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夜暮渐落,天地无光,树影昏暗。林间风声飒飒,沙土扬尘。云明骑着白虎走了一阵,绕过几棵大树后,便在一处高地上宿下。又在周围取了一些木柴,生起了火。取出白天所杀的几头异兽的肉,穿在剑上便烤了吃掉。

  云明吃饱后,便在地上随便打了个辅,打起了座,又召出白虎在旁守护。从戒指中取出了几棵内丹,捡起一颗水元力的和一颗火元力的便看了起来。

  云明心中思付道:“想要突破伏渊九重,到达攀翔阶必定不易,若是慢慢修练,却不知需要多少时日。”拿起凶兽内丹看去,道:“若是服下内丹,或许能……只是……”

  云明眉头一皱,想起当初吞下两枚凶兽内丹所给的折磨,心中便一阵发悸。若是再服下内丹,只恐再经受那种痛苦。

  细想一番后,心道:“上次两枚风元力内丹绞烂了我的经络,只是这次我的经络全部损坏,早无经络可言。就不知能否服下。”

  迟疑了许久后,道:“我的经络早无,应不怕内丹之力,就怕这内丹把我整死了。还是不能轻易服下。”

  第五十五章服丹突破这时,从一边林间传来响声,树叶摇动,鸣虫惊叫。似是有人走了过来。云明心中一惊,急忙起身踢熄了火堆,身子一纵,便躲到一处暗里去。

  只见林树舞动,先是一个男子走出,男子背负长剑,一身白衣,神情肃然。后面又走出十余人,都是身着青衣,手执长剑,脸上冷肃。

  云明心中一沉,眼下这十余人虽不是蒋龙行卓岳等人,但看穿着却也是青华派弟子。而中间一人修为奇高,竟难以看出半点实力来。

  白衣男子缓缓走向一处林间,一双如剑利般的眼四处扫着。十余个青华派弟子也四处搜寻,其中一个对着白衣男子道:“洪侍奉,这边没有。”白衣男子缓缓转过头来,双眼如剑,道:“这里有东西。”

  P酷Op匠r网@;唯一正|*版@C,e!其他…都{是v盗=p版

  云明身子低伏在草地上,右手长剑紧紧握住。左手按着白虎的头颅,不然白虎站起。白衣男子倏忽的看向云明所在的高地,道:“有杀气!”手上一弹,一把长剑便握在手上。

  云明心中大惊,脑海中思绪百转,突的一拍白虎的脑袋,白虎“嗷呜”一声,身子一纵,便跃了出去,直扑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身子一退,手上长剑一挥,一道寒光闪过。白虎身子一闪,便在一边立住,口中“嗷嗷”的叫个不停,一双眼直盯着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冷哼一声,道:“小小畜类!”身子一纵,长剑直刺而去。白虎身子连闪,一剪一扑,十分凶猛。云明身子缓缓向后爬去,双眼一凝,从虚空中“嗷”的一声传出,一头巨大异象从虚空中跳出,直冲向青华派弟子。

  青华派弟子大惊,急忙执起长剑挥去。而异象扑出后,从虚空中又是“嗷嗷”几声,数十头异兽冲出,直奔向青华派等人。

  白衣男子脸色一变,道:“有其他人在指使这些异兽,是谁?”长剑一挥,突的往地上刺去,喝道:“危楼万丈破千弓!”只见白衣男子身上一道虚影浮出,直立百丈,竟是白衣男子的模样。只是那虚影却多了一种神秘的气息,左手一握,一把长弓握住手上,右手拉住弓弦,六枝长箭便显了出来。

  “嗖嗖嗖”几声破过,只见六匹巨兽啕啸一声,身子往地上一趴,便已死去。而虚影连发弓箭,“嗖嗖嗖”几下便把异兽都射死了。只有那白虎啕啸了一声,向一边山林扑过,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衣男子脸上寒漠,看向白虎的方向,背上虚影双眼如炬,长弓一拉,一枝箭对准了一个方向。突的一放,“嗖”的一声,一枝长箭破空而出,没入林间。

  云明骑在白虎上疾纵而去,突的身子一颤,脸上煞白一片,一枝如霜长箭便穿过后背,直透过前胸来。云明一口鲜血喷洒而出,身子紧紧抓住白虎,叫道:“走!给我走!”白虎猛扑而去,消失在林间。

  云明看着胸前一枝长箭,只痛入心扉,鲜血一片洒下,长箭仍不消绝,银光如实质般。白虎直冲而去,冲过一条溪流时,云明突的从白虎身上摔下,在地上滚了两圈后身上光箭才消失了去。

  云明脸上白无人色,身子发颤,胸口处鲜血一片。挣扎着爬起来,从戒指中取一瓶丹药,一把倒入口中,嚼碎了便吞了下去。痛苦却不减半分,反而越来越痛,直让人头脑发涨,昏昏欲睡。

  云明勉强打起座来,咬着牙道:“好厉害的弓箭……若他再追来……我就全无活命之理了。”便运起元力来疗伤,等到日头上升,日光下澈时,云明神情一振,只觉一股温和的气息冲入体中,胸口上伤口也好受了不少。

  云明咬咬牙道:“还好有纯阳功。”便抓紧疗起伤来。身上伤口也快速恢复。云明待恢复得好一些后,睁开双眼,道:“果然是阳光之下不死之躯!”便骑上白虎向一处行去,也不敢停在原地。

  走到一处隐蔽之地,才重新疗起伤。到了第二天清晨,云明身上的伤才好了七成。便骑上白虎四处走去,走到一处河流时,突的从河水中冲出一物,“嘭”的一声水花四荡。一头三角蛟龙立了起来,口中“嗤嗤”大叫。

  云明此时身受重伤,还未完全恢复,自然不愿上前一战。双眼一凝,喝道:“催魂术!”便收了蛟龙魂魄。又上前劈开蛟龙脑袋,取出一枚内丹,本想把蛟龙身躯也装进戒指中,却不想戒指已经满了。

  云明摇摇头,只得作罢。在原地坐下,借着阳光疗伤。这样的日子便过去了数十天。云明身上伤势也全好了,所拘的兽魄亦在不少。双眼再睁开时,本来淡黄色的光已化为淡金色,而拘起魂魄来更加顺利。

  云明走过几处空谷后,又拘下了数条魂魄,只发现越走近凶兽便越强,竟也遇上了一头伏渊九重天的。若不是凭着上百头异兽的狂扑,以及云明的催魂术,也难以收了魂魄。

  云明走上一个山谷,心中迟疑了片刻,从戒指中拿出几枚内丹,对着阳光下更加晶莹剔透。云明心道:“如今我经络全毁,也不惧再毁。只恐被内丹弄死,不过在阳光下也不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