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把一枚内丹捏碎了,服入口中,咽了下去。只觉一股雄浑元力直冲而出,狂卷乱绞。云明元力一运,便包裹住那股元力,借着纯阳功之力化开来。练了一个时辰后,才将内丹完全化开,化成一股水元力流进丹田中。

  云明心中大喜,道:“果然有用!”休息了一会,又服下一枚,继续化开。再过一个时辰,便再服下一枚,只服了四枚后,才没再服下。而太阳也渐渐落下来。

  云明运转着元力修练了一阵后,才起身到周围寻了一头异兽,拘去魂魄后割出肉来烤了。第二天清晨时,云明坐在日光下,又服了一枚,待练化后,始终觉得太慢,便一齐服下两枚。

  都练化后又同时服下三枚,只觉服下三枚后三股不同气息直冲乱撞,弄得五脏六腑彻痛不已。三种气息又分又合,竟比原来强上数十倍。云明心中大惊,急忙运起元力练化这三种内丹。等到日午时分时,云明才练化了这三枚内丹。

  心中思付道:“这气息似乎有些奇怪,好像很熟悉……”突的脑海中一闪,道:“楚江月!”心中思索百千:楚江月使出断剑术时不是也运出几种元力的吗?那时断剑术才有一股强过本身数百倍的威力!

  云明站了起来,心头澎湃不绝,镇定下来后。又取出几枚内丹服下,也不倾时化开,反而取出长剑劈开,只觉几种不同元力冲击下,挥出的每一剑都比平时强上了三、四倍。

  云明舞得胸腹刺痛不已,不能再舞时才坐了下来,运起元力化开内丹。待完全化开后,道:“我这算不算练成了断剑术呢?”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心道:“楚江月使出来时,能一剑劈死第五阶强者,那时我不过第二阶。其中何止强了百倍。我使出来,却只是借着凶兽内丹,强了三、四倍而已。”

  细想一番后又服下三枚内丹,举着长剑舞动一阵后,才坐下来化去内丹。到黄昏时完全化了内丹后,吐出一口浊气,便到周围打了一头异兽,取了内丹魂魄后,又分了肉吃了。

  时间一过便是三天,在第一天时,云明可用的内丹便已用完,细想道:“若是一个个去找不知要找到几时,不如……”便唤出白虎,到林间四处叫动,又往原地跑来,只引来了数十头异兽。云明一一用催魂术取去魂魄,便挖出内丹。

  在第三天晨早时,云明又服下三枚内丹,舞动长剑一会后,才坐下化去内丹上元力。到中午时,只感体中一股强大气息直冲而上,身子也站了起来,身上衣服无风而动。

  云明忍不住仰天大笑几声,冲出胸腹间的浊气后,手上拳头一握,元力澎湃不休,道:“第三阶攀翔了!”

  平静过后,道:“修道本来有八阶,第一阶塑胎、第二阶伏渊、第三阶攀翔、第四阶曜光、第五阶龙门、第六阶通元、第七阶劫道、第八阶渡仙。如今我总算到了攀翔了!”心中又道:“顾北离修练了数十年,才到达了伏渊九重,至今也不能突破攀翔。而我怎的这么快?”

  !酷匠l网正版首%#发g

  细想之后道:“我是借助了楚江月的无极之体与纯阳功的不死之躯,才能吞下内丹修练的。他们却是不能。”想了想,不禁一笑,心中有些得意。

  云明整理了一番后,才骑上白虎到周围行去,一路上又收了数十道兽魄。更遇上了三头伏渊九重的异兽,好在云明此刻修为已经到了攀翔之境,自是无畏了。

  云明骑着白虎转了几圈后,突的在一个高地上停下,望下山下。眼中一凝。只见高地下十余人缓缓行着,岂不是青华派弟子吗?最前一个白衣男子,岂不是那天射了云明一箭的人吗?

  云明乍见仇敌,顿时肺火上升,只欲冲下去一战。压制下心头冲动后,思付道:“这家伙修为不知多少,却仍强过了我。我可不能出去。”脑海中转过几个念头后,心中一动,双眼望向远处,便把十几头凶魄释放出,直冲入林间。

  又看向一处,放出凶魄,待把眼中凶魄全都放尽后。嘴上才一笑,身子低趴在地上,又披上一层蛇皮,借着蛇皮上的气息隐住本身气味。手上捏诀,隐去了身体。

  白衣男子走过空谷时,眉头一皱,向周围看去。却没发现什么,便继续向前行去。这时,从右边一处树林间“嗷”的一声,直冲出几匹异兽来,其后轰隆隆一片响声炸开,上百头凶兽直赶直冲,其间又有互相厮杀乱咬的。

  众凶兽冲到山谷时,便齐齐对准了白衣男子等人,身子一纵,便直冲而去。白衣男子脸上一变,长剑一弹,便握在手上。青华派弟子无不脸上大变,手上握紧了长剑。

  上百头冲上前来,啸叫不停。白衣男子当前行去,长剑疾刺而过,剑影如雪,茫茫一片。每一剑刺过,便有一头异兽倒下。十余个青华派弟子也是纵身杀入众兽中。

  这时,从另一边又冲出几头异兽,其后跟上数百头,轰隆隆狂踏不止,冲向白衣男子等人。虽有互相厮咬的凶兽,却有大多冲向青华派等人。

  白衣男子再杀得几只,只引得异兽凶性大发,悍不惧死的冲上前去。云明心头大喜,早在几天前便发现了每头异兽各有领地,或一株树或一片池塘。云明只控着凶魄四处乱撞乱踏,便把不少引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