在地上,脸上稍微发白,双眼一闭,便收起了洪元之,之前洪元之拼命抵抗,并要自爆魂魄时,云明也拼起命拘下他的魂魄,好在云明魂魄拘过少兽魄,化为一体,已经强大无比,才能拘下洪元之魂魄。

  云明调息了片刻后,看向场上三人战斗,只见那人步落下风,在两人围攻下已受重伤。蒋章喝道:“飞马坠剑!”手上长剑一震,“嘭”的一声刺去,那人脸上煞白,长剑接去,却不料洪示背后虚影“嗖”的射出一箭,直没入那人肚子中。

  那人身子一震,咬紧牙关,手上长剑挥出,洪示身子一纵,手上长剑挡下那人几剑,蒋章长虹剑也送入那人胸口中。那人“啊”的一声,手上长剑乱挥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