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右手伸去,拍了拍卓岳的头,道:“小岳,你玩够了吗?”只拍得卓岳身子一颤,手上竟活生生的停下来,脑袋上冷汗涔涔直下。

  卓岳道:“你……你怎么能动了?”云明扯了扯卓岳的头发,左手又搭在卓岳的脖颈上,道:“我怎么不能动啊?”卓岳脸上一片煞白,身子不敢动弹半分,道:“你一直就能动?”

  云明扯下他几根头发,道:“能啊!怎么不能?要不要我动给你看?”卓岳登时冷汗一片,道:“你……你是故意让我擒下的?”云明打了个呵欠,道:“走路走得无聊了,好困。你背着我走吧!”

  卓岳此时见云明能动能说,怎么还敢有任何动作?唯恐云明随手一拍,拍碎自已的脑门。道:“阁下好高的修为……”云明道:“不高,才伏渊九重。”

  卓岳脸上冷汗直下,道:“我如今的性命掌握在阁下手上,可阁下也休想离开这里!”云明看了看后面大惊之下拔出长剑的青华派弟子,道:“就凭他们吗?”

  卓岳道:“即使他们实力不够,阁下也休想逃出青华派的追杀!”云明微微一笑,右手伸到卓岳面前,道:“你看,这是什么?”手上一吐,一片烈焰从掌心吐出,接而一分,竟分出一片白色元力,再一分,又分出一团黑色元力,其后再一分,从火焰中竟分出一片透明元力。

  卓岳见面前四种元力嗤嗤滚动着,有的有热,有的发冷,竟是四种截然不同的元力!卓岳深吸入一口气,道:“阁下果然非凡。”

  云明右手敲了卓岳脑门三下,又伸进卓岳衣襟中掏出了几本小册,道:“小岳,你该不该放下我呢?还是要我让你放下?”卓岳急忙手上一松,放开了云明。

  云明见卓岳手上放开,也松了放在卓岳脖颈上的手,走上前两步。卓岳心中一疑,眼中一眯,道:“阁下放了在下?”云明道:“小岳啊!我走了,你就不用多送了哈!”竟向前走了两步。

  卓岳脸上迟疑,一咬牙,喝道:“今日就算拼了我的性命,你也别想走!”身子一纵,竟要向前擒去。云明转过身来,道:“你不觉得身上多了什么东西吗?”

  卓岳脚步一停,道:“多了什么东西?”突的身子一颤,只见一条白花花的大蛇游到自已身上,竟卷住自已脖颈。后面五十多个青华派弟子身子都是一颤,“啊”的一声惨叫起来,突的趴在地上翻滚起来。

  更^新RO最U(快@(上Dl酷v&匠☆~网@

  卓岳向后看去,只见每个青华派弟子脖颈上都是咬了一条红绿交杂,又肥又大的蛇,竟不知何时来的。而自已脖颈上也有着一条。

  卓岳右手一动,便抓住蛇头,手上一用力,便捏碎蛇头,看向云明,脸上又白又青,道:“你什么时候下的蛇?”云明背负着手,微微一笑,道:“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卓岳道:“叫什么?”云明道:“我出道七百年来,虽不擅使毒,却有人送了我一个外号,叫作千手毒王。”卓岳脸色一变,道:“千手毒王……”

  云明道:“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脸上有些发黑?你戳戳你的胸口处,是不是会有些痛?”卓岳脸上迟疑,还是用手戳了戳胸口。云明又道:“你再运转一下元力,是不是有种迟塞的感觉?”

  卓岳一运转元力,果觉得元力比平时更迟塞几分。其实却不知纯属心中作怪,先把云明的话信了七分,才有这种感觉。卓岳脸上一白,道:“你对我下了毒?”

  云明微微叹气,道:“下毒非我之愿,我只是不愿杀人而已。这只是一味断根草而已。”卓岳道:“断根草?”云明道:“此草生于天山,三百年长出一叶。与火山日炎兰;秋水冰霜叶;夕晓花一般,也是十分难寻。老夫在三百年前,倒是有幸寻了一根。今日就给你用上了。”

  卓岳听得另外三种药类分明是极为稀有,珍贵至极之药。又对云明的话信了三分。咬着牙道:“阁下好深的毒功!不过在下今日就算受着剧毒身亡也要让你重伤!”身子一纵,竟向前两步。

  云明心中一急,脸上却是一笑,右手一点,一道淡黄光落在地上。“嗷”的一声大叫冲出,一头巨兽也从淡黄光中冲出,双眼红若血直盯着卓岳。

  卓岳心中大惊,见这怪物巨大如象,浑身长鳞,竟从所未见。云明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想多造杀孽了!这是解药,你拿去,就不要再跟来了!”手上一弹,一枚丹药直射向卓岳。

  卓岳手上一接,便接过丹药,只见丹药通体黑黄,无味无气。一时却不敢服下。云明骑上巨兽,缓缓向前行去,道:“我何必多下一枚毒药害你呢?”

  卓岳想想不错,便服下丹药。见云明越走越远,却丝毫不起追去之意。心中只虚悸一片,心中道:若是他想杀了我,之前一掌便能拍死我,剧毒也能毒死我,就算以本身修为也定然强过我。这人……太恐怖了!

  再想想云明凭空化出的毒蛇,巨兽以及手上的四种元力,只感心头一片悸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